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432:坑爹的善哥儿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40 2018-03-26 00:06:00

  随着太子被释放,朝中关于拥立八爷的声音小了很多,倒是复立太子一党人人兴奋不已。

  四爷功成身退,又做起了闲人。

  户部的差事,皇上有意让他重新接起,四爷给拒了,理由是病体还未养好。

  一看就是推托之词,分明是不想掺和朝中之事。

  如此这般,皇上反倒是赏了四爷一堆的好东西,还命太医每日去四爷府给他诊脉。

  如此殊荣,真是令人眼红。

  作为回报,四爷带着一袋子跟儿子们中的菘菜进了宫,送给皇帝。

  表明他安心耕田,修养身心的决心。

  听闻四爷府里还有种的麦子,皇上居然还十分有兴致的驾临四爷府,亲自观赏来了。

  温馨等女眷自然是不用露面的,但是几个孩子早早的就被叫去了前院候着,万一皇上想要见见呢。

  温馨心里有些紧张,但是面对儿子的时候,还是一副很放松的神态,给他换了一身宝蓝的袍子,叫他小牛皮靴,腰间系着的不是玉带,而是用同色的料子缝制的衣袋,缀了一块万事如意的玉佩,挂着一个宝葫芦的荷包。

  仔细瞧过没问题之后,温馨这才让赵宝来把善哥儿送去了前院,并让赵宝来在前头陪着。

  善哥儿身边的奶娘是不顶用的,也没有管事的太监,只能让赵宝来跟着了。

  圣驾来四爷府并未宣扬,虽然是悄悄来的,但是四爷府里的人还是都被知会过了,不要四处乱走,福晋更是绷紧了一根弦,大气也不敢出。

  打发走了儿子,温馨坐在听竹阁里,就想着好似康熙见弘历是在他六岁的时候。

  见弘历对答得体,言语聪慧,便一见心喜,进而带在身边。

  这只是野史传言,皇上日理万机,怎么有时间带个孙子辈在身边养着。

  但是,康熙见弘历是真有其事,只是却不是这个时候。

  温馨微囧,难道又是因为她的主意,导致历史又发生了细微的改变?

  总有种心慌慌的感觉。

  儿子在的时候,温馨没有特意叮嘱他什么。

  他实在是太小了,若是表现的太成熟,反而会引起人怀疑,一定是有人教过的。

  正因为年纪小,就算是有什么不妥当的,想来皇上也不会跟孙子计较。

  温馨是想了想又想,这才没对儿子教导什么。

  耿格格那里怎么跟四阿哥说的她不知道,李氏那里有没有叮嘱二阿哥跟三阿哥她也不知道,总之没有去打听。

  总觉得打听的多了,自己也稳不住了。

  四爷带着几个儿子在门外候着,远远地看到皇上轻车简从而来,在四爷府前停下了马车。

  紧跟着梁九功掀起车帘,扶下了一身便装的皇上。

  四爷忙上前行礼,康熙笑着说道:“老四啊,今日不论君臣,只论父子,不用多礼了。”

  “是,儿子见过皇阿玛。”四爷还是一本正经的行了礼,然后转身叫过儿子们,“这是你们皇爷爷。”

  “见过皇爷爷。”从高到矮一溜的排下来,二阿哥沉稳,三阿哥紧张,四阿哥怯懦,只有什么还不懂的善哥儿一脸无畏。

  二阿哥早就开蒙,自然知道君臣之别,三阿哥也被二阿哥跟李氏还有大格格细细的叮嘱过,本来不怕,此时也有些怕了。

  四阿哥被耿格格养的小心谨慎,见了外人难免有些发怯。

  四个孩子三个低下了头,只有一个瞪着圆溜溜大的眼睛,闪着好奇的光芒,盯着眼前的人看。

  四爷轻咳一声,示意儿子要懂规矩。

  皇上瞧着没开口,笑着打量这几个孩子。

  善哥儿哪能领会他阿玛的深意,几乎是四爷一咳出声,他就立刻问道:“阿玛,你是喉咙不舒服吗?额娘说,生病了要吃药哦。”

  四爷:……

  他只是想提个醒。

  二阿哥几个孩子被忽然开口的善哥儿唬了一跳,作为哥哥,二阿哥就要想替弟弟请罪,谁知道还没开口,就听着皇爷爷说道:“你怎么会知道你阿妈偷偷没吃药?”

  “我当然知道,上回我也偷偷的把药倒掉了,然后病就没好,后来被额娘知道大屁股了,很疼的。”善哥儿说着还摸摸自己的屁股。

  皇上就被逗笑了,十分有兴趣地问道:“哦,是吗?你阿玛不吃药,那怎么办?”

  善哥儿眨眨眼,他不知道啊,她额娘又不会打阿玛的屁股。

  四爷的脸又黑又红,怎么也不会想到善哥儿会这样讲。

  瞧着自己这个从来都一本正经的儿子,难得有这样的时候,康熙的心情反而更好了。

  四爷在前引路,康熙随着进了府,身边跟着一溜的萝卜头。

  大的牵着小的,皇帝瞧着心中暗暗点头。

  善哥儿走得慢些,前头的哥哥们步伐倒也不快。

  若是没种地以前,这哥几个肯定不会这么和谐。

  但是经过了种地这样辛苦而又互帮互助的事儿之后,几个兄弟间倒也能至少面上一派友好了。

  三阿哥有二阿哥压着,也不敢肆意胡为。

  进门走了好久,康熙没去喝茶,反而先去四爷开辟的地里去看看,于是一行人拐了个弯儿。

  走到半路的时候,思考了一路的善哥儿忽然开口了,“我有办法了。”

  四爷只觉得浑身一颤,回头看着这个坑爹的儿子,脸都黑了。

  康熙原以为善哥儿方才回答不上来,他不会再说了,哪知道走了这么久没吭声,居然一直在想这件事情,也来了兴趣,停下脚看着善哥儿,“你有什么办法了?”

  善哥儿挺起胸膛,大声说道:“我额娘说了,府里最大的就是阿玛,他不吃药没人敢打他的屁股。我额娘能打我的屁股,那皇爷爷是阿玛的阿玛,那皇爷爷就能打阿玛的屁股了!”

  二阿哥等人一脸惊愕的傻眼了。

  四爷:……

  梁九功等人忍笑忍的很辛苦,抖着肩膀不成样子。

  苏培盛还有远远跟着的赵宝来一脸懵逼,完了,完了。

  康熙也是愣了一下,随即大笑起来,道:“你说得对,我是能打你阿玛的屁股的人。”

  这孩子聪明啊,这想了一路,还真叫他想出办法了。

  而且这个办法还挺有道理!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5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