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238:蛊惑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218 2018-01-25 00:00:00

  耿氏跟钮祜禄氏瞧着二人就这样掐起来,耿氏没打算插嘴,钮祜禄氏犹豫了下到底没开口。

  温格格的肚子已经开始圆润起来,换下了冬衣,穿着春衫更是遮掩不住。

  乌黑的头发绾成发髻,只是簪了一对蝴蝶钗,可这对蝴蝶钗却是碧玉为骨,点翠为翅,翘起来蝶须更是栩栩如生,随着温格格摇头的动作轻轻颤动。

  钮祜禄氏是见过好东西的人,上辈子坐在太后那个位置上,儿子孝顺,但凡是好物件都会想着先给她送去。

  那时候就是这样的蝴蝶钗也不是随处可见的,那蝶须做到这样十分难得,只有积年的老工匠才有的手艺。

  而且蝶翅上的点翠颜色清亮,那蓝盈盈的光泽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。

  只这一对蝴蝶钗,就比上别人通身的首饰了。

  现在她也好,耿氏也好,都没资格有这样的东西。就算是有资格,也未必能得到。

  温格格不过是有了身孕,主子爷就……

  钮祜禄氏慢慢的垂下眼睛,握着帕子的手微微收紧,再抬起头来,又成了当初刚进府时那个温柔无害的小格格。

  此时剑拔弩张的气氛下,她还是决定静观其变的好。

  此时,李氏瞪着温馨,被堵的一句话说不上来,她也是无理。

  当年也曾仗着自己受宠,的确是在孕期也霸着四爷过的。

  说温馨的时候理所当然,现在被温馨怼回来,就觉得很难看了。

  偏偏现在她挺着肚子,四爷看的又紧,她也的确是不敢做什么手脚。

  想到这里,李氏浅浅一笑,看着温馨的眼神意味深长,“说起来温格格也是有福气的人,这一胎来的真是时候,咱们福晋可一直盼着呢。”

  温馨听着眸光顿时犀利的看着李氏,这话什么意思?

  是暗指她的孩子会被福晋抱走?

  温馨看着李氏,直直的对上她讥讽嘲笑的目光,故作淡定的说道:“李侧福晋这话不知道福晋是不是知道,不过也没什么关系。托李侧福晋跟福晋的福气,我这身子怀孕不易,想来主子爷也不会硬着心夺了我这一个宝贝去。倒是李侧福晋子女缘深厚,身边二子一女傍身,多一个少一个又有什么关系。何况得了嫡出的名分,更是天大的福气,您说是不是?”

  温馨盯着李氏的目光虽然带着笑,却是冰冷如冬日的冰锥般犀利。

  故意点出她怀孕艰难,是因为李氏跟福晋对她先后下手的缘故。能不能生第二个谁敢保证,就为这个,只要她求四爷,又怎么会把自己的孩子给福晋养着?

  但是李氏不一样,就算她是侧福晋,要是福晋真的打定主意养她的孩子,四爷只要点头,李氏也得把孩子送过去。

  三阿哥这个年龄真是刚刚好,还不怎么记人,抱到福晋身边养个半年,只要不让李氏跟孩子见面,很快的就会忘了她。

  温馨最讨厌李氏这样自以为是的样子,总以为把别人踩在脚底下理所当然。

  不过是仗着四爷疼爱孩子的心,就以为自己咸鱼翻身,又开始兴风作浪。

  其实四爷不会把李氏的孩子给福晋养,毕竟李氏服侍他这么多年,曾经也是有过感情的人,四爷不是绝情的人。

  但是要是李氏继续这么作下去,谁又知道会不会惹怒四爷呢?

  李氏既然敢拿着她肚子里的孩子做筏子,温馨怎么会忍?

  不要说她现在受宠,就算是不受宠,她也绝对不会忍气吞声的。

  两人一来一回,刀锋相对。

  耿氏心里“噗通”“噗通”直跳,脸都给吓白了。

  旁边的钮祜禄氏也是真没想到李氏会说这样的话,更没想到温格格居然敢这样怼回去。

  上辈子不是这样的,上辈子这个时候四爷是宠着尹氏的,但是李氏却依旧地位稳固,尹氏遇上李氏也是要规规矩矩。

  哪里像是温氏这般咄咄逼人,就算是尹氏心里不服,至少面上是不敢的。

  可是温氏就敢!

  不一样了。

  就连她在温氏手下都吃了几次亏,没有一次能讨了好去。

  若不是上辈子没有这个人,她都会以为这个温氏是不是跟她得上天眷顾一样重生而来。

  温馨心里气的很,就扶着云玲的手站起来,“奴才不太舒服,就先走一步了。”

  说完温馨只是浅浅的行个礼,抬脚就走了。

  可把李氏给气的,脸色又黑又青,看着她的背影恨不能喷出火来。

  剩下的耿氏跟钮祜禄氏坐在那里更是大气也不敢喘,生怕成了炮灰。

  哪知道二人已经这么低调了,偏李氏还是不放过她们。

  “耿格格现在养着四阿哥,也是有孩子的人了。说起来,钮祜禄氏你出身大族,没想到主子爷为四阿哥选养母却瞧不上你。”李氏瞧着二人的神色并不怎么好,这才觉得出了口气,冷哼一声扭着要走了。

  钮祜禄氏给气的,实在是忍不住了,对着耿氏说道:“你听听这话,作践我们挑拨我们与她有什么好处?”

  耿氏难得看到钮祜禄氏红着眼眶这么恼火的样子,定定神,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你也别生气,李侧福晋不是素来就这样的性子。”

  “呵,温格格惹了她,她就要找我们撒气?我们也是大小选进宫,娘娘正经指进府里的格格,是有身份的人。”钮祜禄氏真是气狠了,若是以前这样的话怎么也不会说的。

  耿氏也跟着叹口气,低声说道:“这都是命,你看我进府到现在,当初的心早就歇了。”

  钮祜禄氏很少跟耿氏这样对话,此时听着耿氏的话也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,看着她就道:“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?”

  耿氏半垂着头,钮祜禄氏也看不到她的样子,她闻言就道:“今年又会有新人进府,你也该知道了吧?”

  钮祜禄氏自然知道的,沉默了一下。

  新人进府,她们这些老人还未承宠,除了资历还有什么?

  “所以,与其去跟李侧福晋,跟温格格争锋,我倒觉得怎么在新人进府的时候维护自己的颜面,反而是更要紧的事情。”耿氏的声音轻轻地,似乎带着几分蛊惑之意,“温格格这人,我跟她同时进府也算是了解几分,咱们不去惹她,她也不会如李侧福晋那边欺人。”

  钮祜禄氏听着耿氏的话,脑子里慢慢的安静下来,静静的思量。

  “温格格这一胎,说实话主子爷看的紧,若是真的出点意外……李侧福晋有几个孩子傍身,福晋是御赐的正妻,咱们却是无人庇护的。”

  钮祜禄氏浑身一凛,再看着耿氏的神色都不一样了,“你……”

  

暗香

二更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