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568:提醒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128 2018-04-30 00:00:00

  耿格格点点头,“行,回头我叮嘱武格格一声,让她仔细小心点。”

  温馨点点头,“福晋那边可有动静?”

  耿格格摇摇头,“跟往常一样,没有发现什么异样,就是这样我心里才越发的不安。”说着看了温侧妃一眼。

  两人心里都是怀疑福晋的,但是现在福晋那边很沉得住气,而且今日主子爷拿人却是宋格格跟年格格那边,这不由得让耿格格怀疑,是不是自己想错了。

  温馨现在也有些不知道,自己猜测的是不是对的,但是有一点她能肯定,就算是福晋不是主谋,必然也是插了一脚的。

  但是,这一脚插在什么地方,福晋能沉得住气,想必是不怕人查的。

  要是这样……

  温馨心里叹口气。

  福晋跟李氏斗了那么多年,李氏盛宠十年都没能把福晋如何,由此可见福晋手段。

  是不是自己操之过急了?

  “不着急,咱们也要稳住,要相信主子爷。”温馨端起茶盏抿口茶,看着耿格格,“有些事情我们查不到,主子爷那边未必查不到。”

  耿格格明白温侧妃的意思了,主子爷那边查到了,未必就会对外公布结果。

  如果真的牵涉到福晋,主子爷还要保住雍亲王府的颜面,不能就这样公布福晋的罪状。

  这样也是耿格格最怕的,就怕福晋有这样打不死的根基,任凭你做什么都是徒劳。

  “若是这样的话,咱们岂不是白忙一场?”耿格格苦笑,只要福晋还是福晋,还是雍亲王府的王妃,大权在握,她一个小格格覆巢之下无完卵。

  “不会。”温馨十分肯定的说道,“若是福晋真的做了什么,你想以主子爷的性子,必然会对福晋做些安排的。”

  耿格格对上温侧妃眼睛,看到其中的坚定,慢慢的定下心来。

  是的。

  就算是不能处置福晋,主子爷也不可能继续由着福晋作威作福。

  “若是如此就最好了,省的夜不能寐。”耿格格自我调侃道,“我还有一事不明,这事儿跟禁足的宋格格有什么关系,毕竟在府里的话宋格格还有些人使唤,但是到了园子里却没那么方便呢。”

  这也是温馨想不明白的地方,总觉得有什么地方自己没想到,但是一时间就是找不出来。

  看着温侧妃皱眉的样子,耿格格轻声说道:“上回的事情还没有个着落,现在宋格格这里又出事,真是不知道怎么说才好。”

  上回的事情,因为六阿哥的周岁宴,温馨就暂且搁置了,想着事情查出个眉目再跟四爷说,但是没想到周岁宴上除了这事儿牵连到宋格格。

  是巧合还是……

  “宋格格身边的人被主子爷带走的人,你知道是谁吗?”温馨问道。

  “这个还真没细问,只是听说说是跟了宋格格好些年的老奴。”

  温馨隐隐有种感觉,就像是有一条线,把这些事情都串在了一起。

  “如果带走的是宋格格身边的老人,那么之前跟福晋勾结的事情会不会瞒不住了?”温馨半眯着眸子说道,虽然福晋那边死了个奴才,但是并不代表就真的什么都查不出来。

  耿格格心神一凛,惊讶的看着温侧妃,道:“也许有这种可能。”

  “如果真能这样,这下子可有热闹看了。”温馨轻声说道,当年善哥儿满月衣裳的事情一直是她心头的一根刺,拔不出来,在肉里埋着,时刻提醒她这府里有人要善哥儿的命。

  想起善哥儿小的时候那几年,她真是寸步不离的盯着,就怕一眨眼就出了意外。

  五六年过去了,这事儿终于要揭开了吗?

  “府外宋家那边要盯紧了才是。”温馨看着耿格格,“这事儿怕是要麻烦耿家。”

  温家的人都南下了,温馨这里实在是腾不出人手。

  “侧妃放心,我跟我阿玛提过一句,他会一直盯着的。”耿格格回了一句,“当年的事情心有余悸,没个答案总是无法安心。”

  温馨点头,耿格格做事一向周密谨慎,果然是如此。

  “年格格那边可怎么办?”耿格格道。

  “年格格那边咱们不要插手,插手宋格格那边是因为怀疑善哥儿当年的事情,理由充足。年格格那边咱们没有理由,所以以静制动。”温馨十分干脆的说道。

  四爷就算是喜欢她,也不会喜欢一个四处惹是生非的人。

  温馨就算是不喜年格格,也只会在四爷跟前正大光明的吃醋撒娇,但是绝对不会背着四爷暗中做什么手脚。

  这是她对四爷的心意,也是四爷的底线,温馨心里清楚的很。

  如果她踏过这条线,也许四爷现在对她情深皱皱眉也就过去了,但是五年十年之后,再想起这些事情,就是她侍宠生娇的错处了。

  更何况,温馨也不屑于在背后算计年格格。

  以年氏的手段,还真是不值得她这样搭上自己。

  看到现如今的年氏,温馨也有些怀疑,这位到底是不是历史上盛宠的年贵妃,手段实在是太那啥了。

  耿格格心里此时心里是有些复杂的,要是换做李氏,这个时候必然会上前给年氏补上一刀,把她狠狠的压在地上无法翻身。

  但是温侧妃却不会落井下石,也许这就是温侧妃跟李侧妃最大的不同吧。

  “侧妃说的是,年格格那边的确是不适合出手。”

  “不是不适合,是不能。”温馨看着耿格格,提醒她一句,“一来你也说了年格格那边的人是被带走的,而不是捆走的。二来年氏进府后除了恶心人,也没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。三来,你不要忘记了,年家还有个年羹尧,只要年羹尧在一天,年格格就会立住一天。”

  “是,是我糊涂了。”耿格格手心里都出了汗,她一时情急没想这么周全。

  “这几日事情太多了,你没想到也是有的,只管记住一句话,年格格那边的事情你不要沾就是。”温馨道。

  “多谢侧妃提醒,我记住了。”

  温馨点头,“那你去忙吧,武格格那边你费点心。”

  “侧妃放心,这事儿交给我。”耿格格起身告辞出了天然图画。

  走出天然图画,耿格格才发现自己后背上也是一层冷汗。

 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聪明的,现在想想自嘲一笑。

  比起温侧妃,她差远了。

  如此盛宠,还能这样沉稳。

  李氏远远不如,而她也不如。

  

暗香

二更送上,还有两更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