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042:真不甘心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70 2017-11-09 00:00:00

  在鼎食楼吃了饭,温馨心满意足的跟着四爷回去了,刚进了门,就有人来把四爷请走了,说是三爷那边设宴。

  温馨没怎么放在心上,回屋换了衣裳,就拿着那支玉笄坐在美人靠上。

  透着光望过去,玉质还真是挺不错,嗯,价钱也很美丽。

  “格格。”云玲端着茶进来,看到格格手里拿着的玉笄,脸上也带着笑,“听说耿格格病了。”

  “嗯?”温馨一愣,“病了?”

  之前见到耿氏的时候还挺健康的,怎么一夜就病了?

  “是啊,说是昨晚上着了凉,今儿个早上起来头就蒙蒙的,今日晌午还请了郎中来。”云玲皱眉说道。

  总觉得这耿格格病的可真不是时候,在太原府也就停两天,生病倒下了可怎么赶路?

  温馨若有所思,好一会儿才说道:“既然这样,你就代我去看看耿格格。”

  温馨跟耿氏两看相厌,她自然不会亲自过去的,指不定耿氏见到她就气的病的更厉害了。

  云玲就点点头,“那奴婢走一趟。”

  温馨颔首,云玲就匆匆去了。

  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,云玲就回来了,开口回道:“奴婢进屋给耿格格问安,瞧着她脸色烧的通红还真是病得厉害。听着耿格格身边的人说,说是昨儿个晚上寝室的窗户不知怎么被风吹开了。晚上这样冷,吹了一晚上的风,谁受得了。”

  “身边伺候的人也太不精心了,这样的事情都没注意?”温馨是不太相信的,就比如她,不在四爷身边的时候,她晚上入睡之后,守夜的侍女都是再三检查门窗,怎么会出现风吹开窗子的事情。

  “可不是这话,奴才也有些想不明白,这事儿搁在咱们院子里,那是绝对不会发生的。”云玲感叹一回,“瞧着耿格格怪有心计,哪想到身边的人倒是这么松散。”

  温馨就笑笑,“这话也对,可不是谁都有我这样的好运气,遇上你们几个贴心的照顾。”

  云玲给格格换了热茶,听了这话眉眼都笑开了,“跟着格格才是咱们几个的福气呢。”

  耿氏生病这事儿来的不凑巧,温馨也没多放在心上。

  毕竟以她跟耿氏的关系,也犯不上她装什么慈悲心肠。

  晚上四爷回来的时候有些醉醺醺的,脸色瞧着还好,温馨只顾着照看醉意朦胧的四爷,也忘了提一嘴耿氏的事情。

  到了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,就发现四爷已经不在,她忙起身梳洗更衣,就听赵宝来说耿氏那边的人请四爷过去了。

  耿氏病了,这就要启程离开太原,怎么走是个问题。

  “四爷就去了?”温馨随口问了一句,她也不能拦着四爷不去看别人不是。

  但是那个人是耿氏,心里总是膈应。

  “没有,四爷急着出门,听了耿格格院子里钱林的话,只说让苏公公去看看就走了。”赵宝来心里有些幸灾乐祸,他早就看不惯耿格格装腔作势,总是暗中给她们格格下绊子的事情。

  该!

  云玲手里麻利的给格格梳头,闻言就说了一句,“哎哟,耿格格怕是要失望了,这运气可真不好,偏赶上主子爷急着出门。”

  呵呵,病了也没能得主子爷怜惜看一眼。

  听着云玲的话,温馨真是哭笑不得。

  她身边的这些人,可比她还要记恨耿氏呢。

  “在外头不可张狂,这话以后不可随意说。”温馨轻声说道,“咱们这里准备妥当,今日要是出城,可不能耽搁了主子爷的时间。”

  “是。”赵宝来跟云玲都知道轻重,哪里敢胡闹。

  赵宝来盯着人收拾箱笼,云玲这里伺候好格格,这边院子里针线房那边送衣裳来了,满满当当的一箱子。

  云玲有些发愁,这可怎么带着?

  正为难呢,王德海就到了,说是主子爷吩咐了,温格格的箱笼随着主子爷的车驾走。

  赵宝来千恩万谢的带着人往外抬箱笼,在太原府停了两天,格格就多了三四个箱笼,她自己车上只能装两个,剩下的两个就随着王德海送去了主子爷的车上。

  温馨得了这话也没意外,昨儿个四爷不拦着她买东西,必然是有准备的。

  这边热闹的收拾东西,耿格格那边就有些凄风苦雨的。

  箱笼倒是悄悄地收拾着,但是苏公公走之前那话说得模棱两可,他们主仆上下都悬着心,摸不清楚主子爷的意思。

  耿氏面色潮红的靠在软枕上,头嗡嗡的直响,苏培盛的话她听得明白,其实是让她留下来养病,养好病再跟上去。

  可是这话说得好听,她真的留下养病,等病好了没有主子爷的话,她就真的敢一个人追上去?

  她不敢。

  她总觉得自己这病来的蹊跷,可是昨晚上守夜的是秋菱,对她忠心的很,绝对不会做对她不利的事情。

  而且秋菱守在里面,外面还有钱林看着。

  可是那窗户确实没关好,耿氏饶是心机深沉,一时也想不明白到底哪里不对劲。

  “格格……”秋菱犹豫再三,还是开口劝道:“不如您还是先留下养病吧,至少先把身体养好,不然就真的这么跟上去,要是把身子熬坏了这可怎么办?”

  耿氏沉着脸不开口。

  秋菱着急的瞪了一眼钱林。

  钱林就忙接了一句,“秋菱说得对,格格有句话说的,来日方长。再说了,您就算是在这里养病,主子爷回京的时候,总是要路过这里接着您的。届时主子爷知道您养病耽搁在太原府,心里只怕是会更怜惜格格呢。”

  耿氏知道钱林这话是哄她的,主子爷眼里除了温氏哪里还能看到她?

  昨儿个,主子爷真的带她出门了。

  她跟温氏一起出门侍奉主子爷,就算是主子爷不待见,可是派人来问一句,又有多大的干系,给她个脸面又如何?

  可主子爷就真的问都没问一句,直接带着温氏出门了。

  她还有什么脸面?

  “去跟苏公公回一句,就说我疾病缠身不堪路上奔波,请主子爷垂怜留我在太原府养病吧。”耿氏说完就闭上了眼睛。

  苏培盛没把话说明白,不就是让她自己开口留下吗?

  真是个狗奴才!

  可她,还不能不遂了他的心意!

  真不甘心。

  

暗香

谢谢大家的支持,爱你们(*^__^*)嘻嘻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