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149:互相伤害啊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98 2017-12-29 00:00:00

  温馨说睡就真的进了寝室,前后不过一刻钟就睡着了,留下了运气黑脸的四爷。

  四爷坐在床边看着温馨的睡颜,脑子里就想起刚才她被众人挤在后头的一幕,想起她跟在后面放空的眼神。

  这样的温馨是他陌生的,从未见过的,好似那一刻,两人之间划了一条银河,无法逾越。

 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,更加不喜欢的是……温馨那十分淡定接受的态度。

  四爷觉得自己矛盾极了,温馨这样的听话安分,才是一个格格的本分,他应该开心才是。

  可他……不开心。

  四爷放下帐子,转身去了书房,铺了纸,运气开始写大字。

  这样的他,自己都觉得有些害怕,他不该这样想的。

  可心里就像是有把小勾子,一下一下的勾着他的心,让他总是不自觉地去观察温馨。

  四爷一个愣神,手下的字就写歪了。

  废了。

  写字也静不下心来,这还是他头一遭这么心烦意乱。

  四爷搁了笔,负手站在窗前。

  温馨睡醒的时候都已经是申时了,肚子饿得咕咕叫,纯属是被饿醒的。坐起身来,一时间睡得迷迷瞪瞪的,双眼放空的盯着帐子看了好一会儿,这才回过神来。

  温馨这里一有动静,外头候着的人就流水般的进来伺候。

  如今温馨常来前院,翡翠跟碧玺的态度早就发生了变化,此时只是帮着云玲她们打个下手,并不上前抢了人的差事出风头。

  因此听竹阁的人跟前院的人相处起来,比以前融洽多了。

  温馨睡着的时候,云玲她们就会听竹阁收拾了要换的衣裳首饰过来,所以这会儿温馨睡醒起来东西都备全了。

  洗了手脸,拆了头发,温馨这里才收拾妥当,苏培盛就急匆匆的进来,“给格格请安。”

  “苏公公可是有事儿?”温馨有些奇怪的看着苏培盛,瞧他一脸的汗。

  苏培盛就道:“主子爷进了宫,晚上怕是回不来赴宴,让奴才回来府里禀一声。”

  温馨点头,“福晋那里可禀过了?”难怪没见到四爷,原来是进宫去了。

  “是。”苏培盛又不傻,当然得先回了福晋,温格格这里也是主子爷交代来说一声。

  苏培盛就觉得不可思议,难道主子爷的行踪还要跟一个格格知会不成,可主子爷吩咐了,苏培盛自然就要来走一趟。

  “辛苦苏公公了。”温馨对着苏培盛既不疏远也不亲近,这个人只是忠于四爷的,这后院的哪一个女人在他眼里其实都不重要。

  就比如上回赵宝来求他通信,他转头就给撂手了,所以这会儿温馨再看着苏培盛就格外的平静。

  没有丝毫拉拢的心。

  “主子爷可还有别的吩咐?”温馨追问一句。

  苏培盛摇摇头,温馨就放人走了。

  等苏培盛一走,温馨琢磨一下,唇角勾了勾,四爷这是跟她汇报行踪不成?

  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,以至于现在清醒之后反而觉得觉得更累了。

  只要想想四爷不在府里,自己还要面对这这么多女人,就觉得晚上这顿饭估摸着是吃不好了。

  四爷不在,福晋那里也没说取消宴会,温馨不用想也知道福晋在想什么,想看她被众人怼?

  呵呵。

  挑了一件藕荷色遍地织锦的衣裳,梳了二把头,简单的打扮一下,温馨对镜看看,觉得不算是特别的招人恨,也不是很低调,符合她刚回府的姿态。

  瞧着时辰到了,这才往正院去。

  正院里正热闹,温馨一进了院子,就听着有人往里通秉,“温格格到了。”

  满屋子的笑声顿了顿,等她一脚踏进去,就看到人都全了,原来她是最后到的,这么多的目光齐刷刷的看着她,真是亚历山大啊。

  精心打扮的女人们,个个如一朵花般,可惜今晚四爷不在。

  温馨上前给福晋请了安,又跟李氏见了礼。

  “温氏坐下吧,主子爷虽不在,但是你也好久不在府里,大家就一起热闹热闹也是应该的。”

  听着福晋的话,温馨瞧着她温和的笑容,面上的神色不变,就道:“多谢福晋抬爱,温馨真是受宠若惊,哪里敢劳动您跟侧福晋。”

  福晋一笑,看着她,“这段日子在庄子上可还好?”

  温馨眨眨眼,“一切都好,从庄子上带回了些土仪,还望福晋、侧福晋以及诸位姐妹们不要嫌弃才是。”

  “你有心了。”福晋笑着点头。

  “瞧着温格格这回回来胖了些,可见在庄子上的日子过得舒心逍遥的很啊。”

  一如既往李氏招人恨的口吻,温馨就侧头看向李氏,“庄子上清静些,的确是适合养身,若是侧福晋喜欢,改日也可去住些日子。天宽地阔的,大格格跟二阿哥想来也是喜欢的。”

  “疯丫头似的做派,人人都像你不成?”

  “是吗?”温馨淡淡一笑,“原来侧福晋不爱去庄子上,可见府里的下人净胡说八道,还说以前李侧福晋也没少去呢。我还以为侧福晋与我一样,谁想到竟是个误会。等下回再去,我会跟主子爷说一说侧福晋的心意就是。”

  李氏:……

  从庄子上回来一趟,谁想到温馨更难缠了,福晋看着她的眼神也有些变化。

  温馨却是不怎么在意,难道她今晚像是个包子似的由着他们捏打,他们就会放过自己不成?

  要说不开心,大家都不开心好了,没得让她自己难受的道理。

  说话噎人,绵里藏针,笑里藏刀,谁还不会似的。

  来啊,互相伤害啊。

  谁怕谁!

  第一回合,温馨完胜!

  李氏气的脸都黑了,怒道:“你胡说什么?”

  “哦,原来侧福晋也爱去庄子上啊,瞧您直说就是,我这人笨,就怕听不明白。”温馨笑。

  李氏差点吐口血。

  福晋看了李氏一眼,又看着温馨,“庄子上的水土倒是养人,气色的确是好了很多。好好地养身体,也好给爷开枝散叶。”

  拿着她不易生养戳人心口窝子?

  温馨笑的更开心了,看着福晋就道:“我是个没福气的,不似福晋福泽披身。我进府就伤了两回身子,太医说了且要养着呢,我这里着急也是有心无力。不过,咱们府里这么多的姐妹,爷的子嗣自不会少的。要看着尹侍妾就要生了,这可是大喜事儿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4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