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026:这可是大罪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63 2017-10-24 00:00:00

  李氏这么一开口,福晋的脸色就有些沉了下来,“李氏你现在怀着身子,府里的事情无需忧心,安心养胎就是。好好地给爷生个健康的孩子,才是最要紧的事情。”

  健康两个字就戳人心窝子了。

  温馨这几个月也知道些事情,李氏生的大格格跟二阿哥身体都不是特别的好,一年里倒是有几个月要吃药。

  宋格格没了一个孩子,李氏没了一个,福晋的儿子八岁了也没了。

  温馨不知道这平静的水面下到底有什么暗流,但是也知道一家里的孩子夭折这么多,总是不正常的。

  李氏的神色就有些僵硬起来,没能生下健健康康的孩子,这也是她的罪过。

  福晋捏着这个把柄,就算是在宫里娘娘面前,她都要请罪的。

  可是,现在她肚子里又有一个,比起已经没了儿子的福晋,李氏底气更足。

  此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李氏自然不会被福晋硬生生的按下一头。

  “福晋说的是,这些日子我也是处处小心,不敢有丝毫的怠慢。主子爷也说了要我好好的安胎,只是如今我身体无恙,为福晋分忧也是应当的。”

  说到这里,李氏唇角微勾,露出几分厉色,“主子爷随驾是件大事儿,身边服侍的人可不能轻忽,您说是不是?”

  温馨虽然知道清朝的侧福晋有些权力,但是现在瞧着李氏就真的敢这么把福晋堵回去,还是很吃惊的。

  “依你的意思如何?”福晋看着李氏问道。

  李氏带着嵌了各色宝石的护甲轻轻一弹,眼角扫过屋子里的几人。

  耿格格一心巴着福晋,并未去讨好李氏,此时面色紧绷。

  宋格格坐在那里神色平静,瞧不出什么。

  温馨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,仿若毫不在乎的样子。

  李氏心里嗤笑一声,就装吧!

  “依我说,主子爷西巡这一走少说也要数月,身边伺候的人可马虎不得。衣食住行,样样都要精心,需得是府里的老人跟着才好,您说呢?”

  温馨默了一下,她发现自己低估李氏了,原以为是个没脑子的,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。

  福晋抚着念珠的手微微一顿,不得不说李氏的话,正说准她的担忧。

  挑选人跟着主子爷西巡,这一路上万一伺候的出点差错,她也会跟着吃挂落。

  李氏的心思她清楚得很。

  这一句话,就把耿氏跟温氏排除在外,谁让她们进府晚。

  倒是好算计。

  剩下的老人倒是有几个。

  宋氏跟个木头似的,提都提不起来。

  板着手指算算,也就是府里那几个侍妾了。

  可那几个但凡是能让主子爷放在心上,也不会处境如此落魄。

  李氏这算盘打得不错,送到主子爷身边的,都是对她没威胁的。

  福晋自然不会如了李氏的心愿,只是淡淡的说道:“这事儿最后还要主子爷点头。”

  李氏心里翻个白眼,拿这个话唬谁呢?

  福晋到底是正妻,她只要说了谁,主子爷还能给福晋没脸换人不成?

  不就是不想顺了她的心意。

  “福晋说的是,等见了主子爷奴才也提一句。”李氏点头,眼睛落在温馨身上,神色渐厉,“还有件事情,福晋可是要主持公道才是。”

  温馨的眉心一跳。

  福晋听着李氏拿着主子爷压她神色间有些不耐烦,就道:“还有什么事情?”

  “俗话说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温格格坏了府里规矩,这事儿福晋总是知道的吧?”李氏嗤笑一声,“自打开府以来,府里就是循着宫里规矩来的,温氏狐媚惑主,怂恿主子爷破例,若是不加以惩罚,日后人人都要效仿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  福晋自然也是不喜温氏这样的行为,之前是有些不满,但是现在李氏这样公然借着她的手处罚温氏,把她当傻子不成?

  温馨万万没想到李氏在这里等着她,瞧着福晋迟疑的神色,当下立刻站起身来,毫不迟疑的跪了下去,“福晋,奴才绝对没有狐媚惑主,侧福晋血口喷人,还请福晋给奴才做主!”

  福晋未必愿意替她出头,但是借着她打压李氏,肯定会乐意的。

  果然,福晋就看着温馨,“此话何意?”

  温馨一脸气愤,委屈之极的模样看着福晋,眼眶一红,眼泪就落了下来。

  我见犹怜的小模样,气的李氏当即就黑了脸,这个不要脸的狐媚子!

  福晋看着温馨说哭就哭也是一愣,只觉得眉心一阵阵的刺痛,“有话好好说,哭什么?”

  但是,心里又带着几分兴奋,只要能针对李氏,她就乐意扶温氏一把。

  耿氏瞧着李氏对付温馨,心里长长的舒口气。

  宋格格却是微微蹙眉,但是最终也没开口。

  温馨捏着帕子轻拭眼角的泪珠,本就有一把好嗓子,此时微微带着委屈,夹着哽咽,出声更是惹人心疼。

  “侧福晋这话奴才不服,说奴才坏了府里的规矩,怂恿主子爷,可是昨儿个晚上东院里难道不是吃的锅子吗?

  要是这样说来,岂不是侧福晋也是坏了府里的规矩,怂恿主子爷?奴才在前院吃锅子,是主子爷吩咐下去的,侧福晋怎知是奴才怂恿主子爷?”

  李氏心里咯噔一声,昨晚上东院的膳食温氏怎么知道的?

  此时被倒打一耙,李氏脸色极为难看,捏着帕子的手青筋直蹦。

  福晋显然并不知道昨晚东院的膳食,听着温馨这么一说,就看向李氏,“李氏,这事儿可是有的?”

  李氏僵硬着脸,嘴里却说道:“昨晚上主子爷在东院用膳,膳食是膳房送上去的,福晋这话该去问膳房才是,与我何干?”

  难不成孙一勺还能说是她吩咐的不成?

  晾他没那个胆子!

  李氏死不承认,福晋也不可能真的把孙一勺如何,前院膳房能上锅子,后院膳房上了锅子她就把孙一勺给处置了,这是打四爷的脸!

  福晋不敢。

  不能处置膳房,可是福晋抓住了李氏的错处,自然不会轻易放过。

  “李氏,既是这样,温氏又有何错之有?还是说你能肯定是温氏怂恿主子爷?”

  李氏要敢说她肯定,福晋就敢治她窥伺前院四爷行踪的罪名。

  这可是大罪!

  

暗香

更新完毕,群么么哒(*^__^*)嘻嘻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