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356:惩罚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69 2018-03-04 00:00:00

  从赵宝来的话里,温馨得了几个点。

  第一,经过打听没听说前院里有陌生的人走动,这意思也就是在三阿哥身边递话的人,很有可能本来就是前院的人。

  第二,出手的人动作很快,传话的人也聪明,没有被任何人发现踪迹。

  第三,李氏不仅带走了三阿哥,把伺候三阿哥的人都带走了。

  “我也不罚你,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,自己看着办吧。若是这回什么都查不到,我这里也留不下你了。”温馨淡淡的说道。

  赵宝来是聪明,但是此事他明显有失误,这回若不能狠狠的敲打一番,以后还不定怎么样。

  她做了侧福晋,又有五阿哥傍身,本就是热锅热灶,赵宝来这个听竹阁的总管,要是不称职,这以后的危险就太大了。

  温馨不会乱发善心,赵宝来要是真的不能胜任,她不会拿着孩子跟自己的安危开玩笑。

  赵宝来听出了侧福晋话里的意思,脸色白了白,但是没有丝毫的退缩,反而咬着牙说道:“奴才明白,要是这回奴才不能恕罪,不用侧福晋动手,奴才自己个滚出去。”

  温馨听着赵宝来的话,心里先松口气,这就说明他还是很有上进心的。

  这就最好,主仆一场,她也不想不欢而散。

  “那你去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赵宝来走后,温馨看着云玲,“云玲,你先起来。”

  云玲犹豫的看了一眼云秀,还是很快的站了起来,立在一边,有些担忧的瞧着云秀。

  云秀的肩膀挺得更直,跪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  “云秀,你可知道错在哪里了?”温馨的目光没有落在云秀的身上,而是看着前方。

  云秀看着侧福晋的神色,咬咬牙,这才开了口,“奴才有罪,奴才不该偷懒,该时时刻刻盯着五阿哥。”

  “你错了。”温馨开口,“五阿哥那里我没点名让你去,你有何罪?”

  云秀闻言愣了一下,既然是这样,那她错在哪里?

  云秀有些迷茫了。

  云玲在一旁看着着急,就没忍住的说道:“你个榆木疙瘩,平日子里瞧着怪聪明,怎么到了正事上反而犯傻了?”

  云秀更糊涂了,神色间就到了几分委屈,她是真没想明白。

  云玲跺跺脚,就看着她说道:“你也不想想,当时侧福晋不在府里,出事的时候你不在身边罪不在你,可是事后呢?”

  云玲这么一说,云秀的神色就慢慢地变了,苍白中透着点铁青。

  事发之后,福晋那里忙着照顾两个孩子,肯定顾不上其他。

  李氏带着周嬷嬷等人强行带走三阿哥,这个时候作为温馨的侍女,云秀就该拼死阻拦,为小主子讨个公道。

  温馨现在是侧福晋,跟李氏平级,三阿哥又有错在先,李氏绝对不会也不敢对着温馨的婢女下手责罚。

  但凡云秀带这听竹阁的人拦住了李氏跟三阿哥,福晋那边就能腾出手来好好审问。

  福晋那里拦不住李氏?

  这不是笑话吗?

  罗嬷嬷那样的性子,伺候福晋几十年,没点本事能站得住这个位置?

  分明就是罗嬷嬷不想得罪三阿哥,谁知道以后三阿哥的哥哥二阿哥是个什么前程,罗嬷嬷这是给福晋留一线。

  正院里留一线,是因为善哥儿不是福晋生的。

  可是听竹阁的奴才的呢?

  身份发生了变化,但是明显温馨身边的人还没能适应,遇到这种要命的事情,就失了方寸,乱了章法,这是还把自己当成格格的奴才。

  遇到李氏就怂了。

  温馨心里长长的叹口气,看来得跟四爷说说,她这院子里的确需要一个有经验有本事有手段的管事嬷嬷了。

  她之前有孕的时候送来的那个,生了孩子之后就打发走了。

  现在想想,温馨有些后悔。

  之前四爷提过这个事情,但是她想着云玲云秀跟了自己几年,不要让一个空降的人压在她们头上,这才给推了。

  “你也下去好好想想吧。”温馨有些疲惫的叹口气。

  云秀又慌又怕,欲言又止。

  云玲连忙给她使个眼色,云秀这才含着泪退下了。

  却没回自己的屋子,而是在廊檐下跪着反省去了。

  “出了这样的事情,主子爷那里送信没有?”温馨看着云玲问道。

  云玲也不知道,她跟着侧福晋一起回的府,就忙道:“奴才去问一句。”

  温馨点头。

  云玲出去了,温馨这才去看还在睡着的善哥儿,没人了,眼泪才一颗一颗的掉了下来。

  她其实最怪的是自己,都是她主意不坚定,就不该想着试探福晋。

  福晋那样的性子,出了事怎么可能为了善哥儿跟李氏对上?

  是她想岔了。

  是她把人心想的太简单了,不是你示了好别人一定会接受,别人也不会照你去想的做事。

  这次的教训,足够她长记性了。

  云玲回来的时候,就看到侧福晋拿着帕子擦眼角,自己也跟着难受起来。

  她宁可侧福晋中气十足的罚她们呢,也不愿意看着她背着人偷偷地哭。

  云玲都差点跟着哭了,定定神才稳住了,上前回道:“正院那边出事之后就往府外送信了,就是现在不知道主子爷有没有接到消息。”

  温馨点头,圣驾快要启程避暑,四爷肯定忙的脚翻天,正要开口呢,就听着外头一溜烟的请安声。

  温馨一下子站了起来,眨眼间的功夫就看到四爷急匆匆的掀帘子夺步进来。

  许是路上赶得急,半拉脑门子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汗珠。

  四爷抬头就看到温馨红红的眼眶,眼角还挂着颗泪珠,心疼的不得了,一把把人抱进了怀里,“没事,爷回来了。”

  温馨本来心情已经平复了,结果四爷一开口,反而觉得更委屈了。

  泪珠掉的又凶又狠。

  “都是爷不好,之前不该给你出那样的主意,倒是害了咱门五阿哥。”四爷拍着温馨的背,眼睛看向了还睡着的儿子,心里也是懊恼极了。

  “爷……我快吓死了,你可算是回来了。”温馨从没这一刻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是她的天。

  李氏龟缩在东院护着儿子她毫无办法,只有他才能替她们母子主持公道了。

  温馨这一哭,善哥儿也被惊醒了,张嘴就哭了起来。

  

暗香

二更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2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