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280:凭什么她得了侧福晋?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42 2018-02-08 00:00:00

  提及这件事情,四爷的心情就不太好,当年他对后院实在是太放心,万万想不到先是宋氏的格格没保住,后来李氏的儿子也没了,再后来弘晖也没了。

  这样的事情,四爷一点都不想再去回忆。

  那是锥心刺骨的痛。

  “当年弘晖染了病,福晋一开始并未起疑心,只以为是小风寒,但是没想到最后会成为恶疾不治。”

  四爷的声音淡淡的,但是难掩悲痛。

  “那后来是怎么发现的?”

  “据福晋说是罗嬷嬷发现弘晖贴身穿过的衣裳不对劲,但是后来那件衣裳一下子就不见了。”

  温馨就明白了,所以才有了那日四爷杖毙奴才的事情。

  “那爷后来又去查了吗?”温馨总觉得四爷不是轻易放弃的人。

  “自然查了,当年没被杖毙的人,被送出府后,我一直让人暗中监视着,但是都没什么发现。”四爷无奈的叹口气,“这次善哥儿的事情跟当年弘晖的路数差不多,我就起了疑心。”

  所以,四爷也是想顺着这条线看看能不能查出当年害弘晖的幕后黑手。

  温馨倒是没有责怪的意思,只是觉得四爷这爹当的实在是苦逼。

  “若是这样,的确是要认真仔细的查一查。”

  “查过了,心也安了。”四爷轻声说道。

  温馨转过头就看着四爷的眼神看着远方,迷迷蒙蒙的,也看不到底。

  无缘无故的就命人有些心里发寒。

  这样的四爷,才该是历史上那个令人胆颤心寒的男人。

  晚上四爷也没被翻红浪,温馨就听着他一晚上的在烙饼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

  弘晖到底是四爷唯一的嫡子,放不下也是有的。

  只是事情过了这些年,看着四爷还是这样,难免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。

  这是一种算不上嫉妒,可又有些不舒服的感觉。

  福晋再怎么被四爷厌恶,但是她的儿子是优秀的,是被四爷放在心上的。

  这就好比男人心里的白月光跟红玫瑰,得不到的那个,永远是最好的。

  弘晖在这样的年纪没了,以后四爷想起他来,就只能是那个记忆中最优秀的儿子。

  温馨想着也没什么睡意,却又不想被四爷发现,就这样侧着身子背对着他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听着四爷烙饼的声音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,温馨醒来的时候,四爷早就走了。

  他还在户部当差,正经的差事是不能撂下的。

  温馨慢悠悠的起了床,这才想起来,昨儿个四爷也没跟他说柳成显那个好友的事情,而她居然也忘了问。

  真是……不知道说自己什么好。

  四爷回府,众人都眼巴巴的盯着。

  第一天四爷睡在前院,众人都能理解,这是给福晋的体面。

  第二天就去了温格格那里,大家也能明白,温格格当宠不是。

  但是后头几天四爷还是一直宿在听竹阁,这就让人有些按捺不住了。

  尤其是李氏那里,因为二格格的婚事闹过一场之后,求见了几回四爷都没见到人,李氏心里也没底了。

  想起来自己也有些后悔,那日是在是太冲动了。

  守二门是两个奴才不错,但是那也是替四爷守门的人。

  她就这么把人打了,也等于是给了主子爷没脸。

  这几次求见不成,李氏颇有些难受,一个人在东院里发脾气。

  周嬷嬷费尽苦心的劝着,心里直叹气,侧福晋的脾气真是越来越不好了。

  以前还能压得住,现在一是因为大格格的婚事,而是求四爷不得见,侧福晋心里这口气怎么能咽的下去?

  眼看着就到了颁金节,周嬷嬷好歹劝着李氏忍着,颁金节那天总能见到四爷的,让她见了四爷先请个罪。

  李氏心里堵了气,闭着嘴不说话。

  偏就在这个时候,温格格请封侧福晋圣旨御批的消息传来。李氏整个人都懵了。

  “侧福晋?”李氏一把抓住周嬷嬷的手,神色间带着几分惊愕跟慌张,“什么时候的事情,怎么一点风声没听到?”

  周嬷嬷也不知道啊,但是李侧福晋这么问她,她却不能说不知道,只得道:“估摸着这事儿主子爷没对人说过。”

  不然的话怎么一点风声也没有?

  “不对,温格格只生一个,而且她阿玛也不过是个知府,怎么就能请封成功?”要是侧福晋这么容易就批下来,那些等上好几年的人,甚至十几年的人岂不是个笑话?

  就像她,当初也是生了几个孩子才请封的。

  只要想想那几年在福晋手下受过的罪,再看看现在温馨这么轻易就得了侧福晋的册封,怎么能气定神闲的接受?

  周嬷嬷瞧着侧福晋的样子,忙说道:“温格格进府也有几年了,况且又生下五阿哥,主子爷宠她为她请封也是有的。侧福晋,您可千万不要想不开才是。”

  “我怎么想的开?周嬷嬷,你说,主子爷是不是不公平?当年我生下大格格之后又生了弘昐,主子爷也没提请封的事情,后来有了二阿哥这才封了侧福晋,温氏凭什么一子就请封?”李氏怎么能心平气和,简直要气疯了。

  周嬷嬷难道能说弘昐阿哥没养住,要是养住了也许主子爷就请封了。

  这样的话,周嬷嬷不能说,也不敢说。

  可是瞧着侧福晋这样子,心里也难过,就忙劝道:“侧福晋现在二格格的婚事正当头,您这时候可千万不能惹了主子爷生气,要是被福晋抓住把柄可怎么好?您得想想几个小主子,他们可都指着您呢。”

  李氏哭的满脸的泪花,“我知道我老了,颜色不如温氏娇美,可我跟了主子爷这么多年,这么多年的情分都及不上一个狐狸精吗?”

  李氏这里闹得厉害,正院里福晋的神色也不太好看。

  提前得了消息是一回事,但是真的请封成功又是另一回事。

  自打弘晖没了,她就在院子里设了小佛堂,此时跪在菩萨前,她也想不明白,怎么就这么容易就成了?

  “福晋。”罗嬷嬷掀起帘子进来,神色间带着几分小心翼翼,“内务府的人已经送走了,温格格……温侧福晋那里,是不是该赏?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4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