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415:拘禁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12 2018-03-24 00:00:00

  温馨还没开口,就听着善哥儿已经从凳子上蹦下去,脆生生的开口,“阿玛,阿玛,我想你了,你可回来了。”

  清脆的童声打破了沉寂,善哥儿直愣愣的扑进了四爷的怀里。

  四爷弯腰把善哥儿抱起来,颠了颠重了。

  温馨在一旁瞧着又气又笑,难怪有人说孩子是夫妻间的第三者,这会儿她还真就有把善哥儿打包送去隔壁的心思。

  温馨忙让人送进水来,更换的衣裳也被好了,这才过跟抱着阿玛不撒手的善哥儿说:“阿玛很累了,出了一身的汗,先让阿玛去洗漱好不好?”

  善哥儿想了想,点下头,“好。”

  四爷看了温馨一眼,又对着儿子说道:“善哥儿乖,阿玛很快就出来。”

  “好。”这回回答得更大声了。

  四爷又看了温馨一眼,这才大步进了净房。

  四爷一走,善哥儿就蹭到额娘身边,嘀咕道:“阿玛身上臭死了,我也要回去洗香香。”

  温馨:……

  又把爱干净的儿子打发走,温馨坐在那里哭笑不得。

  嫌弃的不得了也不撒手,这会儿倒是想起洗澡了。

  四爷洗得快,他出来的时候善哥儿还没回来,就问了一句。

  温馨笑着说了,四爷就道:“这个臭小子。”

  站在四爷跟前,温馨看着他,伸手抚上他的脸,“都瘦了,这些日子受苦了。”

  四爷抓住温馨的手叹口气,“在府里担心坏了吧?”

  温馨抱着四爷的腰点头,“外头天天都有不同的消息,不停地抓人。咱们府上还来过几回,大家都挺怕的。”

  “没事,爷给隆科多写过信了,让他照应点。该走的路子还是要走的,你怎么样?”

  “我没事,吃得好,喝的好,就是担心你,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觉。”

  四爷抱着温馨的手臂微微的收紧,好一会儿才说道:“这一回惊险至极,皇上……皇上没让太子进宫……”

  温馨浑身一震,“没有进宫?”

  是了,她倒是给忘了。

  历史上记载,康熙将太子关押在了上驷院旁,设毡帷给其居住。

  堂堂太子落魄到这一步,与马同居,真是令人感叹。

  对,她记得皇上是让四爷跟直郡王共同看守废太子……

  果然,想到这里,就听着四爷说道:“爷得马上离开,有些事情不能说,你照顾好自己,等爷回来。”

  “那吃点东西再走。”温馨忙站起身来,“都准备好了,不耽搁这会儿的功夫。”

  四爷不忍拂了温馨的心意,就过去坐下,速度很快的用膳。

  温馨在一旁给他夹菜盛汤,不停的说,“慢一点。”

  哪能慢下来,外头一堆事儿呢。

  四爷吃得快,从苏培盛手里拿过帽子戴上,抱了抱温馨,“爷走了,跟善哥儿说,下回回来陪他玩。”

  善哥儿洗澡还没回来,四爷等不得了。

  温馨把人送出去,看着四爷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,心口上就像是压了一块重石一样。

  四爷前脚刚走,善哥儿就跑归来了,没见到阿玛不开心,小脸都没精神了。

  温馨知道是因为好久没见四爷的缘故,这孩子猛地见到爹就有些腻着他。

  温馨哄了好久,又陪着他搭房子,善哥儿才开心起来,还问:“那明天能见到阿玛吗?”

  “额娘也不知道,不过你阿妈说了只有时间就回来看你。善哥儿,阿玛是要做事的人,你要理解他,他爱你的心不会变的。”温馨给儿子的小房子搭上一小块木头笑着说道。

  “可我想他。”善哥儿嘟着嘴。

  温馨伸手在儿子头上摸了摸,“额娘也想,可是不能因为我们想念,就阻止你阿玛的脚步,我们在这里等他就好。你要相信,你阿玛思念你的心情比你更多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

  “真的。”

  “那好吧,我怕他忘了我。”

  “不会。”

  一直把儿子送去了入睡,温馨这才回来,只觉得口干舌燥的,小家伙凡事都能想得开,可是有时候难免也会有患得患失的心情。

  这还是善哥儿出生后,第一次记得这么久不见阿玛,心里担心也是有的。

  睡下之后,温馨一时间也没有睡意,翻来覆去的在想着太子的事情。

  历史的轨迹依旧在坚定地前行,温馨既放心又有些担心。

  四爷……会好好的。

  上辈子没有她他都好好地,这辈子就更不会有意外了。

  废太子的消息震惊了整个京城,不少学子举旗为太子请命,听说将宫门都堵了。

  汉人重嫡长制,太子乃是嫡出,名正言顺,况且储位立之已久,轻易废黜太子,乃是动摇国之根本。

  温馨已经几日没见四爷,回来一回,就听着他在屋里转着圈的骂人。

  骂直郡王罔顾兄弟之情,骂八爷居心叵测。

  温馨在一旁忙安慰他,给他端茶递水。

  四爷骂完之后,仰在暖炕上,靠着软枕,眼睛望着承尘。

  温馨看着四爷这样子,心里真是担心极了,可是她又不能说,你别担心了,最后皇位是你的。

  明知道结果却不能说出来,实在是太痛苦了。

  温馨正胡思乱想,就听着四爷说道:“老八……太着急了,吃相太难看了。太子纵然有不是,难到他做弟弟的就要这样落井下石不成?”

  温馨听着一怔,“八爷……做了什么?”

  四爷叹口气,纠结朝中重臣,列数太子罪证,试图将太子钉死在废黜的架子上无法翻身。

  可老八忘了,皇上跟太子不只是君臣,太子是皇上亲手一直带大的唯一的儿子,是别人无可替代的。

  四爷闭上眼睛,“我休息会儿,半个时辰叫我,还要去跟直郡王替班。”

  温馨点点头,拿过毯子给四爷盖上。

  看守太子事关重大,四爷跟直郡王一直是轮着来的。

  今儿个难得四爷能回府一趟,以前都是在上驷院凑活着休息。

  四爷从府里出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微黑,急匆匆的赶往上驷院。

  到了拘押太子的地界,还没靠近就听着有打闹声传来,脸色顿时一变,忙加快脚步赶了过去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4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