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258:这种感觉很新奇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124 2018-02-01 00:00:00

  耿格格没想到武格格是为这件事情来的,当初四阿哥的时候满月宴都没办,洗三也是简简单单的就过了。

  四阿哥生下来身体不好,四爷不想大操大办惊动太多人折了他的福气,所以悄悄地就过了。

  可现在五阿哥不一样,五阿哥生下来哭声就响着呢,柳郎中也说了五阿哥身康体健。

  温格格之前自己身体不好养了几年才好些,怀孩子的时候也是一波三折,可生下来的孩子却是好的。

  有时候人不信命,不成。

  温格格这福气……一般人怕是比不上。

  武格格的思虑耿格格能猜到几分,也许是她进府来一直安分守己,没给自己添什么麻烦,耿格格这会儿也愿意点拨几句。

  “这事儿先看看主子爷怎么说,不着急。”耿格格笑着说道。

  武格格一愣,想了想才明白耿格格的意思,微微犹豫一下,就道:“耿姐姐说的是,我进府没多久,也没经过什么事情,心里就有些发蒙。”

  谁不是这样过来的,别看这温格格现在受宠,当初进府之后也没少受刁难,吃的亏也不少。

  耿格格这话点的清楚,主子爷要是给五阿哥大办,她们自然要准备厚礼,要是主子爷不想惊动太多人,她们也得酌量一下礼物不能太重。

  得了准话,武格格就轻松了几分,脸上的笑容也深了些。

  进府这么久了,她早就听说耿格格从未受过宠,最后能养了四阿哥在身边,也是因为宋格格跟尹侍妾行为不端的缘故。

  这人福气也好得很。

  听说当年也是曾跟着主子爷出过门的人,就算是没有宠,现在养着四阿哥,谁敢低看一分。

  她很想请教一下主子爷的事情,但是武格格最后还是忍住了。

  要是耿格格曾经受过宠也就罢了,一个未承宠的人,她要是贸然开口,就怕得罪了人。

  住在一个院子里,她也算是看明白了几分,耿格格是个好相处的人。

  前提是你不要碍着她的眼。

  坐了一会儿,武格格就起身告辞了。

  等她走后,耿氏好久笑出声来。

  武格格的犹豫跟试探她不是看不出来,只是她不能说,也不能讲。

  她要是聪明人,就该知道在这府里想要活的安稳些,看看她就行了。

  她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吗?

  说再多有什么用。

  还是要看自己的心。

  ***

  福晋那边想着五阿哥的洗三宴,到底是没压住,往前院递了话,先要求见四爷。

  毕竟她是这府里的福晋,五阿哥的洗三宴本就是她要管的。

  前头四爷并未在书房,正在听竹阁里抱着儿子哄。

  四爷之前的几个儿子,他真是没有在这么小的时候抱过,都是他过去看看,自会有奶娘们照看。

  而且李氏也好,还是福晋也好,也从没开过口让他去哄孩子。

  但是这一切在听竹阁全都变样了。

  温馨毕竟是现代人,骨子里头改不了的亲情也是需要经营的。

  当爹的抱儿子天经地义,在现代半夜起来冲奶粉换尿布还是常态呢。

  当然,你不能要求四爷做这个,但是抱个孩子应该没问题吧?

  一开始四爷自然是不怎么“愿意”的。

  温馨瞧出来,他不是不愿意,不过是想着“抱孙不抱子”的规矩,整天抱儿子算怎么回事?

  但是架不住温馨指使的实在是太自然了,心机格格在四爷来的时候,就利落的把奶娘们都打发出去。

  所以儿子哭了谁要哄?

  反正温馨还在月子里是不能动的,四爷也只能“迫不得已”的抱起儿子。

  只要想想四爷一开始抱的时候,那个浑身僵硬宛若抱着地雷的样子,温馨只要回忆一下就能笑一天。

  上手抱了两回,四爷现在知道托着儿子脑袋的胳膊不能太高,抱着他的时候不能太用力,托着他的腰的手也要找个合适的角度。

 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父子天性,四爷只要一抱善哥儿,小家伙就笑。

  脸上的小猴子般的褶子都笑平了。

  小孩子的笑容天生就带着治愈的能力,只要看着他裂开嘴笑了,不自觉的大人也会跟着一起笑。

  尤其是善哥儿只有在四爷抱着他的时候才会笑的这么开心,奶娘也好,温馨也好,都没这特殊功能。

  被特殊对待的四爷,一下子就有激情了。

  这种感觉很新奇。

  是一种从骨子里被需要的,被讨好的幸福。

  温馨是泪奔的,不愿意相信的,自己生下来的儿子,怎么能这么偏心眼呢。

  他爹除了提供了小蝌蚪,还做什么了?

  温馨现在已经能做起来来,靠着身后的软枕,额头上裹着抹额,看着四爷正在屋子里轻轻的走着哄着善哥儿睡觉。

  也不过一日的功夫,抱孩子的架势已经是炉火纯青了。

  等到善哥儿睡着了,轻轻地把他放在温馨身边,给他盖好小被子,四爷这也才坐下来。

  温馨就递了茶过去,四爷真的口渴了,喝了大半盏才放下。

  “善哥儿的洗三礼你想怎么办?”

  听着四爷忽然提起这事儿,温馨想了想就道:“我都听爷的。”

  李氏生的儿子在前头,府里必然是有旧例的。

  况且四阿哥那时候洗三礼就跟简单,温馨也不太想儿子这么小就惹人嫉妒。

  大约是不太意外温馨会这样说,四爷就笑了,“皇上不在京里,凡事都要低调,也不要请别人了,咱们自己府里办一办就好。”说到这里顿了顿,眼神里带着几分无奈,“委屈这小子了。”

  温馨现在的身份还是个格格,善哥儿的洗三礼不能越过他几个哥哥去。

  不然的话,李氏那里丢了颜面,难免就要怨愤温馨跟善哥儿。

  四爷知道,府里想要有规矩,制衡,就不能在面上太偏颇。

  之前一直想着怎么跟温馨说,是怕她不同意。

  毕竟这是二人的第一个孩子,想要风光些也是应该的。

  但是温馨这样干脆的应了,四爷心里越发的愧疚。

  温馨跟四爷想的不同,她之所以这么痛快地答应,是因为她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。

  如果她以侧福晋的身份生下善哥儿,自然不用担忧这么多。

  可她偏偏是格格。

  而且,福晋那边肯定也不会轻易就松口的。

  两人之间的话还没说完,苏培盛就悄悄地走进来,轻声回道:“爷,福晋那边递话过来,想要见爷。”

  果然来了,温馨心里叹口气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4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