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104:难相处的人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73 2017-12-10 00:00:00

  早上的时候,已经看不出来四爷昨日不开心,神色平静,还特意嘱咐温馨记得喝药。

  温馨:……

  果然昨晚不是做梦。

  四爷匆匆进宫去了,两人起得晚了,早膳都顾不上吃。

  温馨倒是没事,打发走了四爷,自己慢悠悠的吃了早膳。

  其实要真是算起来,她还真的不想现在生孩子,毕竟现在生的话,危险太大了,她在这府里的根基除了四爷的恩宠,也就没什么了。

  就像现在尹氏那里不过是四爷去了一晚,瞧这一阵阵的妖风刮的。

  用完早膳,温馨在屋子里憋得慌,就去了园子里走一走,看看花,就觉得心情好多了。

  也是巧了,放进了园子,远远地就瞧见了钮祜禄氏的影子,只见她身子一拐,往正院的方向去了。

  温馨就让身边的云秀悄悄跟上去看一眼,是不是去正院的。

  温馨找个了落脚的小亭子坐着等,也不知道是不是今日邪性,刚坐下就看到尹氏走了来。

  一抬头就看到了坐在亭子里的温馨,也是一愣。

  显然是也没想到。

  两下里撞在一起,尹氏作为侍妾,自然是要上前给温馨请安行礼。

  温馨还真没有在这些事情上为难人的意思,就道:“尹侍妾无须多礼,起来吧。”

  尹氏这身段真是好,行礼若流水看着就赏心悦目。

  这样的美人,也难得四爷去了一晚就舍下了。

  “格格一个人在赏景儿?”

  温馨还以为尹氏要走了,没想到还有跟自己搭话的意思,心里就觉得有些意思。

  看着尹氏,指着石凳,“坐吧。”

  尹氏颇有些意外,谢了坐,偏着身子坐了。

  温馨似是没看到尹氏的惊讶,接着之前的话说道:“屋子里闷了,就出来走走,这园子虽然不大,但是胜在景致上用心,可见福晋是用了心在打理的,倒是便宜了咱们。”

  尹氏听着只能跟着赞了一句福晋,她看着温馨,心里颇有些古怪的感觉,这个温格格难道不知道福晋待她的防备?

  还是说她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?

  “奴才斗胆问一句,不知道格格可听说了府里的流言?”

  温馨心中惊愕不已,这个尹氏在她面前提这个做什么?

  瞧这一脸轻愁的小模样,真是我见犹怜。

  “什么流言?”温馨做出一副意外又惊愕的样子。

  尹氏瞧着温格格的样子不似装的,倒像是真的不知情,也是愣了一下。

  两人大眼瞪小眼,就在这时候云秀回来了,看着尹氏也在,不免惊了一下,不过好在稳住了,悄悄地站在格格身后,半个字也不说。

  尹氏倒是没在意云秀的出现,微微蹙着眉头,幽幽一叹,“格格爱清静,不知道也是有的。”

  温馨笑了,看着温氏就道:“我这个人最不爱管闲事儿,自己的事儿都管不来,要身边这些奴才们提醒着才不乱了章程。”

  尹氏却以为温馨在示威,毕竟她那么受四爷的宠爱,有什么事情主子爷都替她解决了,她还有什么烦恼?

  “格格好福气,身边的人都是得用的。”

  “这还要谢谢福晋,当初她们几个都是福晋挑了来给我使唤。”温馨笑眯眯的开口。

  尹氏就完全不知道怎么往下接话了,这个温格格一口一个福晋这样好,福晋那样好,她有万般的试探,都无法开口了。

  这个温格格不会是装的吧?

  但是仔细看,又看不出,尹氏心里就有些烦躁起来。

  原以为就凭这她这张脸,进了府里还不是如鱼得水。

  哪里想到,会折戟沉沙,四爷不过是去了她那里一回,就好似忘了她这个人似的。

  她这些日子反反复复的去想那日的事情,的的确确没有发现自己不经意间惹怒主子爷。

  但是主子爷走的时候不开心也是真的,到底是哪里出了错?

  她也曾私下里请教罗嬷嬷,但是罗嬷嬷也说不上如何。

  后来她慢慢的看着也就明白了,主子爷很少踏足正院,罗嬷嬷怕是也不了解主子爷的脾性,所以能知道什么?

  尹氏是很失望的,原以为正院那边怎么也能帮上忙。

  结果只是一场空。

  天聊不下去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,尹氏正想着再找个话题,绕着弯儿的打听一下主子爷的事情,结果这时候温格格就站起身来要走。

  “你慢慢的逛着,日头高了,我这里得回去了。”温馨捏了帕子扶着云秀的手就往外走。

  尹氏也没想到温格格说走就真的走,一点都不带迟疑的。

  到口的话噎了回去,脸色难看的很。

  这个温格格怎么这么难相处。

  温馨本就没有跟尹氏交好的意思,既然是福晋的棋子,她还是距离远远的好,免得哪日不经意间就被染上一身腥,洗都洗不掉。

  那才是倒霉。

  回了听竹阁,温馨就问云秀。

  云秀就道:“钮祜禄格格果然是去了正院,奴才瞧着是罗嬷嬷在门口接着的。”

  温馨若有思量,“这可真是意外的很,这么说来是福晋叫钮祜禄氏去的?”

  “奴才没敢这个时候去打听,不过我进门的时候跟赵宝来说了,他会留意的,有消息就来回了格格。”

  赵宝来机灵得很,打听消息很是有些本事,温馨就放心了。

  午膳四爷没回来,温馨自己用了,小憩了一会儿,等到醒了,赵宝来那里也有消息了。

  “是福晋叫钮祜禄格格去的正院,但是具体什么事情现在还不知道。不过奴才听院子里洒扫的一个粗使小太监说,钮祜禄格格昨日好似罚了自己院子里的一个奴才,也不知道是不是跟这件事情有关系。”赵宝来回道。

  钮祜禄格格罚自己身边的人,福晋也不会连这点小事都管,那不是手太长了。

  温馨想起园子里跟自己遇见的尹氏,又想起被福晋叫去的钮祜禄氏,总觉得这里头似是有根线牵着,但是她就是找不到那个点。

  “李侧福晋那边就没什么动静?”

  “哟,瞧奴才这记性!”赵宝来在自己脸上轻打一下,“格格在园子里回来后,尹侍妾又遇上了李侧福晋,在岔路口遇上的,尹侍妾没看清,把李侧福晋撞了一下。当时李侧福晋手里抱着三阿哥呢,差点摔了。”

  

暗香

二更完毕,群么么哒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