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423:你难过吗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90 2018-03-26 00:06:00

  四爷府里一片田园景象,四爷带着儿子们当老农乐不思蜀。

  外头依旧凄风苦雨,动荡不安。

  四爷避世,可也架不住有人找上门来。

  比如十三爷,比如十四爷。

  十三爷是苦着脸来笑着走的。

  十四爷是笑着来狼狈着溜的。

  李氏跟着三天就坚持不住了,大太阳底下看人种地,热得不行,就算是有四爷在,也挡不住她退却的心。

  反正四爷又不看她。

  李氏就变成每天下午太阳小一点后,过来坐坐看看儿子们。

  温馨倒是真的让人开始搭棚子,竹子搭的,三四天才搭好。

  李氏迟到早退的第二天发现了棚子已经搭好了,又有点动心,然后又开始带着大格格出现了。

  嗯,提着膳房煲好的汤,带着晾好的茶,四爷瞧着这女儿再多的脾气也发不出来了。

  大格格一眼瞧着真是个乖巧的人,尤其是见到温馨的时候,她已经感受不到以前大格格瞧着她带着敌意的感觉。

  “温额娘喝点汤吧,是我特意让厨房煲的银耳燕窝汤,温额娘喝一点也无碍的。”

  大格格带着甜甜的笑容,问声细语的跟你说话,温馨实在是不好意思拒绝。

  但是她却不敢试探人心,笑着说道:“有劳大格格,握着刚吃了些果子,等会儿饿了再喝。”

  大格格笑着应了,乖巧的坐在一旁看着弟弟们在劳动。

  善哥儿已经累得坐在地上耍赖不干了,四阿哥也是满脸的汗,俩弟弟偷懒,三阿哥犹豫一下,也一屁股坐下了。

  倒是二阿哥还跟在四爷身后一丝不苟的跟着出力,这几天下来,二阿哥提桶浇水,已经能做到入沟而不洒,进步相当快。

  最后埋土别看这比前头轻松,却是个技术活。

  不能压的实了,压实了种子就不好发芽破土。

  善哥儿跟四阿哥都没个轻重,每回两人埋过之后,四爷最后要在松一松土。

  大格格虽然坐在那里,可是眼角却打量着温侧福晋。看着她眉眼带着笑,已经很明显的肚子,再看看自己额娘没心没肺的样子,她除了坐在那里,也什么都不敢说了。

  这次能出来,她额娘说了,是温侧福晋帮着说了好话。

  温馨又不是个木头人,怎么感受不到大格格若有若无的目光。

  她不太喜欢大格格心机太深,温馨发现大格格跟李氏比起来,她居然更喜欢李氏一点。

  她心里想着,也许自己跟大格格都是一样心思深的人吧。

  唯一有一点不同的是,她不主动算计人。

  大格格……

  温馨假装不知道大格格的目光,偶尔跟一旁傻愣愣的李氏说句话,那碗汤自始至终温馨也没喝。

  天将黑的时候,四爷带着儿子们回来了,善哥儿一身的土,这几天也晒黑了,可是人壮士了,也开心极了。

  现在善哥儿跟二阿哥也亲近多了,这回善哥儿不肯走回来,还是二阿哥把他背回来的。

  大格格神色很复杂,可也没说什么。

  善哥儿见到他额娘,从二阿哥背上出溜下来,大声喊着,“额娘,二哥背我,我给他糖吃。”

  温馨笑,看着善哥儿跑过来,就把他的荷包递了过去。

  善哥儿抓了八哥蝴蝶形的五彩荷包,呱呱的又跑回去,“二哥,给你糖吃,我最喜欢吃的玫瑰糖,可甜了。”

  二阿哥正要拒绝,善哥儿已经把荷包塞到他手里,转身又跑到他阿玛跟前邀功,“我没让二哥白白的背我。”

  “嗯,五阿哥很乖。”

  善哥儿心满意足了,跑回到温馨这里捧着茶盏开始喝茶。

  三阿哥不开心,看着善哥儿就道:“我还帮你埋土了,怎么不给我糖吃?”

  善哥儿愣了一下,然后眨巴着眼睛看着三阿哥,“忘了。”

  三阿哥那个气啊,脸都黑了。

  大家都笑了起来,四爷伸手拍拍三阿哥的头顶,“我们三阿哥也很好,知道照顾弟弟了,阿玛给你补上糖吃。”

  三阿哥激动地脸都红了,“真的?”

  四爷点点头。

  三阿哥就笑了,对着善哥儿得意地笑,“我不稀罕你的糖了。”

  大家顿时都笑了起来。

  四爷让苏培盛去拿糖,苏培盛是个人精,不可能只拿给三阿哥的,而是提来一小盒子。

  四爷很满意的给没个儿子都分了分。

  三阿哥是双份的。

  之前的不满就压了下去,捧着糖得意的跟着他二哥走了。

  四爷还给大格格了一份,李氏今日激动得不行,瞧着四爷待孩子们跟以前一样了,她这颗心才算是落了地。

  亲自送了女儿回去,走了十几步,大格格忽然回头,就看着四爷一手牵着四阿哥,一手牵着善哥儿,温侧福晋跟在一旁慢慢的往听竹阁的方向走。

  夜色弥漫下来,淹没了彼此的背影。

  李氏推了女儿一下,“看什么呢?赶紧回去吧。”

  大格格有些心酸的看着她额娘,“额娘,你都不觉得难过吗?”

  李氏听了女儿的话浑身一僵,但是很快的恢复平常,“你说什么呢?这话也是你能说的?”

  “额娘……”大格格眼眶都红了,“我们以前是那样开心,阿玛眼里只有你跟我们,可现在都不一样了。”

  这些都成别人的了。

  李氏听了女儿的话心里也有些难受,可是现在她都想开了,人不跟命争。

  “你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什么,你们阿玛待你们还是一样的,别胡思乱想其他的。”李氏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  大格格看着她额娘的样子欲言又止,神色却不怎么开心。

  “额娘,你现在开心吗?”

  “我啊,有什么不开心的,看着你们几个都好好的,比什么都开心。”

  大格格沉默了好久,才说道:“是吗?可我听说额娘这些日子都睡不好。”

  “还不是为了你们,好不容易你们阿玛把之前的事情撂下了,我跟你说,千万别再犯傻了。你们好好的,我什么都不求了。”

  “知道了,额娘。”大格格的脚步有些沉重,跟额娘告别,看着她一步一步的穿过垂花门往后院走去。

  李氏过了垂花门,没忍住,回过头来,就看到女儿还站在那里看着她的方向。

  捏着帕子的手一紧,忙转身快步离开。

  她不能再犯错了,不能再跟以前一样糊涂了。

  大格格,她也得劝着点了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4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