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105:暗搓搓的告状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36 2017-12-11 00:00:00

  温馨还真是吃了一惊,“三阿哥没事吧?”

  “倒是没大事,就是哭得厉害,李侧福晋腰也扭了一下,这会儿尹侍妾还在园子里跪着呢。不仅跪着,侧福晋还让打了十板子,正院那边没出面。”赵宝来道。

  出了这样的事情,福晋那里怎么会出面,毕竟涉及到三阿哥,只是一个李氏福晋还是会拦一拦的。

  李氏抱着孩子,应不会拿着自己的孩子陷害别人,尹氏那里现在都没站稳,就算是有福晋扶持,也不敢对三阿哥下手,只怕这事儿还真是巧了。

  所以李氏让人打了十板子,又罚她跪着,正院那边才不好出面。

  这处罚并不重。

  温馨知道是个意外,也没怎么放在心上,只让赵宝来悄悄注意尹氏那边的动静。

  ***

  “尹氏还在跪着?”钮祜禄氏看着银杏问道。

  银杏将泡好的茶放在炕桌上,点头说道:“是,侧福晋说了要跪足两个时辰,不到时辰尹侍妾哪里敢起来?”

  石榴此时掀起帘子进来,恰听到这一句,接口说了一句,“张来刚从外头回来,说是东院那边往前院递了信儿,事关三阿哥,想来主子爷回府也是要去东院走一趟的。”

  要是李侧福晋使使劲儿,指不定主子爷就留下了。

  这就是有孩子的好处,不像是她们格格,想要见主子爷,连个接口都没有。

  主子也不开口,她们连露面的机会都没,真是丧气。

  原想着福晋生辰的时候能露露脸,结果福晋那里往上推尹氏,她们格格那里争得过福晋。

  钮祜禄氏闻言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,“李侧福晋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见主子爷,就是不知道听竹阁那里知不知道。”

  提及听竹阁,屋子里就沉默下来。

  这位温格格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原以为进来个国色天香的尹氏,温格格怎么也得受冷落一段时间。

  结果呢?

  大家都等着看笑话呢,主子爷只去了尹氏那里一回,转头又被温格格哄住了。

  人家温格格怎么就这么有手段呢?

  自家格格跟温格格比起来还真是……不能比。

  钮祜禄氏不太喜欢这样的沉默,这样的沉默太压抑了,压抑的令人心浮气躁。

  挥挥手让人退下去,一个人坐在那里回想前世的事情。

  尹氏进了府很快就有了身孕,但是这个孩子没能生下来。

  福晋拿着尹氏的身孕做了赌注,将李氏陷了进去。

  当时府里没有温格格,她跟耿氏都不太受宠,能跟李氏比一比的只有尹氏,为了扳倒李氏,福晋不惜拿着尹氏的孩子一条命去搏。

  福晋成功了,因为这件事情四爷厌恶了李氏心狠手辣,逐渐的冷了下来。

  后来过了几年,尹氏再也没能有孕,但是李氏的二阿哥弘昀却突然没了。

  十一岁的阿哥,马上就要成年了,这是除了弘晖之后,四爷长大的第二个儿子。

  李氏疯了一般的闹起来,后来查出是尹氏动的手脚,说是尹氏因为自己这些年一直无孕深恨李氏,这才下了毒手。

  四爷处死了尹氏,甚至于连着人都从四爷府的名册上抹去了,再无一点痕迹。

  只有她知道,尹氏怎么可能算计的了弘昀,这是福晋的手笔。

  这件事情一直到后来福晋死了之后才揭发出来,隐藏之深,连她都佩服的。

  只是现如今重来一回,钮祜禄氏眼看着李氏有温格格牵制着,若是福晋依旧想要动手,李氏那样的性子终究难成大器。

  但是,温格格不一样。

  钮祜禄氏轻轻的闭上眼睛,她要抓住这次金辉,趁机铲除掉温格格。

  她给她的威胁太大了,上辈子至少四爷还宠幸过她跟耿氏,但是这辈子却是连机会都没有。

  钮祜禄氏有些害怕,这突然多出来的温格格,实在是令人不安极了。

  她试探过了,温格格根本不是跟她一样重生的人,所以她不知道未来的事情,自己这里就有更足的把握。

  她只需要,在福晋动手的时候,轻轻地推动一下就好。

  只要轻轻地推一下就好。

  ***

  温馨这里得了消息,东院那边请走了四爷,倒是不意外,出了这样的事情,李氏自然是要借机请四爷去的。

  温馨沐浴过后,被发跣足的坐在美人靠上,由着云玲给自己擦头发。

  旁边的小几上摆着时鲜的水果,还有孙一勺那里送来的刚出笼的山药糕,里头夹了豆沙馅,温馨喜欢的半甜口。

  咬一口清香软糯,配一盏红茶,真是再舒服不过了。

  头发擦了个八成干,一块山药糕才进肚,就看到门帘一下子被掀起来,四爷的身影出现在面前。

  屋子里的奴才连忙跪地行礼,温馨就要从美人靠上起身,四爷走过来把她按回去,“坐着吧,晾头发呢?”

  “嗯,刚洗完,晾干了才好睡,不然明儿个头该疼了。”温馨就顺着四爷的手劲靠了回去,真的没起身,斜睨着脸笑着看着四爷,心里想着真没想到四爷没留在东院。

  这么跑她这里来,哎,只怕李侧福晋又该讨厌她了。

  四爷心情不太好,坐在暖榻上,正对着温馨,看着温馨,“今日你在园子里见到尹氏了?”

  四爷突然问这个,温馨没什么好遮掩的,就点点头,“也是巧了,我在园子里赏花,尹侍妾突然走过来,我也不能赶人家走,就说了几句话。”

  “都说了什么?”四爷问。

  温馨想了想,就把当时的对话讲了一遍,最后哂笑道:“当时她问我知不知道府里流言的事情,又说我好福气,身边的人都是得用的。

  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意思,‘借腹生子’的流言这样的事情我就算是知道,也不能在她跟前提啊,毕竟她是流言中被借腹的那个。

  要说身边使唤的人,都是福晋安排的,好与不好,大家都是一样的,我也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。反正我觉得云玲云秀几个都挺好的。”

  温馨暗搓搓的告了一状,反正那个尹氏近日对着她说那些话,绝对没安好心。

  这样一朵大绿茶,不告状不足以平她之愤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2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