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073:犯蠢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55 2017-11-27 00:00:00

  东院里李氏面色苍白中透着几分青色靠着床头的软枕,一双眼睛盯着周嬷嬷看。

  周嬷嬷头皮发麻,只得开口说道:“侧福晋,这是主子爷的意思。您也请放心,三阿哥的满月宴怎么也会办的,毕竟是一桩喜事儿。福晋不也是要留在府里?”

  那怎么一样?

  李氏抓着锦被的手死死地攥着,咬着牙说道:“一定是正院搞的鬼,不然的话,怎么这个时候主子爷想着去庄子上?”

  周嬷嬷还真是不知道这事儿跟正院有没有关系,但是眼下明显不是计较这个时候,她看着侧福晋就轻声说道:“主子爷那里,侧福晋也该使使力气才是。”

  “我现在能有什么办法,如今月子中困在这屋子里,一步也出不得门。”李氏也想见四爷,但是四爷每次来东院就直接去看三阿哥,她这屋子前后总共也就来了三回。

  她已经隐隐地感觉到不太妙,总觉得崔兰的事情过后,四爷待她明显不同了。

  她心里不是不慌张的,弘晖的事情她心里有愧,难道是主子爷真的查到了什么?

  但是想起自己没了的弘昐,李氏又挺直了腰,这是福晋欠她的。

  再说,弘晖的死她是推了一把,可最后是他自己熬不过出痘,就算真追究起来,也不能把她如何。

  格格侍妾们都跟着四爷去庄子上,府里就剩下了福晋跟李侧福晋,哦,还有个整日木头般的宋格格。

  坐在了出府的马车上,温馨靠在软枕上,旁边是换了墨色常衣的四爷。

  温馨才不会去问咱们走了三阿哥的满月宴怎么办?

  这种事情是福晋是李氏该操心的,反正她觉得自从崔兰死后,四爷就好像有些变了。

  这种感觉说不清楚,但是能感觉得到四爷现在对后院的冷淡。

  温馨半眯着眸子,心里得意洋洋,这样好啊,四爷看别人不顺眼,就看她特别顺眼了。

  四爷一侧头,就看到温馨眯着眼睛嘴角含着笑,脑袋半歪着靠在他肩膀上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一副美滋滋的样子。

  好像不管什么时候,她总是有能让自己开心起来的本事。

  他坐在她身边,原本是心情不太好的,但是瞧着她的笑容,也跟着笑了。

  四爷其实不是临时起意现在去庄子上的,原本的计划是要再过一月天暖和些。

  但是现在太子跟直郡王在宫里斗的乌眼鸡似的,还有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三哥整日想要拉他下水,又有心思多的老八跟着掺和,四爷觉得头疼,索性躲出去。

  反正现在皇上的心思没人摸得透,他就不要上蹿下跳的跟个猴子似的,让人在一旁看笑话。

  他本是想把老十四也带着,谁知道那就是个蠢的,一门心思的跟老八混在一起。

  他不过说了他几句,老十四就一口一个他心胸狭窄不容人,简直要把他气炸了。

  索性不管他了,让他自己作死去吧!

  四爷这一肚子的火,大部分是被老十四气出来的。还不如十三弟待他亲近,四爷真是越想越堵心。

  温馨可不知道他们兄弟间的官司,等到马车到了庄子上,她的行李就被送进了四爷旁边的院子里。

  院子不大,住一个她也就足够了。

  这个时候花草都还光秃秃的,除了几丛迎春花还能入眼,实在是没什么好景致。

  耿氏跟钮祜禄格格一辆车,其他几位侍妾一辆车,大家下了车,就看到四爷牵着温格格的手先一步进了庄子里。

 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,抿抿唇这才跟了上去。

  四爷可没功夫安顿这些人的住处,福晋没来都是苏培盛的事儿。

  苏培盛跟在四爷跟前这么多年,这点小事自然是办的妥当,把这些人都安排在了距离四爷院子偏些的地方。

  耿氏已经习惯了,进了自己的屋子就关好了门,命人去打热水洗手脸。

  钮祜禄氏还有些不太适应,这是她这辈子第一回跟着出来,上辈子见多了四爷牵着年氏的手,这回换成了个温氏,心里越发的不自在。

  年氏娘家家世强横凌驾在她们头上也就算了,可是温格格的父亲不过是个知州!

  钮祜禄氏心口憋着一股气,坐在那里沉着一张脸不说话。

  这庄子不是很大,福晋就算是没来,她的院子自然是不能住别人的。

  温馨现在住的小院,以前是李侧福晋长住的,钮祜禄格格跟耿格格要住在一个小院里,其他的几位侍妾在一个小院里。

  比起在府里,自然不是很舒服。

  钮祜禄氏出来透口气,就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耿氏。

  两人猛地打一照面,耿氏就想笑了笑。

  钮祜禄氏就抬脚走了过去,也跟着露出一个温和地笑容,“耿姐姐也出来透透气?”

  耿氏闻言就轻轻点头,“庄子上到底比不上府里,这屋子里纵然提前收拾了,还是要熏熏香才好。一时呆不住,就出来走走。”

  “我也是这般,屋子里总有种味道。”钮祜禄氏笑的更甜美了,“我是头一回来,也不知道能不能出去走走?”

  耿氏就看了钮祜禄氏一眼,“来庄子上就是玩的,自然是可以的。”说到这里顿了顿,似是已有所指的开口,“只是主子爷素来喜清净,咱们绕着些就是。”

  钮祜禄氏心中一动,抿唇浅笑,“我入府晚,谢谢耿姐姐提点。”

  耿氏笑意融融,“也算不上了解,不过是有幸出去一遭罢了。”

  听着耿氏的话,钮祜禄氏心里轻哼一声,在她这里有什么好装的,好似她不知道她就算是跟着去,不过是个影子而已。

  说起来上辈子耿氏跟她差不多境地,在府里硬熬了七八年,晚她一步生了五阿哥。

  没多久年氏进府后,耿氏娘家不比自家,就求了她的庇护,五阿哥就做了四阿哥的小跟班。

  现在看着耿氏装模作样,心里就有些倒胃口。

  她也不着急,耿氏总有求她的时候。

  “收拾的差不多了,咱们要不要去给主子爷请安?”钮祜禄氏看着耿氏一副认真问询的样子问道。

  耿氏听着钮祜禄氏的话,就想起西巡路上自己做过的蠢事,她怎么会再做第二回?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2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