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019:无语的四爷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67 2017-10-17 00:00:00

  进府这么久,温馨从未去过前院。

  通往前院的门口有小太监日夜守着,就像是一座天堑,将整座府邸一分为二。

  王德海在前头领路,满脸的笑容挂在脸上。

  心里也是嘀咕,这个温格格没想到不声不响的还真的入了主子爷的脸。

  这些日子主子爷早出晚归,这不刚有点空闲,没去福晋那里,也没去李侧福晋那里,倒是先记起温格格了。

  看来以后这一位,自己也得好好的巴结着,指不定也能有福分当上侧福晋呢。

  温馨跟着王德海跨过那道门的时候,心里其实还有些不太明白,四爷叫她去前院做什么。

  一时想不明白,索性也不想了,前院的地界也十分的宽敞,没走多久就到了书房那边,院门口守着俩太监,进了院子里,廊檐下书房门外也同样站着两个小太监,年纪都不大,瞧着就十分的机灵。

  可是温馨知道,这小太监虽然个顶个的机灵,可都不识字。

  能在四爷身边混到可以识字留下的份上,也就一个苏培盛,还有书房伺候一个叫张顺喜。

  苏培盛大名鼎鼎,但是这个张顺喜温馨不记得有听说过。

  “给格格请安。”苏培盛刚走出书房的门,一抬头就看到了走进来的温格格,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快步迎了上来。

  “苏公公快别多礼了。”温馨柔声细语的说道。

  苏培盛站起身,就道:“格格进去吧,主子爷等着呢。”

  瞧着苏培盛没有跟进去的意思,温馨犹豫一下,还是抬脚踏上了台阶。

  进了门,屋中置一长桌,桌上摆着古砚,旁边是一旧古铜水注,斑竹笔筒里零散着插着七八管毛笔。青花五彩的笔洗清水已浑,铜石镇纸压着宣纸一角,四爷正在奋笔疾书。

  “给主子爷请安。”

  温馨清亮脆甜的声音响起,四爷手中的笔一顿,抬起头就看了过去。

  穿着水红色旗装的温馨娇娇俏俏的半蹲着身子,乌黑的头发上插着简单的素银蝴蝶簪子,随着她请安的动作,两耳上的珍珠坠子轻轻晃着,越发令人看着她勾起的唇角喜气盈盈。

  明明是不怎么出挑寻常的衣裳,偏穿在她的身上,裹着她的笑容,就让人瞧着开心。

  那笑容实在是太甜了。

  “起来吧,坐。”四爷指着一旁靠墙的椅子说道。

  温馨就乖乖的走过去坐下,入了秋的时节,椅子上已经铺了软垫,坐在上头十分的柔软舒服。

  “爷,在忙吗?我会不会扰了你的清净?”

  听着温馨有些担忧的话,四爷摇摇头,“无妨,你先坐着,膝盖上的伤可好了?”

  温馨愣了一下,没想到上来他就问这个,心里有些怪怪的。

  主要是四爷太忙了,整天忙着国家大事十天半月不进后院的人儿,还能记得她那点小伤,忽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。

  “已经没事了,全好了,多谢爷惦记着。”温馨笑的更甜了,能被人惦记着就是开心的事情。

  更不要说这个人还是自己在这里需要依仗的男人,这种感觉很奇妙。

  主要是期待之外的惊喜忽然降落,那种感觉实在是……爽呆了。

  问了这一句,四爷就不管她了,继续低头办公。

  温馨也不打扰他,自顾自的打量着这屋子里的陈设。

  靠窗的暖榻上摆着黄花梨的炕几,窗台上搁着古铜花尊,另一边摆着哥窑的定瓶,里头插着一束花。巴掌大的白玉香炉里袅袅白烟升起,淡淡的三合香的味道在鼻端环绕。

  对面墙上挂着几幅明家画作,温馨侧着头瞄了几眼,没看出哪家的手笔。

  她对于书画没多少研究,看不出来再正常不过了。

  不过,她也知道书室中画惟二品,山水为上,花木次,鸟兽人物不与也。

  看来四爷是个清雅的人儿,墙上挂的全是山水画!

  啧啧,这位传世的十二美人图可是鼎鼎有名,怎么也不见他挂幅美人图。

  哼,虚伪的男人啊。

  四爷忙完一个段落,放下手中的笔,抬头就看到他的小格格一双乌溜溜的眼睛,正打量着悬挂在墙上的画。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嘴角扬起大大的笑容,似是想到了什么好玩儿的事儿。

  一个人偷着乐,不要表现的太明显。

  四爷蹙眉,跟着看向墙上的画,名家手笔的山水画,有什么值得偷着乐的?

  “在想什么?”

  耳边忽然传来四爷的声音,温馨心中一凛,忙转过头来,就对上四爷有些疑惑的目光。

  心里囧了一下,一不小心放飞自我,这就被看出猫腻来了。

  四爷的眼睛也太利了。

  心里吐槽不已,嘴上却甜甜的说道:“在看这几幅画,奴才生性顽皮,对这些书啊画啊不甚了解,但是瞧着十分有气势,就是瞧不出个所以然来。”

  四爷默了。

  这话让他怎么接?

  就没见过有人这么揭自己的短的,不应该在他面前说说自己的长处吗?

  真不是个讲究的人儿,傻。

  “这些日子你在做什么?”四爷站起身来去洗手,写完字手上沾了墨汁。

  温馨就特别有眼色的走过去服侍,从架子上拿了香胰子递过去。

  四爷接过去在手上抹了抹,清水里洗干净了,温馨就把干净的帕子递了过来。

  擦干净了手,就顺手牵着温馨的手走到暖榻上挨着坐下,就听着温馨说道:“也没作甚,平日里我也不爱做针线,我娘说了做针线费眼睛,会拿针就行了。”

  四爷:……

  “想要看书,可是进府的时候只许带一个小包袱,听竹阁的书还是搬进去时那几本,都已经看完了,怪没意思的。我又不能出门,也就只剩下折腾着厨房做点好吃的了。”

  四爷:……

  他觉得自己就不该问这个问题,傻透了。

  平常老十四老说接不上他的话,他的话难接。

  他一直不太明白。

  今儿个忽然就明白了。

  原来难接话,是这么憋屈的感觉。

  默了默,四爷本想训诫几句,结果抬头就看着温馨蹙着眉头无声叹息的模样,好似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。

  他忽然好想知道,远在南边的温大人,到底是怎么养的女儿。

  女儿养得这么娇,把人嫁出去,你睡得着吗?

  

暗香

谢谢大家支持,爱你们(*^__^*)嘻嘻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