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024:李氏截胡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59 2017-10-22 00:00:00

  回听竹阁睡了个午觉,等到天傍晚的时候,温馨就听云玲说正院里把四爷请走了。

  温馨想着既然四爷去了正院,晚上自然不会来听竹阁了,就说道:“去厨房弄个锅子来吃,要三鲜汤底的,多备些青菜涮着吃。”

  云玲一一记下来,“那还要不要羊肉?”

  “不要,让他们上些新鲜的虾子来。”温馨又点了些油豆腐、粉条、山药片,就让人走了。

  孙一勺早就打听到了前院里吃锅子的事情,这是个人精,早早的就让后院厨房里领了锅子预备着。

  果然,得了听竹阁的话,孙一勺就笑了。

  等到听竹阁的人走了,钱明看着他师父就笑着巴结道:“师父,您老真是料事如神。”

  孙一勺笑的志得意满,拍了一把钱明,“你小子还有的学。”说到这里一顿,“你去看看正院的膳食单子送来没有?”

  钱明知道福晋请了主子爷去正院,也不敢耽搁一溜烟的去了,很快又跑回来了,“可赶巧了,我去问的时候刚送来,师父,您看看?”

  孙一勺接过正院的膳食单子,打眼一看不由得一愣。

  这单子上的东西没变化啊,主子爷不是去正院了吗?

  “去,去问问主子爷现在在哪儿?”

  钱明被他师父问的一愣一愣的,也不敢多问,拔腿就往外跑。

  到了院子里还没出院门,就遇上了张福举笑眯眯的进来了。

  “哟,这不是张哥哥吗?怎么今儿个你亲自来了?”钱明笑着打个招呼。

  “主子爷在东院用膳,我们侧福晋让我过来看看。”张福举笑的牙豁子都要出来了。

  钱明心里一动,哟,东院又去正院截胡了,脸上却是神色不改,笑着把张福举引了进去。

  孙一勺听了张福举的话,弥勒佛似的笑的那叫开心。

  张福举道:“今儿晚上的膳食还要请你多多费心才是。”

  孙一勺知道张福举的意思,不就是想要从他这里打听主子爷最近的膳食吗?

  可他敢说吗?

  心里直骂娘,嘴上也不敢直接开罪李侧福晋,只是说道:“主子爷的膳食都是前院孟铁那儿管着呢,我这里可不知道,对不住侧福晋了。”

  张福举笑着看着孙一勺。

  孙一勺都要被他笑毛了。

  就听着张福举慢慢悠悠的开口,“听说听竹阁的膳食单子送来了?”

  孙一勺心里恍然,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。

  昨儿个主子爷为了温格格破例吃锅子的事情都传遍了,没想到李侧福晋倒是盯上了温格格的膳食单子。

  真是个聪明人。

  只是,孙一勺跟温格格虽然也有几分银子的交情,但是绝对不会为了她得罪李侧福晋,就毫不犹豫的把听竹阁的膳食单子给人看了。

  张福举接了膳食单子打眼一看,就道:“照样来一份,只吃锅子太少了些,剩下的就有劳您看着添吧。”

  孙一勺这回骂娘也没用了,又不能不应,咬着牙答应下来。

  等到张福举走了,这才朝着人的背影“呸”了一声。

  什么玩意儿!

  东院里,四爷看着桌上的锅子十分的意外,就看了李氏一眼。

  深紫色的衣裳灯光下照着李氏的脸莹润剔透,耳畔缀着珍珠做成的流苏,婉约娇媚。

  对上四爷的目光,李氏笑的艳若桃李徐徐盛开,娇笑道:“奴才这不是听说爷喜欢这一口,这个时节虽然还不到吃锅子的时候,不过晚上天也渐渐的冷了,倒也合适。”

  四爷闻言只是轻轻点头,既然送上来了,那就吃吧。

  后院的人打听他的喜好,也是有的。只是消息传得这样快,多少心里有些不舒服。

  李氏暗中打量四爷并未不悦,这才松了口气,笑的越发的开心,拿了公筷亲自给四爷夹菜。

  四爷伸手按住她的胳膊,“你坐着吧,身子重不用费心了。”

  李氏笑的更媚了,“多谢爷体谅,只是好久不见您了,也容我服侍一回才是。”

  听着这似假半真的抱怨,四爷就道:“最近忙些,你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要紧。”

  “是。”李氏听了这话心里是有些失望的,她大着胆子故意这样说试探,但是却没能得到一句承诺,捏着帕子的手就握紧了。

  忙?

  倒是有时间惦记着听竹阁的那个狐媚子!

  李氏虽然对下嚣张跋扈,但是对着四爷的时候却是不敢,规矩那也是极好的。

  就算是吃着热气腾腾的锅子,那也是端端正正的坐着,由着旁边的奴才侍奉,也只是给四爷夹菜的时候动了动手。

  四爷忽然就想起昨日跟温馨一起吃锅子的时候,温馨把所有的奴才都撵了出去,说什么吃锅子就得亲自动手才有乐趣。

  薄薄的羊肉片用筷子夹着,放进滚烫的汤汁里一滚,立刻捞出来,鲜香爽口。

  尤其是带着滚烫的气息入口,真的要比小太监们捞出来放进碟子里,吃起来要畅快多了。

  虽然这样的行为不雅观,但是……吃起来是真的痛快。

  现在再看着李氏这样照着规矩用膳,四爷就觉得有些乏味起来。

  没吃多少就撂了筷子。

  李氏一见也跟着停了筷子。

  两人洗手漱口之后,李氏看看时辰就想着这回主子爷该留下了。

  她现在月份已经大了,床第之间的事情也不是不可以。

  温氏虎视眈眈,她总不能坐视不理。

  所以今日才打着孩子的晃着,把主子爷从正院请了来。

  她知道主子爷看重孩子,就凭自己身边两个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,主子爷就不会不来。

  得罪福晋?

  反正早就得罪了,也不怕再多这一回。

  四爷既然来了,也没想着再走,不然的话李氏的脸面该挂不住了。

  上回因为温馨受罚的事情,已经落了李氏的脸。

  到底是他孩子的生母,而且这么多年情分也是有的。

  两人宽衣进了帐子,外头的奴才就熄了灯,只留了墙角的一盏倒退出去。

  李氏把手搭在四爷的胸口,就欲去解他的衣裳。

  四爷一下子抓住她的手。

  李氏身体微微一僵,脸色微微发白。

  她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妥当,可她只要想想温馨就忍不住。

  毕竟,温馨没来之前,她才是四爷府里最受宠的那个!

  

暗香

更新完毕,谢谢大家支持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