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028:憋屈的四爷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90 2017-10-26 00:00:00

  温馨回去的时候,都有些恍惚。

  今日是十五,又是中秋节,这样的大日子,四爷是不可能去别的女人那里,让福晋丢脸。

  她瞧着李侧福晋当时乌黑又失望的脸,其实一点也不难过。

  从她进四爷府的那一天,踏进门槛的那一步,她就摆正了自己的姿态。

  不能把四爷当成道德标杆、责任心比较重的丈夫来要求,不然不用别人动手,她自己都能把自己逼死。

  就把四爷当成……情郎好了,那种比较有个性,不能挥之即来,也不能呼之即去的高价货。

  这样一想,就瞬间心安理得了。

  吃他的,喝他的,穿他的,他还要陪睡,这笔买卖很划算。

  带着愉悦的心情,温馨回了听竹阁,就嚷着要吃夜宵,让赵宝来去厨房要个牛骨汤的小锅子来。

  “格格,都这个时候了再吃锅子不合适吧?”云秀服侍着云秀更衣苦着脸劝道。

  云秀拿着换下来的大衣裳,旁边云玲就服侍格格穿上备好的粉色缠枝花常服。

  “这个时辰是有些晚了,不然吃点别的垫一垫,明儿个中午那一顿再吃锅子?”云玲也劝道,这语气都像是哄孩子的。

  温馨伸手把头发上的钗环摘下来,一头黑发瞬间就散了,半昂着头让云秀给她顺头发,一边说道:“这怎么能成?”

  一副吃了大亏不乐意的口气。

  一屋子里的人:……

  看着三个木头疙瘩,恨铁不成钢,温馨不得不解释一句,“吃饭这件事情,有两个乐趣。第一,东西好吃。第二,吃饭的人对。今儿晚上两样都没对上,我这肚子里还唱空城计,委屈着呢。”

  “吃饭的人怎么就不对了?”

  门口传来四爷阴沉沉的声音,温馨猛地抬头往门口看,一不留神忘了云秀正在给她梳头,一把子拽疼了头皮。

  这人怎么又听墙角?

  不对,这人怎么出现在这里?

  满屋子里的人急乎乎的请安行礼。

  四爷背着手大步进来,往暖炕上一坐,才道:“起来吧。”

  温馨一个头两个大,今儿个晚上四爷留宿,只觉得自己身上明儿个一定标明了“靶子”两字!

  赵宝来就往膳房跑,云玲云秀忙去沏茶。

  温馨磨磨蹭蹭的过去挨着四爷坐下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爷怎么到奴才这里来了?福晋那里……”

  四爷脸黑无比,他能说是福晋把他推来听竹阁的吗?

  说了,那他成什么了?

  以前他去福晋那里,福晋不方便时也会送他去别人那里歇息,但是今晚上推他出来,他心里不痛快!

  他是给福晋脸面才留在正院,结果呢?

  出了正院的门,本来是想去东院李氏那里,但是想着今晚上一顿饭的工夫,这二人话里话外争锋,心里就有些腻歪。

  宋氏那里不想去整日丧着脸,耿氏压根就忘了这个人。

  福晋推他来听竹阁,那点小心思他不是不知道。

  他之前说了西巡只带一个,结果福晋中秋进了宫,娘娘就说多带一个。

  怎么就那么巧?

  不就是福晋的意思吗?

  福晋到是个聪明的,知道做了这事儿自己必定不痛快,这才有了今晚上推着他来听竹阁这里。

  结果,自己进了听竹阁,偏又听到了温氏这样的话!

  简直是火冒三丈!

  温馨哪里去猜这些,但是总觉得四爷如此黑脸,原因肯定不是只有自己方才那句话。

  从正院来的,必然是福晋让他不痛快了!

  这人不厚道,大老婆惹他生气,跑她这里撒火,这算怎么回事?

  这些思绪转瞬即过,温馨倒是也想撂挑子不干,可她没这个底气。

  只得捏着鼻子开始哄人。

  “奴才只是一句玩笑话,您哪里能当真?”温馨的脑子飞快地转,“今儿晚上没吃好也是有的。”

  四爷冷笑,“一桌子一百多道菜,还不够你吃?”

  温馨被顶了这一句,差点要气炸了,可还得装模作样的撒娇,“桌子上的菜盘盘跟插花一样漂亮,可是有什么用,不是蒸菜就是炖菜,小炒都没几个。奴才不爱吃蒸的炖的,您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  “就连宫里宴席都这般上菜,莫非进了宫还挑剔?”

  “瞧爷说的,奴才哪有那身份进宫吃席面。”温馨也恼了,不软不硬的顶了回去。

  能进宫的除了福晋就只有侧福晋,温馨不够格!

  “说你还敢顶嘴了?”果然是胆子大了。

  “给爷请罪。”温馨麻溜溜的下榻站在那里。

  四爷看着温馨这样子,哪里还有往日甜美柔顺的样子,浑身长了刺一样。

  屋子里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了。

  四爷憋了一晚上的火,温馨心里也不痛快。

  一个被大老婆算计了,一个自我定位为别人出气筒。

  四爷指着温馨的手都要抖起来了。

  都是给惯的!

  看看别人谁敢这么跟他顶嘴?

  温馨瞧着四爷的指尖,这才有些后怕起来。

  自己这是在作死啊?

  亏得这个时候,膳房的锅子来了。

  温馨简直是喜大普奔,天不亡她!

  温馨能上能下,能屈能伸,这会儿脸上立刻摆出一副大大的笑容,对着黑着脸的四爷说道:“我特意让厨房做的牛骨汤的锅底,铺上一层厚厚的红油,简直是人间美味。”

  膳房的人将锅子摆在炕桌上,一应的烫菜、肉片、蘸料摆好,瞧着黑脸的四爷,抖着腿就忙退了下去。

  炭火烧滚了骨汤,发出“咕噜”“咕噜”的声音,香气瞬间弥漫开来。

  青翠欲滴的菜叶切得巴掌大小摆在白瓷盘子里,片的薄如纸的肉片摆成花朵的样子煞是好看,嫩白的豆腐宝塔一样堆着,真是赏心悦目。

  四爷就想起温馨之前说的吃饭两大乐趣的事儿来。

  这么瞧着,好像在正院吃的的确是没什么乐趣。

  温馨夹了羊肉片往红彤彤的热汤里一滚,瞧着烫的蜷缩起来,肉质发白,就立刻捞出来。

  放进香菜、麻油、醋汁、米椒、花生碎等物调配成的料汁中一蘸,然后搁在甜白瓷的小碟子里递给四爷,“爷,你尝尝,这是我最新捣鼓出来的,又辣又香。上回你不是说喜欢辣口的,我让厨房试了好多回,这辣子的味道才正呢。”

  四爷发现自己没有办法生气了,脸也板不住了,可是又觉得好憋屈怎么办?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