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626:身死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08 2018-05-20 11:27:12

  屋子里一时安静下来,温馨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这会儿四爷气不顺,说什么反倒是徒劳,索性抱着他的胳膊不言语了。

  四爷轻轻地握着温馨的手,脑子里想的却是后宅的这些人。

  照着他的想法,他已经宠了温馨这么多年,这些人也早该明白他的心思,这会儿又是蠢蠢欲动,当真是令人烦不胜烦。

  孩子们越来越大,李氏跟温馨之间的平衡很快就会打破,更不要说还有福晋在一旁虎视眈眈。

  李氏膝下儿子,温馨也有两子,且二阿哥体弱,偏善哥儿得了皇上欢心。

  这一桩一件,都是埋下的祸根。

  四爷自己也是兄弟群中挣扎的人,岂能不知道这些人的心思?

  也许孩子们现在还没有这个心思,但是天长日久的由着人在身边嘀咕,也难免回起了旁的心思。

  这次的事情,若是李氏真的做了什么,怕是根源上还是为了儿子。

  可是四爷绝对不会因为顾忌儿子,而让李氏继续兴风作浪。

  若她有温馨一半省心就好了。

  想到这里,去看怀里省心的小女子,却发现她靠着自己的胸口睡着了。

  四爷:……

  这也是个不省心的。

  他还烦着呢,她倒是先梦周公去了。

  真是哭笑不得。

  有了以前的事情,四爷对府里的人事早就做了调动,如今想要查一件事情,真是再容易不过。

  看着苏培盛战战兢兢呈上来的东西,四爷看过一遍后嗤笑一声。

  尹氏当年进府虽然是借了隆科多的名头,可是后来他已经查清楚,这还关系着乌拉那拉氏。

  原就是福晋借了隆科多的手,在自己身边安插到人。

  当时他被蒙在鼓里,原想着不好拂了隆科多的面子,这才宠幸了她一回,没想到生下个四阿哥,倒成了如今的祸根!

  福晋心大,四爷早就知道了。

  这回尹氏被福晋塞进来四爷没有阻止,一来只觉得不过是个小小侍妾,能翻起什么大浪。二来,他也是想看看福晋打的什么主意。

  万万没想到,尹氏居然有夺回四阿哥之心,而且居然还敢想着借李氏的手对善哥儿跟六阿哥下手。

  李氏那边能借上的是谁?

  自然是二阿哥!

  李氏这个蠢货,自己蠢就算了,还要牵连儿子!

  四爷看着都要气笑了,抬头看着苏培盛,“人都抓起来了?”

  “回主子爷的话,尹侍妾暗中安排的人都已经抓起来。李侧妃那里没有主子爷的吩咐,奴才没敢动。”

  四爷轻轻颔首,“此时可还有其他人的影子?”

  苏培盛回道:“回主子爷的话,此事颇有些蹊跷,尹侍妾手下的人,只说是封尹侍妾之命,牙关紧的很,便是用了刑也不肯承认还有幕后之人。”

  说到这里苏培盛心里也是忐忑不安,尹侍妾一个小小的侍妾,哪里能有这样的人脉,这后头还不是牵着福晋?

  但是这几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一点没有攀咬福晋的意思。

  四爷却是心里明白,这些世家大族暗中都是有自己的护卫,这些护卫本就是世代相传的奴才秧子,忠心耿耿的很,怎么可能供出福晋。

  四爷冷笑一声,乌拉那拉家倒是舍得,连这样的底蕴都拿出来用了。

  这可是死一个少一个。

  “尹家好像是依附乌拉那拉家?”

  “是。”

  四爷轻轻颔首,“好好查一查尹家这些年做的事情,既然送出女儿贪图富贵,如今也该承受恶果。”

  苏培盛浑身一凛,知道四爷这是不耐烦了,现在不能动乌拉那拉家,但是动了尹家,也是给乌拉那拉家的警告。

  “那尹侍妾?”

  “李氏不是要办宴会,找个名头给尹氏个机会,让她跟着出门采办。”四爷的声音淡淡的。

  苏培盛却是出了一层的冷汗。

  主子爷这是要处置了尹侍妾,不能被人抓到把柄,只能让尹氏“意外”身故了。

  “把这些人的供状送到李氏那里去,明儿个开始,让李氏养‘病’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苏培盛出了门,还觉得后背上冷飕飕的。

  李侧妃这真是自己作死,这回‘病’了,若是主子爷不消气,只怕将来回府的时候,李侧妃还是要在庄子上养病。

  以前是在府里禁足,这要是把人仍在庄子上,呵呵,想要翻身不容易了。

  温馨一直在等着四爷的处置,但四万万想不到等来的却是尹氏出门采办,没想到回来的路上马车翻了车,尹氏跌断了脖子当场人就没了的消息。

  四爷的处置太快,温馨有些淬不及防。

  原以为四爷回想以前那样含蓄,没想到这回直接要了她的命。

  温馨这一刻,才把四爷跟历史上的雍正重叠在一起。

  是了,雍正从来不是个一直忍气吞声的人,一旦有机会,就会把敌人置于死地。

  以前在府里多有顾忌,这回到了庄子上,尹氏不过是个侍妾,出门出了意外,这又能怪谁?

  只能怪自己命不好。

  紧跟着就听说李氏因为尹氏意外丧命心有不安,毕竟尹氏是她指派出去购买宴会所需之物,得了消息之后,又急又愧疚大当时就病倒了。

  据柳府医说,李侧妃急火攻心伤了心脉,要好好静养,切不可再劳心伤神。

  柳府医这话一出,就等于是把李氏困住了。

  一个有病在身需要静养的人,怎么还能理事?

  即使要养病,那宴会的事情,自然是延后再说了。

  大格格心神不定的在屋子里坐着,脸色煞白煞白的,她比任何人都清楚,额娘的身体好好的,一点事情也没有。

  尹侍妾死了……

  额娘被“病”了。

  大格格再傻也知道出事了,想起之前跟温侧妃说过的话,她心里不安,是不是因为她额娘才落得这样的下场?

  大格格心神不定,忐忑不安,简直是相思架在了火上烤。

  思虑再三,还是悄悄地往温侧妃院子去了。

  见了大格格温馨一点也不意外,瞧着她脸色白的毫无血色,她也不绕圈子,知道大格格心性坚韧,倒不如跟她直说。

  

暗香

一更,今日三更哈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2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