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190:没安好心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56 2018-01-09 00:00:00

  四爷分到的这个院子前后三进,瞧着住她们几个人是足够了。

  举目望去,院子里花坛打理的整整齐齐,姹紫嫣红的花朵开得正盛,前头自然是四爷的书房与寝室,女眷要住在二门后的院子里。

  作为侧福晋,李氏自然是住了最大最宽敞的院子,温馨瞧着李氏得意的目光,慢慢收回自己的目光。

  钮祜禄氏住在了距离李氏不远的小院子里,温馨实在是不想跟她们整日抬头不见低头见,就随手选了最远的一处。

  李氏瞧了温馨一眼颇有些意外,钮祜禄氏也看了她一眼。

  温馨笑眯眯的看着李氏说道:“这一路风尘想来侧福晋也累了,奴才这就告退,也好去收拾下。”

  李氏还想说什么,却看到温馨已经转身走了。

  瞧着她这样子,李氏这口气真是上不来下不去,脸色极其难看。

  钮祜禄氏看了温馨的背影一眼,转过身瞧着李氏,柔声笑着,“温格格这性子真是……侧福晋慢走,先好好歇歇,说不定晚上主子爷会设宴呢。”

  李氏一想也是,顾不上温馨,就对着钮祜禄氏说道:“你也去吧,好好地捯饬捯饬。”

  “是。”钮祜禄氏最初一副欢喜的样子告退离开。

  一个两个的都走了,李氏这才扶着玉娇的手往前走,前头引路的小太监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喘。

  真是吓死他了,一身的冷汗往外直冒。

  温馨到了自己选的院子,虽然小了些,但是收拾的倒是干净得很,云玲带着人手脚麻利的收拾一遍,屋子里摆上了温馨惯用的物件,等她洗把脸回来,瞧着屋子还以为又回到了听竹阁。

  瞧着熟悉的东西闻着熟悉的味道,温馨的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就松缓下来,笑着对云玲说道:“难怪你们要收拾那么多的东西,这会儿瞧着倒真是舒服多了。”

  “在府里的时候格格用惯了府里的东西,外面的东西怕是不惯,慢慢的调换才是正经,哪能委屈了您去。”云玲心情极好的说道,格格开心了,那就是她的功劳了。

  “就是,云玲姐姐来之前单子就改了好几遍呢。”云秀在一旁吐槽说道,“没把奴婢们折腾死。”

  温馨听着她们说话,眉眼带着笑,神经一放松下来,整个人都觉得舒服了。

  “前头可有话递来?”温馨随口问了一句。

  “赵宝来去前面打听去了还没回来,格格要是累了就先躺一会儿,这会儿时辰还早呢,奴婢们把剩下的东西规整规整。”云玲轻声说道,转身拿过薄毯给格格盖上。

  温馨并不困,就是觉得有些累,靠一靠也好。

  瞧着格格闭上眼睛,屋子里的人都放轻了脚步,慢慢的收起起来。

  这次带来几十个箱笼,只是把东西收拾出来就够忙活的。

  赵宝来回来的时候,云玲正拿着单子核对,瞧着他进来,就放下手里的单子,轻声问道:“打听到了?”

  赵宝来抹一把汗,这才说道:“主子爷还未回来,见圣驾到几时,这个谁敢说,只能等着吧。”

  说到这里顿了顿,赵宝来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,声音又压低了几分,“我来的时候,正碰上李侧福晋那边的人去问晚上设宴的事情,真好笑得很,这是要摆上福晋的谱了。”

  云玲有些意外,“真的?”

  “可不是,还能有假,瞧着真是笑死了。”赵宝来一脸的讥讽,“你是没看到,前头的人看着张福举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儿了。”

  张福举是李侧福晋跟前的大太监很是有些脸面,云玲想想那个场面就觉得好笑。

  “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大王,李侧福晋可真是迫不及待。”云秀在一旁插了一嘴说道。

  “谁让人家是侧福晋,等着吧,我瞧着过不了多久,李侧福晋那边就该来咱们这里耀武扬威的传话了。”云玲嗤笑一声,“行了,该做什么做什么去,不管李侧福晋要做什么,格格这里的差事是不能误了的。”

  大家闻言一溜烟的散开各忙各的去了。

  温馨在屋子里并未睡着,隔着一道帘子几个人的声音听的真真切切,嘴角慢慢地勾起一道讥讽的笑容。

  李氏……

  最是争强好胜的性子,这样名正言顺能出风头的事情,怎么可能错过。

  果然,不过过了大半个时辰,李侧福晋那里果然指使了个小太监传话,说是晚上要摆一桌宴席洗尘,让温馨一定要去。

  初来乍到第一天,温馨也不想惹是生非,去就去呗,还能少一块肉不成。

  正好也看看李氏跟钮祜禄氏现在是个什么状况,自然是爽快的答应了。

  至于四爷那里,那就不是她该去想的事情了。

  热河行宫还在建造中,很多地方并不是很完善,至少规模跟后世见到的还远远不能比。

  换了一身衣裳,扶着云玲的手走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,四周花木成荫,行走其中很是有些凉爽。

  这里的天气果然要比京里凉快多了。

  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将这院子收拾精致雅观。踏过小木桥,踩过青石路,往前一走远远地就看到了李氏的院子。

  拐过弯,就看到小路尽头有人走来,抬头一看却是钮祜禄氏带着自己的丫头行来。

  穿花拂柳袅袅婷婷,到底是美人,瞧着就舒心。

  钮祜禄氏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温馨,愣了一下,就走了过来,“真是巧,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温格格。”

  桃花红的衣裳滚着五彩的襕边,脚上踩的绣鞋尖上一颗珍珠不停地颤动,点翠的蝴蝶钗在发间随着她的脚步飞舞,宛若真的蝴蝶般惟妙惟肖。

  瞧着这一身的打扮,钮祜禄氏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了,温氏现在的穿戴已经超出格格的份例,她是远远及不上的。

  “的确巧。”温馨散漫的一笑,她真是佩服钮祜禄氏,每次见到自己都这么的主动说话,态度和煦。

  她真是做不到啊。

  “温格格的气色可见是好多了,刚下车的时候脸色白白的,瞧着怪吓人的。”

  这几个意思?

  温馨侧头看着钮祜禄氏,上来就说自己病了,果然是没安好心吧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2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