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394:诱导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39 2018-03-17 00:00:00

  孙姑姑也不敢往深了劝,心里不免有些着急,倒是怨上了八福晋。

  这搅风搅雨的真是例外都不消停,这叫什么事儿。

  德妃气的眼眶发红,孙姑姑叫人进来悄悄地把一地的碎片清理出去。自己又亲手沏了茶来,小声说道:“娘娘,润润口吧。”

  “你说老四怎么就这么糊涂?眼下直郡王跟老八正是鲜花着锦的时候,他一个闷性子我替他着想,反倒是惹了他了?一个温氏怎么就受不得委屈,这宫里的女人哪个没受过,怎么她就娇贵了?”

  孙姑姑听着这话一阵阵的心惊肉跳,忙道:“娘娘,惠妃未必就是真的帮八福晋,怕是要借着八福晋的事儿踩您的面子。直郡王的心思谁还不知道,良妃那里可没少被她刻薄。”

  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直郡王以后的前程谁知道如何,又何必在这种小事上与惠妃结仇。说到底还是温氏不懂规矩,这就张狂起来了。”德妃冷笑一声。

  孙姑姑一看也不敢继续劝了,心里却暗暗发愁。

  四爷一路出了宫,脸色阴沉的厉害。

  想起宫里的事情,就觉得难受的紧。

  娘娘自己一辈子不肯朝人低头,怎么说起让温馨弯下脊梁这么轻易?

  说的好听,还不是不想得罪惠妃,反正低头的认错的不是娘娘,拿着温馨的脸去做人,娘娘怎么想的?

  温馨是他的侧福晋,她丢了人难道自己脸上就好看?

  自己是娘娘的儿子,自己丢了脸,难道娘娘脸上有功?

  归根究底说起来,是娘娘不在意自己这个儿子的脸面,这事儿要是换成十四试试看?

  四爷脚下像是踩了风火轮,后头苏培盛等人紧紧的跟着,一阵风般的消失在拐角处。

  四爷回了府现在书房运了半天的气,觉得心情平复了些,这才去听竹阁。

  就怕自己一时压不住怒火,在温馨面前说出什么出格的话。

  温馨见了四爷回来果然高兴,笑着把人迎进去,又命人拿了湃在井水里的解暑茶来。

  凉丝丝的入口,微微酸甜的味道,喝下去人都精神了。

  四爷喝了两盏,这才放下小碗。

  就看着温馨正拿着针线3往绣花绷子上戳,那姿势一看就生疏的很,瞧着那布料,花纹,倒像是做荷包。

  四爷就想起了自己前头库房里,每年都能收到一个的荷包。

  就是这样苦大仇深的戳出来的。

  伸头看了看,这回绣了个步步登高的花样。

  看着四爷往她这里看,温馨就笑着说道:“很久没动针线,都觉得手指不是自己的了。瞧着别人飞针走线的容易,怎么到了我这里就这么艰难,我宁可去背几篇书。”

  四爷就笑了一声,“真是很难想象,你当初进宫的时候,女红是怎么过得关。”

  “刷脸啊。”温馨一脸得意的说道,“我当时是被我额娘逼着练了一段针线活,但是也就仅限于走个针瞧着利落些。这不是跟了爷懒惰了,手艺生疏有什么稀奇的,这针线长久不练,都这样的。”

  自己手艺不好,还一脸的本就应该如此,四爷轻轻摇头,哪里来的歪理。

  “等那天你不用进宫去了,爷跟娘娘说了。”

  听着四爷的话,温馨愣了一下,抬起头看着四爷。

  其实他进来的时候,她就看得出他其实不太高兴。

  两人在一起久了,一个眼神一个动作,就算是四爷有心遮掩,可是她还是感受得到不同。

  她想着可能宫里的事情不顺利,不想他赌心,她问都不问一句。

  哪知道他自己主动说了。

  话是这样说,但是想着四爷的神色,怕是这一回未必就很顺利。

  想到这里,温馨放下手里的针线,屋子里的人都退了出去在外头守着,善哥儿去了四阿哥那里,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
  “娘娘是怎么说的?”温馨笑着问道。

  四爷绷了绷脸,然后做无事状的说道:“娘娘有些事情不清楚,这才叫你进宫问问,爷都说清楚了,你挺着肚子就不用辛苦走这一遭了。”

  温馨就叹口气,“爷又何必骗我,我知道你这会儿不高兴,不用哄我。”

  怕是在德妃那里吃了一肚子气回来。

  四爷:……

  没骗过去!

  四爷就道:“你不用担心那么多,不用进宫就是,其他的交给爷。”

  温馨听着他这意思,难道竟是跟德妃硬顶着来的?

  她微微蹙眉,然后说道:“这事儿本就透着不对劲,我让人去打听过了,说是宫里现如今很是有些对八福晋不好的流言,我一个侧福晋有再大的本事,难道还能伸手进宫去?这事儿与我无关,偏要我出头给八福晋道歉,这是道的哪门子歉?我想不明白。”

  何止是温馨想不明白,四爷也想不明白。

  四爷绝对想不到,德妃是想着直郡王以后的前程,想着与惠妃处好关系,这才拿了温馨做人情。

  若是知道了,四爷得气炸了。

  这会让看着四爷皱眉的样子,温馨又道:“这流言来的奇怪,上回我跟八福晋有不愉快,那已经是之前的事情,怎么也不该与这回的事情扯上,而且还把事情牵扯到宫里去,真是高看了我。”

  四爷冷笑一声,想说什么又压住了。

  温馨瞧着,思量一下又道:“八福晋行事一向我行我素,不知道得罪多少人,怎么这会就揪住我了?想想真是太奇怪了,八爷又不在京里,扯上我就等于是扯上爷,难道爷跟八爷之间有什么?”

  温馨就想起今年是废太子的这一年,就是这一会八爷被众臣举荐可登太子位。

  帝,大怒,削其贝勒爵位。

  这一场风波可就在不久后,莫非这个时候就已经想要浑水摸鱼,借着内宅妇人的手,把四爷也给拖下水?

  温馨脑补的厉害,越想月有些害怕,可她又不能跟四爷说真相,只能拐着弯的提醒。

  温馨故意提到八爷身上,就是希望四爷能多关注行宫那边的事情,不管如何她都不能成了那个牵连四爷的那根线。

  四爷听了温馨的话,意外的挑挑眉,倒是没想到她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