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515:得意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106 2018-04-10 19:45:00

  翡翠跟着人进去,手里托着早就备妥的衣裳,不仅有四爷的,还有温侧妃的。

  温侧妃的衣裳,是天然图画那边送来的。

  进了门,前头小太监稳稳当当的抬着一大桶热水,绕过一架四扇风景图的屏风,进了后头的净室,里头东西是她跟碧玺早就备好的,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那里。

  宽大的浴桶摆在当中,小太监把水倒进去,氤氲的水汽就开始弥漫上来,缭缭绕绕恍若仙境。

  主子爷跟温侧妃还未到,她低着头上前将衣裳摆放在一旁的高几上,后头抬着水的小太监整齐有序的进来,她随着前头的人往外退走。

  走到门口的时候,忽然听到后头有沉重的脚步声传来,隔着一道帘子,一架屏风,翡翠什么也看不到,却听到了温侧妃那娇声软语的撒娇声,还灯光的倒影上,影影绰绰的能看出主子爷抱着温侧妃大步进了净房。

  在耳边缭绕的还有四爷那轻柔的哄人声,低沉的嗓音,轻轻地,和缓的,渐渐地消失在远方。

  翡翠走出来,坐在外头的台阶上,看着小太监们提着桶快步的推出来,又紧紧的关上了殿门。

  她的嘴角慢慢的勾起了一个笑容,淡淡的,却有些惆怅。

  纵然是早就想明白了,可心里还是有些失落。

  当年能到四爷身边做贴身服侍的侍女,也是在内务府经过了一层层的筛选,十分的不容易。

  原想着进了门就能一步登天,步步荣华,可是偏生主子爷跟旁人不一样,是个不吃窝边草的人。

  碧玺的不甘她也有。

  只是翡翠自己也没想到温侧妃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,依旧无人可替代。

  主子爷身边应该很久没亲近过其他人了吧?

  这要是放在别的府里多稀奇啊,可在她们府里却是最正常不过的。

  又想起今儿个偶遇年格格的事情,翡翠的神色渐渐地冷了下来。

  年格格本是想进九州清宴见主子爷的,可是没有主子爷开口,这九州清宴谁能随便进来?

  这满府里,就算是福晋来了,也得请人通禀,得了主子爷的允许才能踏进来。

  年格格真是不长记性,在府里的时候,被人拦过一次,现在故技重施,也不想想怎么能行得通?

  当时年格格瞧见她,还远远的请她传话,可她又不是主子爷跟前传话的人,哪里有这个胆子替她传话。

  也是好笑,连谁的差事都分不清楚,求人拜错庙门,这能怪得了谁?

  不是她不管,而是她管不了,也不敢管。

  翡翠坐了好久,听着里头屋子里渐渐地没了声息,这才推开门悄悄地熄了外头的烛火,隐隐听着寝室内四爷轻柔的声音徐徐传来,又倒退出来安静的守夜。

  此时已过了丑时,真是个漫长的夜晚。

  天还未亮,九州清宴就开始忙碌起来,苏培盛伸个懒腰出来,一脸的精神奕奕,翡翠正忙着跟碧玺交班,一夜未睡精神不太好。

  周牵带着人正在收拾庭院,查看各处当差的人手,看到苏培盛上前来请个安。

  一切井然有序。

  苏培盛看看天,这都快卯时了,屋子里还没动静。亏得主子爷不用进宫,他也不用进入惹人嫌叫起了。

  屋子里四爷的生物钟早已经成了习惯,此时已经睁开眼睛,倒是他身边的温馨睡得正香。一头鸦羽般的长发披散在锦被外,长长的睫毛盖住了那双灵动的眸子,睡得正香。

  四爷探手伸出帐子外,伸手在小几上拿过书来,半靠在软枕上随手翻着看。

  旁边的人呼吸清浅,带着独特的韵律,四爷嘴角隐隐带着笑,眉眼都松缓下来。

  温馨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觉得浑身的酸疼,这种感觉真是好久没有了。

  四爷昨晚上也是疯了,非要拉着她在浴桶里胡闹,都是被浴桶给硌的生疼。

  “醒了?”

  温馨应了一声,坐起身来不由得呲呲牙,旁边的四爷就笑了,温馨就瞪他一眼。

  还笑!

  四爷忙板起脸,拿了温馨的衣裳给她,“好了,不生气了,今儿个待你出去玩。”

  温馨颇有些意外,“真的?”

  四爷点头,“不是一直想出去?”

  温馨欢快的穿上衣裳,这会儿也不觉得难受了,眉开眼笑的问道:“咱们去什么地方?”

  四爷想想温馨昨晚也挺累的,就道:“就在附近走走吧。”

  “也行。”反正能出去看看就挺好的,温馨穿了中衣起身,叫了人进来服侍。

  四爷也随着她起了身,看着她欢快的样子,禁不住的跟着笑,就道:“附近好似有个集市。”说着看了苏培盛一眼。

  苏培盛闻声知雅意,立刻跟着回道:“是,附近有个挺大集市,都是周遭的百姓商贩自发组织起来的,还挺热闹的。说是当初建园子里的时候,方便人买东西,时日一长就形成了集市。”

  温馨就道:“那就要带些散银了。”

  这样的集市,流通的多是铜钱跟散碎的银子,大额的估计找不开,也没人收。

  四爷点头,“交给苏培盛去办就是。”

  苏培盛忙笑着说道:“主子爷跟侧妃放心就是,奴才一定办的妥妥当当的。”

  早膳用的很简单,用完早膳,温馨跟四爷特意换了寻常的衣裳出门,要是穿着府里的这一身出去,那集市上还逛什么逛。

  六阿哥是不能带着的,温馨虽然疼儿子,但是更期盼着跟四爷的约会啊,只能对不起小家伙,把他交给奶娘跟冯嬷嬷带着。

  因为是从九州清宴直接走,所以一点也不用担心会惊动其他人,况且前院的人口风都紧,没有四爷的意思,谁敢乱传话?

  两人悄悄的出了府,坐在马车里,温馨还觉得跟做梦一样,这就出来了?

  四爷看着她掀起帘子好奇的看外头的风景,就道:“下回咱们骑马出来。”

  “还能骑马?”温馨有些意外。

  “咱们满人没那么多的规矩,骑马是寻常事,只是这些年都学汉人,福晋格格们也都娇贵起来了。”

  听着四爷话里不以为然的意思,温馨觉得好笑。

  其实四爷骨子里还是很有些豪爽洒脱的意气,她就道:“好啊,下回咱们骑马出来,就是我马术不好,骑不快。”

  “没事,爷教你。”四爷觉得开心,看看温馨就是能跟他想到一处去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5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