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116:往大了闹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22 2017-12-16 00:00:00

  钮祜禄氏这一招不动声色的利用场上的形势,眨眼之间就想好了陷害她的计策,太可怕了。

  温馨就算是穿越来的,此时也是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  再看着钮祜禄氏,简直是厌恶至极!

  钮祜禄氏跪在地上哭的凄凉,一双眼睛眨眼间就红的若兔子一样。

  李氏也是懵逼了,她就算是再鲁莽,这个时候也不会做出当众算计尹氏的事情来,但是始作俑者是她跑不掉了。

  李氏原先没想明白怎么回事,此时温馨两句话切中要点,她心里就模模糊糊的有了个想法。

  但是钮祜禄氏这么一哭,她又有些怀疑。

  但是有一点没错,今日这一场锅,她又跑不掉了。

  李氏心里那个恼啊,脸色乌黑神色不善的看一眼跪着诉委屈的钮祜禄氏,又看一眼双眼冒火的温馨,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  福晋一时也顾不上,先命人叫了府医来给尹氏诊脉,又把众人都撵到外头去候着。

  温馨看了福晋一眼,就知道她只怕是要借此一事踩一把李氏,也会趁机压一压自己的风头。

  毕竟这些日子她实在是太招眼了。

  温馨若是有李侧福晋的底气,这个时候就直接甩袖子走了,福晋能把她如何?

  但是她只是个格格,就算是受宠也是个格格。

  温馨腰上疼得厉害,耿氏在一旁当着众人的面给她赔罪,“撞得狠了吧?当时我只是一时情急,没想到会这样,还请温格格见谅。”

  温馨就做出一副怒气未消的样子,但是对着耿氏的时候稍稍收敛一二,沉声说道:“这事儿要谢你,若不是你我今日怕是要倒大霉了。不过有人要我倒霉,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!”

  耿氏依旧一副惴惴不安,脸上带着尴尬的微笑,并不与温馨亲近的样子,束手站在一旁,带着些忐忑的神色,倒是伪装的极好。

  温馨心里直点头,耿氏……不愧是能善终的人,这人的确是知进退,知道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。

  她这个时候过来跟自己赔罪,就明显的把场上的气氛搅和了一下,不着痕迹的让温馨跟钮祜禄氏之间的火焰小了些,而且还带走了众人的关注点。

  并且再度让人记住,她既救了温格格一把,又救了尹氏的胎。

  功成身退就到一边,再也不惹人的眼。

  李氏坐在椅子上,神色莫名的看着钮祜禄氏跟温馨,瞪着二人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钮祜禄氏捏着帕子站在一旁,一副委屈之极的模样,眼泪挂在腮边,真是我见犹怜。

  直到里头府医诊脉完毕,福晋这才扶着罗嬷嬷的手出来坐在上首,然后打量着众人。

  “今日这事儿亏得有惊无险,若是出了点意外,你们哪个也跑不掉。”福晋的目光扫过众人,“耿氏临危挺身而出,我这里自会厚赏你,主子爷那边我也会替你表功。”

  耿氏就上前一步谢了福晋的赏,心里却有些不安,但是此时也不敢看温馨,生怕被人瞧出什么。谢过福晋,就又退了回去,尽量不招人的眼。

  “钮祜禄氏撞了温氏,这事儿本就是个意外,温氏你也性子太急了些,打人总归是不对的。若是人人都如你这般,府里岂不是乱了规矩?如此就罚你禁足半月,你可心服口服?”

  温馨自然不服,她抬头看着福晋,“福晋的处罚奴才自然要领,只是福晋这话奴才可不敢应。您说这事儿是个意外,钮祜禄氏撞了奴才是个意外,那是不是说李侧福晋撞了钮祜禄氏也是个意外?”

  福晋要保钮祜禄氏,温馨自然就要恶心福晋,你保钮祜禄氏,那我就要保李氏。

  果然,温馨这话一出,福晋脸上的从容淡定一下子就僵住了,看着温馨的神色也锐利起来。

  温馨却是毫不后退,你踩到我脸上,难道还要我笑着喊一声踩得好?

  做梦去吧!

  李氏没想到温馨会这样说,就看了温馨一眼,此时立刻开口说道:“我倒是觉得温格格怀疑的有道理,当时我不过是微微抬手,也没多大的力气,怎么就能把钮祜禄格格给撞倒了?要我说这事儿是要好好的琢磨琢磨。”

  温馨立刻接了一句,“也是巧了,之前钮祜禄格格还跟我笑着夸自己身体好呢。看来是还真的好,轻轻一扫就倒。”

  “都是奴才无用,当时吓到了,但是李侧福晋撞我拿一下还挺用力地,奴才不敢说谎。”钮祜禄氏硬着头皮自辩,她不说话更不成。

  “呵呵,说谎的人难道还要告诉众人自己在说谎吗?当时你身边左右都是空的,我在你身后的位置,你怎么不往旁边倒非要砸到我身上?”温馨追问,“真是令人想不明白,钮祜禄格格本来好端端的站在我左前方,慢慢的就移到了前头去,你这么靠近李侧福晋要做什么?”

  温馨说到这里又看了一眼福晋,继续说道:“李侧福晋性子直爽,做事情素来直来直往,说句实话,奴才进府后跟李侧福晋之间几次闹得不愉快。如此一来,大家都知道李侧福晋的性子,难道钮祜禄氏你转移自己的位置,是想到李侧福晋会打到你不成?难道你也能猜到福晋跟李侧福晋之间不愉快,李侧福晋会动手?”

  “温格格还请慎言,我并无这样的想法,照你这样说,难道我竟是连走路都不成了吗?”钮祜禄氏含泪却泣诉。

  “到不能这样说,只是在那样的情况下,大家谁动了?”温馨盯着她,“钮祜禄格格心真是大啊,那样的情况下,还能悠哉挪步,真是令人叹服。”

  悠哉挪步,那就是在看福晋跟李氏的笑话啊,毕竟当时福晋跟李氏正掐着呢。

  温馨这一波挑拨离间,福晋脸上也挂不住了,看着钮祜禄氏的神色有几分不悦。

  这事儿要真是追究其拉,福晋也有责任啊。

  要不是福晋跟李氏之间言语争锋,李氏也不会激动之下撞到了钮祜禄氏。

  既然要闹,那就往大了闹!

  她还能怕了不成?

  

暗香

今天依旧三更,大家开心之余不要忘记推荐留言收藏一条龙啊,爱你们(*^__^*)嘻嘻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4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