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080:憋气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81 2017-11-30 00:05:00

  康熙四十三年三月,山东、河间饥民大量涌入京都。

  未几,皇上下令五城施粥救济灾民,命八旗大臣按旗分在城外三处煮粥赈济,并派佟国维、明珠等人监赈。汉大臣,以及内务府也各分三处赈济。

  一时间米价上涨,因为大量灾民聚集在城门外,城里也紧张戒备起来。

  四爷不在府里坐镇,福晋派人各院子传话,闭门紧户。

  一时间府里也跟着紧张起来。

  温馨这个时候还有些想不太明白钮祜禄氏到底要做什么,虽然城内米价上涨,但是有官府出面压制,这个时候倒卖粮食可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  钮祜禄氏最后能坐上太后的位置,肯定不是目光短浅之辈,所以温馨就排除这样的可能性。

  出面架设粥棚给灾民施粥,这种事情想都不要去想。

  施粥笼络民心这样的事情,自有朝廷去做,官宦之家,皇子贝勒,哪个敢明目张胆施恩于民,笼络民心?

  钮祜禄氏若真是重生的,也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,给四爷招祸,她是不想活了吗?

  所以,温馨才奇怪钮祜禄氏到底存粮到底要怎么做?

  城外灾民重重,城内百姓也是人心惶惶,府里倒是一片安定,但是时日一长,也难免人心浮动。

  四爷不在,福晋坐镇,接连几日都拉了几个奴才出去打板子,这才把人心震住。

  温馨冷眼旁观就觉得福晋到底是不同,这份气魄,确有正妻的威仪。

  她早就约束听竹阁的人,因此福晋立威也不会立到她头上。倒是耿格格那里有个奴才打了板子,宋格格那里有一个,李侧福晋那里福晋现在可不会再轻易出手,钮祜禄氏既是重生的,自然也不会犯这种错误。

  一连七八日过去,温馨还没等到钮祜禄氏出手,就先等来了行色匆匆回府的四爷。

  四爷回府先去了正院,紧跟着就立刻进宫去了。

  温馨也顾不上吃醋,四爷去正院肯定是为了这次灾民的事情吩咐福晋,只看着四爷这急匆匆的样子,她就觉得事情可能比她想的要严重些。

  就算是她知道些历史,但是这样的事情也真的是记不住,毕竟天灾这种事情,旱涝蝗虫修堤筑坝实在是太多。

  四爷前脚走了,后脚福晋就有消息送到各院,大意就是最近都安分守己些,不要添乱,不然正院不会客气的。

  温馨心大得很,用了晚膳,就准备休息了。

  比往日还要早了些。

  云玲欲言又止,她很想劝劝格格,万一主子爷要来呢?

  好歹等一等啊。

  温馨像是没看到云玲的欲言又止的神色,心里哂然一笑,不要让自己抱太多的期盼,不然失望的时候要有多难过。

  就算是四爷现在对她宠的紧,也不会因着她就冷落这后院一院子的女人。

  她心里清楚得很,所以,不要有太多的期盼,就不会有太多的失望。

  这样挺好的。

  四爷在户部行走,这次山东、河间出了灾民的事情,户部调粮遇到了问题,私下里急得团团转,却没人敢在皇上跟前说粮库危机。

  不要命了吗?

  四爷黑着脸回了府,进了书房就颇有种风雨欲来的怒火。

  苏培盛低着头装孙子,张顺喜大气也不敢喘,两人就像是一对木头杵在墙角,一步也不敢挪窝。

  户部掌管天下钱粮,这个时候居然敢跟他说没粮,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。

  四爷头一回接触六部事务,进了户部也是小心翼翼,但是他是真没想到,户部那些大人们,不仅寅吃卯粮,居然还敢糊弄皇上。

  是,他知道去岁西巡户部耗费颇多,不知道给下头打了多少白条。

  可……连储备粮都用了,怎么不令人恼火?

  想起今日见到太子,太子那一脸的讥讽,四爷就觉得脸皮被人扒下来狠狠的踩在了地上。

  皇上才让他在户部行走没多久,他就倒霉的遇上这样的事情,其他的兄弟们,朝中的大臣们,不知道怎么在背后嘲笑他。

  四爷只要想想,就从心底深处涌出恼火来。

  “什么时辰了?”

  苏培盛浑身一个激灵,立刻回道:“回主子爷,亥时了。”

  四爷皱皱眉头,有点晚了。

  但是犹豫一下,还是抬脚往外走。

  苏培盛一看连忙提了灯笼跟上,后头周牵带着人也跟上来在二门守着。

  苏培盛跟着四爷一路往听竹阁走去,心里替温格格点根蜡,今日四爷心情可不好啊。

  四爷进了听竹阁,把一院子的奴才都给惊到了,呼啦啦的过来行礼。

  云玲今日守夜,正准备拿着铺盖过去,瞧见主子爷来了,忙上前行礼。

  四爷看也不看她,抬脚进了门。

  地龙过了三月半就停了,屋子里略有些凉意,只在墙角点了一盏宫灯,带出几分暖意来。

  四爷看着灯怔怔的站在屋子当中,温馨已经睡着,心里失望不已。

  当时心里憋了一口气,也没个人说。

  福晋那里他是不想去的,李氏那里打定主意冷冷她,心里想着就走到听竹阁来了。

  此时此刻就很想看她天真中又带着狡黠的笑容。

  满屋子的奴才跪了一地,就看着四爷站在屋子里发呆,大气儿也不敢出。

  就在四爷犹豫着要不要回去的时候,寝室的帘子被打了起来,温馨只穿着中衣趿拉着鞋就走了出来,一脸睡意朦胧。

  微暗的灯光下看不太清楚仪容,四爷一抬头,就看到了温馨乍然点亮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他,紧跟着她快步走了过来,听着她说道:“听着有脚步声儿我还以为做梦呢,您还真的来了,怎么站在这儿呢?都这个时辰了,吃饭没有啊?”

  温馨一句赶一句的问,他根本就来不及回答,就看着她走过来,瞧着他穿的衣裳还是朝服,就一叠声的命人赶紧拿衣裳来给他换。

  温馨这一开口,一屋子死寂的气息瞬间被打破了,所有人都动松了口气立刻了起来。

  温馨不停地打呵欠,半掩着嘴,眼角都泪珠都滚出来了,困得。

  四爷看着她硬撑着眼皮为他忙前忙后,更衣洗漱,又命人去膳房点宵夜。

  这才察觉到饿了。

  看到她围着他团团转,似乎整个人都活了过来,心口的那股子怒气,慢慢的压了下去。

  

暗香

二更送上,群么么哒,爱你们(*^__^*)嘻嘻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15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