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025:不炫耀就死星人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278 2017-10-23 00:00:00

  “你怀着身子呢,别胡闹,睡吧。”四爷握着李氏的手开口说道。

  “……委屈爷了。”李氏强颜欢笑,心里却是越发的不安。

  以前府里女人少,她怀着时,两人也曾帐子里玩闹过的。

  可现在却说她胡闹。

  李氏心里发堵,一晚上也没睡好。

  但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再闹了,四爷的脾气她是知道的。

  四爷看不见的地儿,她是有子有女的侧福晋,就算是在福晋面前,她都能挺起腰来。

  在这府里后院的地界上,她做什么福晋也给三分面子。

  但是在四爷面前,她依旧只是个奴才。

  四爷拍拍李氏的手,便闭上了眼睛,明日还要早起进宫,西巡的事情虽然说是皇上会带上他,但是到底圣旨未下,变数太多。

  满脑子的朝堂事儿,也就没听出李氏话音里的意思。

  迷糊着睡着了,等到苏培盛叫起的时候,四爷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。

  东院里点起了灯,满院子的人都忙了起来。

  李氏穿了衣裳起来服侍四爷更衣,挺着个肚子着实不方便。

  四爷就扶着她道:“你别忙了,歇着吧。”

  大着肚子在他眼皮底下晃来晃去的,瞧着就有些担惊受怕的,他又不缺人伺候。

  李氏却不肯,对外虽然嚣张跋扈,但是在四爷面前总想着表现出自己是贤良淑德的主儿。

  说了一回李氏不撒手,四爷也就由着她去了。

  看着李氏不由得就想起温馨来,不让她动,那就是个懒的,真的就不肯动。

  李氏这样尽心尽力的服侍,但是却违逆他的意思,温馨虽然懒却受了他的心意。

  这样一想,四爷忽然觉得温馨那样的举止反倒是真切起来。

  再看李氏挺着肚子还要坚持服侍他更衣,换做以前,他总是要感动一二。

  但是现在,随着在朝上当差心思也越发的深沉,总觉得李氏这样的行为,倒是跟朝堂上的那些老油条似的。

  话说得好听,却总是对他阳奉阴违,推三阻四。

  这样一想再看着李氏,又想起前些日子李氏暗中刁难温馨的事情。

  忽然觉得,对他这个侧福晋,他也许并不了解。

  四爷走的时候,脸色不太好,李氏心里就跟吊了十五个水桶似的,七上八下。

  仔细一想,自己没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,也就慢慢的放下心来。

  反正她有孩子傍身,底气足。

  **

  温馨早上起了床就赶紧的梳妆更衣,今日是十五,要去正院请安。

  遍地撒花的水蓝色旗装,发髻上也只簪了一对素银的蝴蝶钗,耳朵上光溜溜的连个耳坠子都没戴,手腕上就是绿松石串夹着米粒大小的珍珠做成的手串,真是素淡极了。

  早膳吃的简单,熬的香浓的八珍粥,炸的酥黄的焦圈,萝卜丝饼咸香可口。一碟卤鸭肝,一碟卤鸡脯,还有两碟酱菜。

  温馨现在还是长身体的时候呢,在吃的上面一向是不忌口的,吃饱喝足了,这才扶着云秀的手往正院去。

  昨儿个晚上李氏从正院截走了四爷,今儿个可是要看一场大戏。

  福晋被人打了脸,李氏昨晚成功留下四爷,自己这个新得宠的格格,怕是也要鱼池遭殃。

  就李氏不炫耀会死星人的德行,今儿个怕是有的热闹呢。

  温馨是踩着点去的,果然去的时候也只有宋格格到了,两人见过礼,各自坐下。,

  宋格格对温馨温和的笑了笑,没有闲聊的意思。

  大家都是格格,虽然有个先来后到,但是宋格格摆明我不想跟你来往,温馨自然也不会上赶着讨人嫌。

  露出一个羞怯的笑容,就坐在那里当木头人。

  福晋院子里的三等小丫头送上茶来,就倒退出去,悄无声息。

  这规矩还真是跟前院的规矩相差无几,到底是夫妻,夫唱妇随。

  温馨还没端起茶盏,耿格格就到了,少不得三人又重新打过招呼。

  宋格格一贯低调,今日耿格格也是穿的素朴,看来是跟温馨想到一处去了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在花园里成功搭上线的缘故,耿格格看着温馨格外的亲热,笑着跟她搭话,“温格格这衣裳上的镶边倒是从未见过,瞧着怪新奇的。”

  温馨做出一个惊愕的模样,摸摸镶边,就直愣愣的说道:“我倒是没注意,绣房那边送来的,你要是喜欢,回头我替你问问哪个绣娘的手艺就是。”

  摆明了这衣裳都是出自府里绣娘的手,可不是她自己想出来的花招。

  耿格格丝毫没觉得尴尬,反而笑的十分的开心,“那敢情好,许是外头新学的样子也不一样,以前是没见过的。”

  温馨矜持一笑,眼角悄悄的扫过宋格格,就见她坐在那里眼神有些呆滞,似乎并不在乎她们在说什么。

  福晋扶着罗嬷嬷的手出来了,李氏还未到。

  大家起身给福晋见礼。

  “都坐着吧。”福晋在上首坐下,手指划过手腕上的念珠,脸上的笑容淡淡的,看着李氏那边空着的座位眼神暗沉。

  这时,就听着一道清脆的笑声穿过门帘响了起来,“奴才来的迟了,还请福晋见谅。临出门的时候,二阿哥闹着不撒手耽搁了些功夫,给福晋请安。”

  石榴红遍地织锦旗装耀眼生辉,踩着三寸高的花盆底气势十足,鞋尖上的梅花花蕊嵌着米粒大小的珍珠,随着李氏的步伐若隐若现。扶着周嬷嬷的手也只是做个样子微微屈膝,不等福晋叫起就站起身来。

  李氏一进来,一池静水就像是投入了一块巨石,瞬间搅起了漩涡。

  “侧福晋怀着身子无须多礼,坐吧。”福晋现在没有了儿子,李氏搬出二阿哥来,她能说什么?

  再说现在李氏是个孕妇,就算是这规矩不好,她也不能罚她。

  这口气只能硬生生的咽下去。

  李氏入了座,宋格格、耿格格跟温馨就上前见礼,三个人的规矩是极好的,半蹲着身子双手交握在身侧。

  李氏长眸微眯,不急不忙的喝了一口茶,这才笑着说道:“都起来吧。”

  亏得温馨没穿花盆底,耿格格跟宋格格蹲的久了一点,站起时身子微晃,脸色都不太好看。

  李氏的眼睛扫过温馨,瞧着她今日的装扮,实在是挑不出错来,只得含恨做罢。

  眼睛一转,笑眯眯的看着福晋,“听说主子爷要随驾西巡,不知道福晋可选好了服侍的人跟着去?”

  身为侧福晋,李氏对府里的事情,也是有发言权的。

  大清的侧福晋,可不是汉族的贵妾只是个摆饰,手里是有权的。

  【注:大家不要嫌弃更的少,我是两千字一章,不是一千字一章,所以其实每天是更的两章的分量。因为作者有话说,有的版本大家看不到,我就写在正文了,见谅!最后吼一嗓子,推荐、留言、收藏,请大家动动小手点一点,爱你们!】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