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278:小别胜新婚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62 2018-02-07 00:00:00

  “怎么回事?”温馨有些惊讶的看着赵宝来问道。

  怎么好端端的不能走了?

  赵宝来是绕了路过来的,喘口气道:“李侧福晋正在二门那里闹着呢,格格还是别去撞上她,只能委屈格格走偏门回去了。”

  偏门是个供府里的下人出入的角门,十分的窄小。

  温馨没有想到李氏居然被拦在二门外,“李侧福晋什么时候到的?”

  “也不久,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吵着要见主子爷。”赵宝来低声回道,他们格格去了前院,二门口的人就是傻子,也不敢放李侧福晋过去啊。

  不能放,只能拼命拦着了。

  李氏的脾气哪里能咽下这口气,可是要折腾一番。

  温馨也不想跟李氏这样对上,就绕路回听竹阁,远远地还能听到二门口的喧哗声。

  “以前李侧福晋要过二门需要通禀吗?”温馨问道。

  “那是自然,后院里的主子,要去前院都要通禀的。”赵宝来道。

  只是听竹阁这里主子爷特意吩咐了,她们格格才能出入方便。

  说句不好听的,要是哪天格格失宠了,这道门也就过不去了。

  呸呸呸!

  格格才不会失宠。

  温馨绕了一段路走到听竹阁门前,远远望去,还能隐隐地看到二门前李氏的身影。

  到了晚上,温馨就听云玲说守二门的两个奴才都挨了打。

  温馨的神色自然不太好看,“李氏命人打的?”

  “可不是。”云玲叹口气,“李侧福晋也太霸道了,二门的奴才也只是照着规矩来,她就这样打了人,还不是打了福晋的脸,这后头的事儿都是福晋管着的。”

  “正院那边没动静?”温馨挑眉,福晋会放过这个机会?

  “没有,奴才也有些奇怪呢。”云玲给格格解了头发说道。

  “拿两瓶伤药悄悄地给他们送过去,挨了李侧福晋的板子,也不知道有没有郎中过去看看。”二门的人对听竹阁的人挺通融,温馨也不能看着他们挨了打没有伤药治伤。

  “赵宝来已经送去了,格格放心吧。”

  温馨松口气,就道:“赵宝来做的对,别让人声张。”

  “都知道规矩,格格安心。”

  温馨点头,她是帮人,但是也没有跟李氏对上的意思。

  四爷刚回府,李氏就打了二门口的人,真是不知道说她什么好。

  知道带着儿子邀宠,怎么就不知道收敛下性子呢?

  四爷知道了,只怕是又要生气了。

  温馨想的没错,四爷回府已经很晚了,这件事情瞒不过人,自然有人回禀给四爷听。

  四爷听了之后就黑了脸,“这个李氏……”

  剩下的话四爷又咽了回去,在人前还要给二阿哥跟三阿哥留这些脸面。

  大格格也要说人家了,总不能因为李氏,让大格格面上无光。

  “可知道李氏吵着要见爷为了何事?”四爷换了衣裳坐下后问道。

  苏培盛早就去问了前因后果,此时四爷询问,他立刻就回道:“李侧福晋要见爷,可能是为了大格格的事情。”

  大格格?

  四爷皱眉,“大哥哥怎么了?”

  今儿个瞧着不是都挺好的?

  苏培盛压低声音说道:“听说福晋给大格格相看了人家……”

  剩下的话苏培盛就不敢说什么了。

  四爷就明白了,李氏闹起来,怕是对福晋相看的人家不满意?

  皇室宗亲的女儿一向珍贵,素来和亲抚蒙的多。

  直郡王的大格格抚了蒙,他亲眼看着直郡王跪在皇上面前替二格格哀求,最终皇上没有让直郡王的二女儿继续抚蒙,但是保住了二女儿,三女儿直郡王却不能跟皇上再讨价还价。

  他们心里都知道,二格格不用抚蒙,三格格是逃不了的。

  公主尚且要抚蒙,何况他们的孩子。

  四爷攥紧了拳头,他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去抚蒙。

  凡是和亲抚蒙的公主宗女没几个能活长久的。

  四爷紧紧的闭上眼睛,一夜未曾好眠。

  大格格的婚事,也是他心头的一根刺。

  他也怕……

  四爷第二日一早就去了正院,温馨得了消息的时候,四爷已经从正院离开了。

  赵宝来把打听到的消息禀上来,“说是为了大格格的婚事,福晋给大格格相看的人家李侧福晋不满意,这才闹了起来。”

  “福晋给大格格看的什么人家?”温馨就好奇的问道。

  她记得史书上记在大格格是嫁给了福晋娘家的侄儿,难道李氏还敢驳了福晋的颜面,瞧不上乌拉那拉家?

  “听说是富察家的一位公子,只不过是偏枝。”赵宝来道。

  温馨惊了一下,这……不一样啊?

  富察家的公子多了去了,但是得用的不多啊。

  而且,偏枝的儿子……难怪李氏要跳脚!

 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跟历史上不一样的,但是温馨也能看出来,福晋这是有意拿着大格格的婚事做些什么。

  昨日还你好我好的迎接四爷回府,哪知道须臾就变了天。

  “四爷什么意思?”温馨又问道。

  “这个奴才就不知道了。”赵宝来苦着脸。

  温馨也不怪他,正院里的事情也不是那么好打听的。

  四爷匆匆出了府,一直到后半晌才回来。

  温馨正在小憩,睡得迷迷蒙蒙的就感觉到有人进了帐子。

  还不等她开口,唇上就被堵住了。

  闻着熟悉的气息,温馨这才松口气,感觉到四爷急迫的动作,又想着二人几个月没见,到底没推开他,由着他闹腾起来。

  本来温馨怀孕后期就不能行事,再加上这分开的几个月,前前后算起来也有半年多了。

  开了禁的四爷威猛难当,温馨颇有些招架不住,而且温馨明显感觉到四爷有些不太开心的样子。

  等到事毕,外头天色都慢慢的黑了下来,隔壁善哥儿嚎着嗓子哭了。

  温馨忙起身穿衣,瞪了四爷一眼,这人真是不知节制。

  善哥儿一定是这么久没见到她才哭的。

  四爷靠着软枕看着温馨,颇有些吃味,臭小子这么小就知道跟他抢人了。

  瞧着温馨急匆匆的出去,四爷也起身更衣。

  等到温馨把儿子抱过来,这边屋子里都收拾妥当了。

  四爷过去把儿子接过来,就见他眼眶红红的,咂着嘴一副受了大委屈的样子。

  四爷:……

  

暗香

盐巴客户端有个言情大赛打榜进行中,请大家多多支持四四跟温馨,谢谢,群么么哒(*^__^*)嘻嘻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2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