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376:这就是命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59 2018-03-11 00:00:00

  女儿出嫁,不像是儿子娶妻。

  儿子是把别人家的姑娘,娶进自己家门。

  姑娘出嫁,却是要嫁进别人家,上有公婆,下有小姑妯娌,受委屈是难免的。

  李氏着急也是有道理的,乌拉那拉家她是相中了家世,但是她信不过福晋,是怕女儿嫁进去了吃亏。

  李氏乌黑着脸,看着福晋,差点就要口不择言的闹起来。

  但是想想最近的事情,又强压了下去,最后深吸一口气才说道:“大格格年纪还小,我们这样的人家,就算是过两年议亲也是没差的,不急在一时吧?”

  过两年情形又不一样了,二阿哥那时候更大了些,在四爷跟前更有分量,大格格的婚事自然更不会轻慢。

  李氏现在帮不上女儿,只想着儿子能赶紧立起来,给姐姐撑腰。

  福晋自然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,笑着说道:“这事儿我是不相管的,好了坏了,难免总要被你抱怨。这是主子爷定下的,你要是不服,只管去跟主子爷说,只要主子爷松口气,我这里没有不妥的。”

  福晋知道主子爷现在有多厌恶李氏,怎么会在大格格身上让步。

  说起来,大格格这性子也是让她吃了一惊。

  福晋对娘家有些怨气,也不想着是个绵软的性子嫁过去,这样的话,她这里有什么事情,大格格立不起来又能帮上什么忙?

  可是大格格是个有主意的,只要她额娘在自己手里,大格格就得乖乖听话。

  这是互惠互利的事情,福晋自然是愿意的。

  听着福晋把事情都推到了主子爷身上,这话说的比蜜糖还要甜,李氏心里更苦了。

  她几次求见四爷都没能见到人,她知道这是四爷恼了她,有意晾着她。

  可三阿哥是她的儿子,难道她不能护着吗?

  大格格是她的女儿,她的婚事这样大的事情,她做额娘的就一句话不能说吗?

  四爷太狠心了。

  温馨冷眼瞧着李氏的神色,她也是额娘的人,能体会她的心情,但是温馨却不怎么同情她。

  把孩子教成这样,没有反悔的心,反而不停地抱怨护短,四爷夹在中间有多为难,她是丝毫不体谅的。

  现在大格格的婚事,四爷没跟李氏商量,大约也是想到了李氏不会同意。

  与其与她废舌解释,她还未必会听,反倒不如直接定了主意。

  温馨也想不太明白,福晋这么推波助澜的,到底是要做什么。

  以福晋的心思,是很愿意大格格嫁进乌拉那拉家的,这会儿又怂恿着李氏去闹,到底打的什么主意?

  温馨想不明白,索性就不想了。

  反正福晋跟李氏不和多年,她才不能掺和进去。

  这俩人一个好相与的都没有,指不定自己好心反而惹得一身骚。

  又在正院坐了一小会儿,众人就起身告辞了。

  温馨身后跟着耿格格,两人说笑着出了正院的门,再后头,武格格不远不近的跟着,很是知道些分寸。

  温馨就笑着对耿格格说道:“你倒是找了好帮手。”

  “武格格是挺省心的,人也本分。”耿格格笑着点头,“比前头院里那个有良心多了,那个太折腾,钮祜禄氏在她手上没少受了委屈,这人啊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,这才几日的功夫。”

  温馨听着就道:“小人猖狂总不长久,看着就是。”

  “侧福晋说的是,我也瞧着那个汪氏不安分,看她能折腾出什么来。”耿格格轻声说道。

  两人说了一会子话,温馨在岔路口跟耿格格分开回了听竹阁。

  等到温馨一走,武格格这才追上来,跟在耿格格身边往前走。

  走了两步,武格格没忍住,又回头看了一眼温侧福晋离开的方向。

  耿格格顿住脚看着她,笑了,“怎么,羡慕了?”

  武格格被说中心思,有些不好意思,“耿姐姐,我是挺羡慕的,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活成温侧福晋这样,可几个有这样的福气?我也就想想,羡慕羡慕。”

  耿格格闻言就叹口气,“你放宽心,别只看咱们一府,你往外看。其他皇子府上就没有像你我这样的独守空闺的?有,只怕比咱们府里更多。你再往宫里看,一辈子连天颜都没见过的就更多了。”

  武格格自然知道的,她们大小选出身,都是在宫里呆过的,那里头什么样子再清楚不过。

  她们府里李侧福晋有了阿哥就请封了,温侧福晋有了孩子也请了封,可是宫里头生了几个孩子的,位份还是庶妃的就不知道多少个。

  庶妃是什么?

  那就还是奴才。

  皇上只对佟家的女子多情,其他的人,能进了皇上眼的,伸出手来都未必数的满。

  十三爷的生母,死之前都是庶妃,死后才被追封为敏妃。

  死后尊荣,又有什么用?

  可有的人,还不如敏妃,死后连尊荣都没有。

  武格格想到这里,心慢慢的静了下来,“多谢耿姐姐,我心里都清楚,就是……”

  “就是有些时候不想认命。”耿格格道。

  武格格沉默。

  “可是,人就是个命。咱们主子爷啊是个长情的人,若不是李侧福晋后来自己……主子爷未必就会冷了她。你看温侧福晋,进府这几年了,什么时候给家里求过恩典,什么时候让主子爷为难过,什么时候做出有失身份的事情?她从来不求分外之事,所以主子爷喜她,重她,护着她。”

  说着耿格格叹口气,“可就这些,很多人都做不到。温侧福晋做到了,她扔下的,是我们不舍得的,所以我们又有什么好抱怨的?再说了,主子爷瞧上谁,尤其是别人能置喙的,归根究底还是要认命。”

  “耿姐姐说的是。”武格格想着她进府这一年多,主子爷就没去过别人那里。

  她以前在家里的时候,阿玛也有宠妾,可是宠妾总有不方便的时候,她阿玛也去别人那里。

  可主子爷就没有过。

  所以,耿姐姐说的是对的。

  主子爷是个长情的人。

  只是可惜,那个人不是她。

  “耿姐姐,你说大格格的婚事还会有变化吗?当时我瞧着李侧福晋的神色可不太好。”

  这要是闹起来,怕是府里又不安生了吧?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5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