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441:爷不嫌弃你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48 2018-03-26 00:06:00

  说着说着话,温馨就睡着了。

  四爷看着她就叹口气,知道自己这是这段时间陪着她太少了,明明累得很,却不愿意让他走。

  给她腋好被子,四爷这才走出去。

  他是不能在听竹阁留宿的,他倒是没什么,不怎么在乎,但是传出去对温馨不好。

  仔细吩咐了人好生伺候着,又去看了睡着的善哥儿跟六阿哥,四爷这才回了书房。

  一时间也睡不着,就想着朝堂上的事情。

  太子复立已成定局,好在年羹尧的差事也稳当了,没让老八的人钻了空子。

  又想起老十四,四爷一阵阵头疼,这个不靠谱的四处折腾着胡闹。

  今儿个还跑到他跟前来,居然说什么他抢了四川巡抚的官职。

 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在背后撺掇他,这个傻子,这样的官位谁不想自己人搂进怀里。

  老八那边的人没抢上,就想让老十四来给他添堵,这蠢货还真就信了,来了。

  被他骂一顿溜了。

  一顿不打,上房揭瓦。

  年羹尧此去四川,山高水远,他的身边也还有个给自己通信的人才好。

  倒不是信不过年羹尧,就怕事有轻重缓急,临头他慌了手脚。

  还是要派个积年的师爷跟着才好……

  四爷的思绪浮浮沉沉,又想到温馨,不知何时睡着了。

  苏培盛听着屋子里没了动静,这才打着呵欠去茶房窝一宿,让小太监在外头守着。

  比往日提前一刻叫醒了四爷,书房里的灯依次亮了起来。

  四爷穿好衣裳,套上靴子抬脚就往外走。

  苏培盛跟着忙道:“爷,还没用早膳呢。”

  四爷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先放着,爷去看看你温主子。”

  苏培盛叹气,先用膳再去看人也不晚啊。

  那听竹阁的那位,生了孩子仪容不美有什么好看的。

  就跟有东西勾着四爷的魂儿似的。

  苏培盛也不敢啰嗦忙跟了上去,边走边吩咐人,先不要去提膳。

  回来搁着不凉了啊?

  听竹阁里的人没想着四爷这会儿来,着急忙慌的上来行礼问安。

  四爷摆摆手让他们不要声张,饶是这样进了屋,温馨也被惊醒了。

  瞧着四爷进来,温馨吃了一惊,挣扎着要坐起来,然后又想起自己这会儿仪容不整的,忙又躺回去盖住了脸,只露出一对眼睛。

  昨儿个那是刚生了太感性,容貌什么的那还顾得上。

  这回缓过魂儿来了,爱美的心立刻冲到第一位。

  瞧着温馨这架势,四爷给气消了,坐下后说道:“你什么样爷没见过?还藏起来。”

  “那怎么样一样?”温馨用锦被遮着嘴巴,说出来的话瓮声瓮气的,“这脸还不能见人呢,可不能让你瞧着我不美的时候。”

  四爷又气又笑,“爷又不嫌弃你。”

  “那你现在想着我刚生了,一点也不嫌弃。等以后那天不喜我了,再想起来就觉得感觉不好了,才不给你这机会。”

 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话,四爷听着温馨说就想要笑。

  四爷拗不过温馨,到底没扯下她盖住脸的被子,瞧着她气色不错,就道:“那你好好的休息,爷得进宫了,回来再来看你。”

  温馨眨巴着眼睛看着四爷,感情这是进宫前特意来看她的。

  一瞬间还挺有些小激动。

  温馨一双带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,对着四爷直点头。

  伸手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,四爷这才起身走了,一点也不省心。

  为了美,连脸都不露了。

  四爷一走,听竹阁里又恢复了安静。

  温馨坐月子除了睡就是吃,温家那边昨儿个就送了消息过去了,要见面得等洗三了。

  云玲掀帘子进来,笑着说道:“侧福晋,再睡儿吧,天还早着呢。”

  温馨一时也睡不着了,就对着云玲问道:“六阿哥怎么样?”

  “半夜的时候闹了一会儿,奶娘喂了奶就睡着了,这会儿睡得正香呢。等他醒了,奴婢就抱来给主子看看。”云玲走到墙角拨了拨灯芯,屋子里就亮了起来。

  生下来的时候瞧了一眼,昨晚上只顾着跟四爷说话没看到,温馨还真像好好地看看自己儿子。

  “善哥儿那儿都好吧?”

  “好着呢,耿格格照顾的周到,跟着的人也很仔细,一点也不敢疏忽。主子爷又特意吩咐过得,主子放心。”云玲提了铜壶进来,兑了温水,托着茶盏走过来,“主子喝点水吧。”

  温馨做起来,喝了半盏温水,这才问道:“外头没什么动静?”

  “昨儿个真是乐死了,主子是没看到,产婆抱着六阿哥出去的时候,福晋跟李侧福晋的神色真是……特别的好看。”

  温馨瞪她一眼,随即自己也笑了。

  她也没想到又生了个儿子,原想着生个女儿也好的,其实她挺盼着有个儿女。

  可是生孩子这种事情,也不是她说生什么生什么。

  其实生儿子也好,二子傍身,底气更足。

  虽然温馨觉得有四爷在也没什么,可人这一辈子,谁能保证白头到老呢?

  “这几日就让耿格格帮着好好照看善哥儿,回头我再谢她。”温馨笑着说道。

  “奴婢会把话带到的,耿格格性子好,人也稳重,两位阿哥去园子里玩,她都亲自跟着的,不眨眼的看着很是用心。”

  温馨点头,“这就好,钮祜禄格格那边怎么样?”

  “跟以前一样,倒是昨儿个来的时候,瞧着她神色不怎么精神的样子,人也瘦了些。有意思的是,跟钮祜禄格格同住在一个院子里的汪格格,以前总爱跟着钮祜禄格格一起,昨儿个倒是跟她站的远远地。奴婢后来打听了下,说是这些日子,汪格格在钮祜禄格格手里吃了不少的亏呢。”

  云玲的语气里有些幸灾乐祸。

  那个汪氏也是有意思,以前可劲的欺负钮祜禄氏格格,她虽然不喜钮祜禄格格,可也瞧着窝火。

  谁让那时候福晋正整治钮祜禄格格,她们也不会多管闲事。

  但是到底是进府的老人,被新格格欺负,还是看着有些不顺眼的。

  如今瞧着汪格格吃瘪,云玲有些暗搓搓的高兴。

  温馨听着侧过头看着云玲,“这些日子钮祜禄格格跟正院走的近不近?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