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488:这运气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71 2018-04-01 00:00:00

  温馨闻言低头浅笑,没有作声。

  是啊,福晋这些年做的事情,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,只是有些事情摆不到桌面上纯属恶心人,有些事情找不到证据只能不了了之,但是到底谁出的手,其实大家心里都有个数。

  看着温侧福晋的样子,耿格格就知道自己这话没错,想了想又道:“听说昨儿个年格格拦了您的路?”

  温馨点头,“是有这个么事儿,你们都知道了?”

  耿格格冷笑一声,“可不是知道了,您是不知道,年格格拦着您的时候,正好被汪格格给瞧见了。”

  汪格格啊,温馨对她的印象只有俩字,八婆。

  特别爱打听传播各种小道消息,乐此不彼,不知道是什么癖好。

  “哦,她怎么说的,我倒是有些好奇了。”温馨还真有几分兴趣,说起来这几年她跟汪格格没什么交集,她的脾性知道几分,却也猜不透她会怎么做。

  “嗐,还能怎么做的,不过是替年格格委屈,说您拂袖而去一点颜面都不给。也不想想,您是侧福晋,那年氏不过一格格,需要委屈您吗?”耿格格提及这事儿就有些不以为然。

  年格格被福晋捧着,那汪格格不过是想捧她的臭脚,巴结她才这样说吧。

  真是个蠢的。

  “那年格格拦了我的路,一句不说就开始落泪,我这一点也摸不上头脑,你有话就说,见面就哭是个什么意思,我当然不乐意理会她。”温馨就说了下当时的情况。

  耿格格这里知道了,就会说给武格格听,转头武格格就传出去了。

  耿格格也是颇感意外,“她哭什么?”

  “这我哪儿知道啊,当时还一头雾水,我不乐意跟她周旋索性就走了。年格格那性子,我是有些怕了,就没见过见人面不说话就哭的。”温馨想想当时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样子,这会儿出起来还带着几分真切。

  耿格格想了想,忽而冷笑一声,缓声说道:“只怕人年格格心里有打算呢,这可不被汪格格瞧了去,今儿个就有您欺负年格格的流言呢。真是想不到,年格格瞧着……却是这样的性子。”

  “随她去吧,只要不闹到我跟前就好。”温馨十分头疼的说道,反正住进了园子里,大家距离的远远地,想要见一面也不容易。

  六阿哥爬够了就呆不住了,抓着温馨的袖子哼唧哼唧的,温馨就把她抱起来,笑着说道:“消息给你说了,你先慢慢的收拾东西,别惊动外头就是,我带着他去转转。”

  耿格格忙起身把人送出去,听明白温侧福晋的意思了,就是往园子里去的事情不要往外传。

  把人送走了,耿格格回到屋子里坐下良久,知道秋菱进来这才回过神来。

  秋菱把桌上的东西收拾了,低声说道:“格格,你这怎么了?”之前不还挺高兴的,是不是侧福晋说了什么。

  “没事,秋菱,你让秋罗带着人把库里的东西点一点收一收,也有些日子没收拾库房了吧。”

  “过年时倒腾了一遍,不过如下之后主子爷上次四阿哥的东西不少,要收拾也要费些功夫。”

  “嗯,那就倒腾一下,把东西该收进箱子里的都收好,四阿哥的单独收起来,将来是要给他用的。”耿格格道。

  秋菱有些不安的问道:“格格,怎么好端端的收拾库房,是不是有什么事儿?”

  “是好事儿,别打听了,去做就是。”耿格格笑道。

  秋菱听着是好事儿,就不住追问了,脆生生的应下来出去找秋罗了。

  温馨不想再遇上年氏,就绕着小花园走,没想到没遇上年氏,倒是在小岔路上遇到了李氏。

  这运气!

  李氏见了温馨阴阳怪气的“哟”了一声,不过也没躲开,反而迎上来,打量了一下六阿哥,鼻子里哼出一声,“这孩子倒是养得好。”

  温馨知道李氏的性子,也不跟他计较,就道:“这孩子听话,不爱哭闹,好样的很。”

  李氏心里翻个白眼,炫耀什么?

  不过,她正有个事儿要问温馨,就没继续怼她,低声说道:“问你个事儿。”

  这直来直往的性子。

  温馨笑,“李姐姐请问。”

  文绉绉的。

  李氏抿抿唇,皱着眉峰问道:“我问你,你可听主子爷说过什么时候请封的事情?”

  李氏也是着急的。

  温馨轻轻摇头,“这事儿主子爷哪里会跟我说,我也不敢问,我若问了,倒显得我轻浮。”

  李氏这回真翻白眼了,“真的没说?”

  温馨摇头。

  李氏就有些烦闷的说道:“你说这到底怎么回事,三福晋那里就不说了,五福晋日子过成那样,五爷都给她请封了,怎么咱们府上倒是没动静了?你说马上就到颁金节了,这进了宫丢不丢人啊?”

  温馨听着李氏这话,就轻声说道:“李姐姐着急什么,有人比你还着急呢。你我不过是个侧妃的名头,就是请了封那也顶着个側字,早一天晚一天有什么打紧,可有些人就不一样了。”

  李氏听着温馨说个側字有些不开心,不过听到她后半句又开心起来,轻哼一声,“话是这样说,可这不是着急嘛。”

  “急也轮不到我们急,再说主子爷的性子您还不知道,不请封肯定是有理由的,要我说姐姐莫管才是。”

  “这不是我这里有大格格的婚事,侧妃的女儿跟侧福晋的女儿自然是不一样的。”李氏皱眉说道。

  温馨看了李氏一眼,到底没说园子的事情,想了想只道:“颁金节咱们进了宫,十四爷只封了个贝勒,娘娘那里若是说什么,姐姐可要担待些。”

  李氏闻言脸一白,盯着温馨,“你是不是听说什么了?”

  温馨:……

  “那倒没有,只是娘娘素来偏宠十四爷,李姐姐比我知道的还早吧。若是娘娘心气不顺,福晋再做什么,你可别慌了手脚。”温馨提醒一句,李氏能听进去是她的事儿,听不进去也是她的事儿。

  她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。

  温馨告辞离开,李氏盯着温馨的背影看了好久,等她走远了,这才看着周嬷嬷问道:“你说温氏到底什么意思,这是指福晋要干什么?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