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036:把我要憋死了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96 2017-11-03 00:00:00

  辞别福晋,出府坐在了马车上,抬头就是耿氏的脸,偏她还带着一股子我大方不跟你计较的笑,可把温馨恶心坏了。

  索性闭上眼养神。

  耿氏心里也是不自在的,温馨在府里当着大家的面就能给她撂脸子,这出门在外,岂不是更随心所欲?

  她心里也是打定了主意,只要是温馨敢对她无礼,她就想办法闹到主子爷面前去。

  主子爷就算是再偏宠温氏,总不能不分是非对错。

  此时看着温馨闭眼养神,她也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有些失望。

  马车里不是很宽敞,坐了温馨跟耿氏,再加上她们二人的俩丫头,就有些挤了。

  十月里的天早上只有些寒凉,云玲跟跟耿氏跟前的秋菱就索性坐在了外头的车辕上。

  从坐上马车到城门口这段距离,就足足走了一个时辰,温馨是真的服气,而且他们的车马隶属家眷,要先等御驾出城之后才能轮到她们。

  这一等就到了中午了,等到她们出城马车飞奔起来的时候,温馨都已经小睡了一觉。

  四爷随侍御驾,温馨她们自然见不到他,一直等晚上扎营的时候,四爷跟前的苏培盛前来递了话,四爷晚上不回来,让两位格格早些休息。

  得,看着耿氏失望的眼神,温馨那个乐呵。

  别看晚上就扎营,其实出了京城才没多远,据说车驾前后绵延了几十里。

  温馨他们的位置大概属于中后这段。

  所以四爷不回来也有道理,想要见个小老婆,骑马跑过来也得一二十分钟,何必折腾呢。

  温馨跟耿氏在路上大眼瞪小眼,耿氏倒是有心跟温馨缓和关系,奈何温馨不配合,心里很得不得了,面上却也不敢表露出来。

  耿氏这个人温馨根据史料记载,也只知道生了个儿子站对了队,一路风光到乾隆朝,耿氏更是活到高龄九十六,熬死了所有人,风光入葬。

  这样的人她其实心里是有些发憷的,若不是与世无争明哲保身,那就是心思深不见底,蒙骗了所有人。

  这几个月接触下来,温馨就知道耿氏绝不是与世无争,必然是后头一挂的。

  所以还是保持距离的好。

 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,就没必要重修旧好,做一对塑料姐妹花。

  免得不知道什么时候,被她背后捅一刀。

  两人相对无言且尴尬的局面,终于在第六天的时候被打破了。

  苏培盛前来接温馨。

  苏培盛站在车外传到了四爷的意思,温馨喜笑颜开,耿氏却是面色僵硬。

  到底是没能按捺住自己的心思,笑着对苏培盛道:“苏公公,出京这么久,奴才都没给主子爷请安,不知道可方便过去?”

  苏培盛一愣,明显是有些意外耿格格会这样问。

  但是耿格格的小心思苏培盛却是心思清明,似笑非笑的看着耿格格,“奴才只是奉命请温格格过去,其他的不敢擅自做主。更格格放心,奴才会回禀主子爷,将耿格格的心意带到。”

  耿氏心里自然是失望的,其实苏培盛稍带着她去给主子爷请安未必不行,但是他明显不想这么干,她能怎么办?

  只能笑着谢过,落下帘子后一脸的铁青,咬牙不语。

  温馨下了马车,披风的兜帽罩在头上,随着苏培盛往前走,笑盈盈的说道:“苏公公,主子爷在什么地方?”

  肯定不是前几天距离十几里地,不然怎么让她走着过去。

  果然,苏培盛就笑着说道:“前几日主子爷要侍奉圣驾离不开身,今日才得闲,就让奴才来请格格过去说话。主子爷的马车就在前面,不远。”

  果然不远,走了只有小半盏茶的功夫就到了。

  苏培盛拿了脚蹬放在车前,亲自扶着温馨上了车,心里就想着温格格果然得宠,主子爷才有时间就把人接过来了。

  温馨进了马车就看到四爷坐在车里,手里还捧着一卷书,瞧着她行礼,就一把把她拉了过去。

  温馨就直接坐在他腿上了。

  出了京的四爷,一下子奔放起来了,把温馨给意外的。

  “爷这几日不得闲,也顾不上你,一路上可还好?”四爷瞧着温馨笑着问道,小格格脸蛋嫩生生的,就上手摸了一把。

  温馨:……

  这是调、戏吧?

  四爷这奔放的让人猝不及防啊。

  “一点也不好。”温馨瞧着四爷多开心啊,绝壁是告状诉委屈的好时机,嘟着嘴就靠在他怀里了。

  四爷也有些意外,换个人不应该说一切都好,劳爷惦记了,怎么到了温馨这里就不一样了?

  “哪里不好了?”四爷知道温馨不是无事生非人,难道是路上伺候的人不尽心?

  想到这里不由的沉了脸。

  “奴才不想跟耿格格一辆车。”温馨立刻坐直身子气呼呼的说道,“之前告我黑状,转过头还当没事人,瞧见我的时候还能一副姐妹情深的架势,我真是受不了。”

  四爷:……

  四爷绝对是听呆了,难道不应该是后院的女人,在他面前粉饰太平,大肚能容一副贤良的样子吗?

  此时细细打量温馨的神色,就看着她气的眼眶都红了,嘴角紧抿着,一副让那个虚伪的小人离我远远的样子。

  娇嫩的脸庞还带着几分稚气,四爷才恍然想起来,他的小格格才十五,真是小孩子脾气。

  真就是真,假就是假。

  在他面前装都不肯装一下。

  温馨瞧着四爷板着脸,心里也没底,就低下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,低声轻喃道:“我就是看不惯,这要是换了我背后说了人坏话,还告了人家的刁状,我肯定做不出没事的样子还跟人家称姐妹。爷,你不知道,后来李侧福晋为难我的时候,耿格格还当着面落井下石。

  你说这人怎么这坏,踩了我两脚还想跟我称姐妹。跟她比起来,我都觉得李侧福晋好了,至少李侧福晋不喜我,那是正大光明的为难呢。”

  四爷都要气笑了,真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  看着温馨直叹气,就她这直白的性子,若是他不护着她,还不被人生吞了去。

  “这话被人听了去,你能落什么好?”

  温馨捂着嘴,“我又不傻,我只在爷跟前说。”

  四爷:……

  “这几天我跟耿格格一句话都没说,把我都要憋死了。”

  四爷:……

  

暗香

么么哒O(∩_∩)O~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