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433:皇爷爷很厉害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68 2018-03-26 00:06:00

  初冬第一场薄雪盖在了绿色的麦苗上,这块并不大的麦田上,吐露着勃勃的生机。

  四爷镇定的跟在后头,看着前面善哥儿正在手舞足蹈的跟皇上解说他们怎么种下这块地的,旁边三阿哥也会附和几声,倒是二阿哥跟四阿哥很少说话。

  “都是你们几个种下的?”皇上看着这一片地,虽然不是很大,但是几个孩子也的确是辛苦了。

  “我阿玛厉害,要开出沟来,我二哥也厉害,要浇水呢,三哥撒种子,我跟四哥埋土。就是我干的慢些,总要别人帮忙。”善哥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  “你力气最小,胳膊腿最短,干得慢些情有可原。”皇上故意逗他说道,这孩子养得好,白白胖胖的,憨态可掬,说话也利落,瞧着就喜欢。

  “咦,我二哥也这么说的,看来二哥没骗我。”善哥儿说完就跑到他二哥身边,对着他露出一个大的笑脸。

  二阿哥拍拍弟弟的头,善哥儿又跑回去了,唧唧喳喳的继续说。

  善哥儿这个年纪说话还没什么章法,想到什么说什么,直来直去,好些童言稚语都逗的人忍不住发笑。

  偏偏你笑了,他还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你,意思是你在笑什么?

  康熙就更乐了。

  能怼自己亲爹毫不客气的人,向来不太知道迂回儿子几个意思。

  康熙发现善哥儿说话很有意思,就故意逗他,从他的话里推测他想要知道的信息。

  “哥哥们帮你干活,待你都很好啊。”

  “四弟最好,二哥也好,三哥以前欺负我,现在还欺负我,但是少多了。”

  二阿哥脸都白了,他毕竟大了,知道面对的是谁。

  三阿哥的神色也不太好,就直接道:“以前的事情你还记得,你不是说都忘了吗?”

  “那最后一次浇水的时候,你还故意撞我,洒了我一身得水,你还得意的笑。”善哥儿不乐意了,“要不是二哥护着我,我一准又吃亏了。”

  “那还不是你故意挡我的路?”

  “我胖怪我了?”

  康熙:……

  众人:……

  四爷伸手扶额。

  善哥儿看着三阿哥说不出话来得意的笑了,转头又道:“皇爷爷,后来三哥给我糖吃赔罪了,我一点也不怪他了。”

  小孩子间打打闹闹很正常,做哥哥的能主持公道,当弟弟的知错就改,最小的也没侍宠生娇,老四这几个孩子教的不错。

  善哥儿毕竟小,不太懂得皇爷爷是干什么的,待了一会就呆不住了,满地里撒野,团起地上的雪就往三阿哥身上扔。

  几个孩子闹哄哄的打起了雪仗,苦了二阿哥要在中间左右调停,自己还没扔了一身的雪。

  梁九功在后头给皇上撑着伞,四爷在一旁跟着,心里提着的一颗心才慢慢的放下来。

  善哥儿真是要吓死人了,这孩子说话不掺假,有什么说什么。

  不过瞧着皇上的神色,到是挺满意。

  看来自己弄着几个孩子种地培养兄弟之间的感情,还是很有效的。

  “老四啊,你这几个孩子教的不错。”

  “还有不足,儿子会尽心尽力的。”

  康熙点点头,远远地就看到善哥儿小短腿跑的奇快,后头三阿哥抓着一团雪在追他。

  却看着善哥儿直直的往他们这边跑来,康熙有些意外的看着善哥儿跟一阵风似的,擦过他的身边,站在了老四的身边。

  “阿玛,快,快背着我,我追不上三哥,我腿短,你背我。”善哥儿着急的抓着他阿玛的衣服,示意他蹲下来。

  四爷僵着一张脸。

  让他在皇上跟前做这样的事情,很有损他一贯以来的威名。

  四爷犹豫了下。

  善哥儿不乐意了,“阿玛快点,我打不过三哥,二哥驮不动我。”

  康熙在一旁看着老四,就真的蹲下了身子,善哥儿以用他小胖身躯不符的麻利爬上去,伸出小胳膊指着三阿哥的方向,“三哥,你别跑,阿玛,快,追!”

  康熙这辈子都没想到还能看到这样的一刻,一向严肃沉默不爱说话的老四,会背着自己的儿子,跟一群儿子们打雪仗。

  一开始老四还是有些自持身份的,可是渐渐地就忘了,雪越下越大,慢慢的周围的侍卫,仆从,也都被带了进去,跟着玩了起来。

  只有留守在康熙身边的近卫没动,其他人包括梁九功,都被皇上撵下了场。

  漫天的雪地里,到处都是笑声,惊呼声,追逐声,看着儿子那熟悉的身影。

  康熙不由得就想起老四小的时候,再看着他带着孩子们玩,心中似有什么慢慢的明白了。

  正想着,一团雪花打在了康熙的衣摆上,后头的侍卫不由的上前一步,康熙侧头就看到善哥儿微微泛红的手抖着,歪着头对着他笑,“皇爷爷,你不来玩吗?很好玩的,你别怕,我护着你啊。我不行还有我阿玛呢,我三哥打不过咱们的。”

  从没有人敢拿着雪花这种东西打过他,康熙愣了一下。

  远远地四爷看到脸都白了,急匆匆的跑来,正要开口请罪,就听着皇上说道:“皇爷爷老了,跑不动了,会连累你吃败仗的。”

  四爷到口的话没敢说,在一旁心中有些忐忑。

  善哥儿抹一把脸,“我阿玛说玩就是要开心,输赢有什么关系,这又不是打仗。皇爷爷不老,我阿玛刚才说皇爷爷是最厉害的人。”

  四爷:……

  方才善哥儿问了他一句,说多了他也不懂,他就这么说了一句敷衍他。

  “哦?你阿玛还怎么说的?”康熙虽然问善哥儿,眼睛却看了浑身紧绷的儿子一眼。

  善哥儿这一停下来就有些冷了,很自然走到四爷跟前,伸开小胳膊求抱抱。

  四爷木着脸,把这个小人抱了起来,伸手拍了拍他身上的雪花。

  把善哥儿小手放在咯吱窝下取暖。

  康熙看着微微一怔,他还记得有一回老四还没去阿哥所的时候,有一年下了很大的雪,他去看孝懿,就看到他在院子里一个人玩雪,小手冻得通红通红的。

  他走过去把人抱起来,就把他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咯吱窝下取暖。

  当初他是这么待他的。

  现在他是这么待自己儿子的。

  一晃,这么多年了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4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