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018:急死人了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98 2017-10-16 00:00:00

  现在四爷府里的情形比较复杂。

  府里没有日日请安这回事,宋格格是最早进府的,然后是李氏,再然后才是福晋大婚,进府。

  福晋嫁进来后,宋氏先是有孕,而李氏又正得宠的时候,刚进了府还没有站稳脚跟的福晋,一开始就没什么底气,这规矩在嚣张跋扈侍宠行凶的李氏跟前就没能立起来。

  后来李氏请封了侧福晋,再加上接连生了几个孩子,在府里的地位稳稳的,规矩就更立不起来了。亏得福晋后来生下弘晖,这才跟李氏能抗衡。

  这么多年下来,宋氏不管事儿,面上至少是个老实的性子,福晋跟李氏斗的旗鼓相当。

  一个貌美孩子多,一个嫡妻名分正。

  现在府里多了耿氏跟温馨,这平衡就一下子打破了。

  现在满府里都知道温馨跟李侧福晋对上,结果主子爷歇在了听竹阁的事情,现在大家看听竹阁的目光都不一样了。

  云秀去膳房提膳,听了一路的闲话,气的脸色乌黑阴沉。

  云玲看着她这幅样子,就道:“谁又惹你了?”

  “还不是外头那些嘴碎的小蹄子,一个个嘴里不干净。”云秀恨恨的说道,“一准是东院那边搞的鬼。”

  说什么格格就是个勾人的狐狸精,什么狐媚不要脸云云。

  呸,也不想想东院那位当初在府里站住脚,难道不也是靠着一张脸?

  说她们格格,也不怕打了自己的脸!

  温馨在屋子里听到这话一笑,靠着软枕,吃着蜜饯,不用天天去正院磕头请安口称奴才,是她穿越来觉得最开心的事情了。

  李氏这是被气狠了,所以才会口不择言。

  也不想想大家都是做妾的,埋汰她,难道李氏脸上就有光?

  这女人的脑子真是有坑,也就仗着四爷身边女人少,她又能生才能站稳脚跟。

  午膳很丰富,四菜一汤,燕窝火熏鸭丝、莲子猪肚、青笋爆炒鸡、水晶丸子,还有个火腿豆腐汤。一碟竹节卷小馒头、一碟豆腐馅的包子,瞧着菜色就是新鲜出锅的,不是提前做好放在蒸笼里熏着的东西。

  她之前跟膳房用银子打出来的关系也尚可,但是现在给自己送来的吃食,明显就不是用银子能得来的。

  不是银子,自然就是宠爱了。

  温馨吃得心满意足,午后小憩后,看着自己的膝盖想着,今晚上也不知道四爷会去哪里。

  这次能给李氏上眼药,是因为李氏太大意了,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,这才吃了个亏。

  而且,自己是吃亏的一方,可是四爷对李氏那边除了昨晚留宿下了她的脸之外,并未有任何的处置,就可见她在四爷心里的地位。

  想要撼动李氏非一夕之功。

  所以,一定要加重自己在四爷心中的地位,但是以四爷的心性,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。

  努力回想康熙四十二年发生的事情,这一年记忆深刻是因为索额图被圈禁,还有两件事情一是修建热河避暑行宫,还有一件那就是西巡。

  温馨的心里翻腾起来,生活不是演电视,也不是写小说。

  四爷这样的人物出行,除非是时间上特别着急的,不然像是跟着康熙南下,或者是去塞外,再比如西巡这样的事情,都是要带着府里的女人随身伺候的。

  温馨打的就是西巡的主意,若是能让福晋开口送她陪着四爷西巡,这一路下来几个月,怎么也能养出几分感情了。

  李氏有孕肯定是不行的,宋格格、耿格格、还有府里那些侍妾都是可选择范围内的人选,温馨并不觉得福晋一定会选她。

  毕竟,耿氏还没侍寝呢,送去跟着西巡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。

  温馨记不太清楚几月西巡出京的,只记得秋天走,冬天回都快要过年了,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。

  满后院的人都在看着四爷今晚上会留宿哪里,结果没想到一连七八日又没进后院。

  温馨也是服气了,不过这几日府医倒是日日都来看她的伤,一直到膝盖上的淤青全都退了,这才不来了。

  要不是府医天天来,她都以为四爷忘了自己了。

  四爷不进后院,便是福晋也没办法,并不敢插手前头书房的事情,顶多差人去问一句,已经是顶天了。

  十五这日,大家都去正院请安,温馨再次见到李氏,做出一副心有余悸害怕的神色,显然是被上回的事情给吓到的模样。

  把李氏给呕的不轻,福晋倒是轻轻松口气。

  没过几日,四爷终于踏足后院了,跟随圣驾西巡的消息在府里也传开了。

  温馨有一些意外,原以为怎么也得过了颁金节,没想到颁金节之前就要走。

  颁金节是满人的一个大日子,类似于我们的国庆节,但是又比国庆节隆重多了,跟过年也差不多了。

  四爷回来跟福晋匆匆说了西巡的事情,又急匆匆的走了。

  但是府里却是沸腾起来,四爷跟随圣驾西巡,福晋必然会挑随行服侍的人。

  就算是安稳如耿氏,这两日往正院请安也勤快了许多。

  “格格,耿格格那边这么热络,您也去福晋那里请安才是啊。”云玲劝说道,心里有些着急,要是被耿格格抢了先,这一走就是几个月,主子爷那里也能记住这个人了。

  偏格格不着急的样子,真是急死人了。

  “不止是耿格格,就连与世无争的宋格格都出面了。”温馨嗤笑一声,“别忘了,这府里还有几个侍妾呢。你家格格急三火四的冒什么头,不着急。”

  “怎么能不急?”云秀也忙上前劝一句,“奴婢打听到了,主子爷说了只带一个人,怕路上麻烦。”

  要是两个,怎么也有格格一个,但是一个的话,她们就怕福晋送了耿格格去啊。

  赵宝来这时急匆匆的来了,对着温馨就行了个礼,“格格,前院王德海来了。”

  温馨一愣,他来干什么?

  “快把人请进来。”温馨立刻挺直脊梁坐起来,脸上带起了和煦的笑容。

  王德海是苏培盛的徒弟,这个时候怎么过来了?

  “奴才王德海给格格请安。”王德海抬脚进来,就躬身行礼。

  “王公公太客气了,快起来,不知公公这个时候过来,可是主子爷有什么事情吩咐?”温馨让赵宝来把人扶起来,笑着问道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