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135:逼迫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48 2017-12-22 00:00:00

  福晋心里的烦躁,并不能让任何人知道。

  跟大家说几句话,四爷带着李氏跟几个孩子也到了,屋子里的人一下子都站起来。

  温馨就看着四爷大步走进来,身后跟着笑靥如花的李氏,李氏怀里抱着三阿哥,身后跟着大格格跟二阿哥。

  四爷进门眼睛一扫,就看到了温馨,实在是漂亮的太扎眼了,让人想要忽视都不能。

  两人的目光隔空对上,温馨就露出一个甜甜的,大大的笑容,仿佛这空气里都掺了蜜一样。

  四爷的目光就一直落在温馨身上,这还是他头一回见到温馨这样打扮自己,看了一眼,还想看一眼。

  只是众目睽睽之下,四爷还要忍着。

  若是在听竹阁就好了。

  李氏的笑容在看到温馨的时候也是一顿,捏着帕子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。

  温氏打扮成这样,主子爷的眼里还能看到别人?

  她原想着今晚怎么也要哄着主子爷去东院的,可现在心里头就像是烧了一把火般,抓心挠肺的不安。

  温馨这会儿却是坦荡的坐在那里,十分正大光明的看着四爷。

  大家都是以色侍人的主儿,公平竞争呗。

  以前温馨是不愿意这样想的,可是现在她受了几回伤明白了。

  这回四爷这么费心在皇上跟前为她刷脸,为的是什么?

  四爷说她有的时候可以不用那么规矩,为的是什么?

  就是因为四爷知道现在后院里有的时候规矩是拴不住人心的。

  就像是现在温馨这样打扮起来,宴席过后,四爷去听竹阁歇着,别人也只会想着温格格那么美,四爷宠她也是应该的。

  所以,温馨隐隐地感觉到,四爷是想要告诉她,有的时候你要去争。

  只是这话他不能说,说了就不对了。

  可是温馨这样做了,别人也挑不出错来,她们进府做格格的,不就是要哄着四爷开心吗?

  温馨做到了,这是她有功。

  别人羡慕嫉妒恨有什么用?

  想好了千言万语,想好了一切的手段,都想要在今晚四爷面前好好地表现一下。

  可是,一切都败在温格格的脸下。

  对上这样一张脸,你做什么还有什么意义,四爷还能看到吗?

  看不到了。

  一顿饭的时间,大家就看到四爷有意无意看向温格格的眼神,简直是想要人忽略都不能,太明显了。

  福晋已经是连饭都吃不下去了,李氏也是黑着脸强颜欢笑,试图想要用三阿哥吸引主子爷的主意,奈何这小子睡着了,没她发挥的余地。

  大格格跟二阿哥都大了,李氏做不出让他们丢脸的事情。

  等到用完膳,四爷坐了会儿,就起身离开。

  本来中秋又是十五,这样的日子是要留宿正院的,但是现在四爷已经不给福晋这样的颜面。

  四爷起身,看了温馨一眼。

  温馨就笑着站起来,跟着四爷走了出去。

  他们一走,屋子里立刻就沉默下来,福晋脸上的笑容已经挂不住了,不过在看到李氏同样恼火的神色时,这才觉得舒服了些。

  “大家都散了吧,早些回去休息。”福晋开始撵人,一桌子的美味佳肴,其实根本没动多少。

  这一顿饭吃的实在是没意思。

  李氏站起身来昂头挺胸的先走了,走的步伐又急又快,福晋看着她的背影,脸上的笑容真切了几分。

  宋格格起身告辞,大家自然跟着一起走。

  出了正院的门,晚上的风有些凉,耿氏就看向身边的钮祜禄氏,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面上的神色很是有些不好看。

  耿氏拢了拢身上的披风,对着宋格格一笑,“咱们不顺路,我先走一步了。”

  宋格格点头,与她道别。

  耿氏一离开,宋格格也抬脚往前走,钮祜禄氏与她同行,实在是没忍住,轻声说道:“宋姐姐,你说温格格这是要做什么?”

  正大光明的勾引四爷,她怎么敢?

  宋格格看着前方,小丫头在前头打着灯笼,园子里黑沉沉的,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  宋格格叹口气,“我也不知,温格格自打进了府,说话做事与我们这些俗人总是不一样的。”

  胆子那样大,却偏偏被主子爷看进了眼里。

  明明主子爷是最重规矩的人。

  今夜可是十五啊。

  该是福晋的日子。

  不过,主子爷应该是对福晋不满了,不然的话就算是不在正院留宿,也会去前院书房,而不是就这样带着温格格走了。

  如今这府里是真的不一样了。

  宋格格说完这句就先走了一步,留给了钮祜禄氏一个背影。

  钮祜禄氏慢慢的走着,思绪越飘越远,她实在是想不明白,怎么就会走到这一步。

  拐弯的时候,就看到了尹氏扶着丫头的手快步进了自己的院子,院门紧跟着就关上了。

  钮祜禄氏慢慢收回自己的目光,一时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。

  上辈子那么风光的尹氏,现在却这样夹着尾巴做人。

  那她呢?

  她不能侍寝的话,她的弘历怎么生?

  若没有弘历这孩子,她以后要怎么翻身?

  钮祜禄氏迷茫了,第一回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才好。

  听竹阁已经关上了门,苏培盛坐在偏房里唉声叹气,没办法,自打上回他没帮温格格说话,如今再进听竹阁,这里头的奴才个顶个的对着他笑,却笑的他渗得慌。

  这群兔崽子。

  寝室里帐子中颠鸾倒凤好不快活,四爷就像是有无尽的战力,温馨本就存了勾着他的心,自然是征战不休。

  也不知几时睡了过去,温馨只觉得在梦中都是四爷那句,今晚你是故意这么勾着我的是吧?

  是,我就是故意的。

  温馨不能就这么说出来,但是她这么做了。

  睡梦中似乎听到了四爷的叹息声,也不知道是不是做梦。

  黑夜里,四爷听着身边温馨平稳的呼吸声,又看着帐子顶上缠枝花纹,灯光昏暗看不真切,却慢慢地静了心。

  温馨今晚故意这样打扮起来,他知道,她是在跟福晋在跟李氏较劲。

  他要是今晚留在正院,或者是去了东院,明儿个她就会被人嗤笑。

  四爷没办法,只能到她这里来。

  他知道温馨这是在逼他,逼着他做一个选择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5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