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016:竟是一句也说不得了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51 2017-10-14 00:00:00

  “那格格您也得能见到主子爷的面才是。”云秀回了一句,像今天这样主子爷被李侧福晋请走的事情一再发生,不出半个月,主子爷未必就能记得起格格。

  她进府以后就打听过了,主子爷院子里的女人真是阿哥们中最少的,对女色上素来是淡淡的。

  格格就算是长得再好,要是长时间见不到主子爷又有什么用。

  云玲就推了一把云秀,云秀瘪瘪嘴不敢说了,可是心里把李侧福晋问候了一顿。

  温馨微微蹙眉,其实云秀虽然心直口快,但是说的没错,就道:“你们放心,就算是我失宠了,也是养得起你们的。”

  门外四爷的脸乌黑乌黑的,这叫说的什么话?

  这一屋子主子不像主子,奴才不像奴才,什么话都往外说!

  深吸一口气,伸手撩起帘子大步走了进去。

  这猛不丁的突然冒出一个人来,可把屋子里的人吓死了,一看是四爷,云秀跟云玲吓得脸都白了,瞬间就跪了下去。

  温馨也是惊住了,四爷不是去东院了吗?

  怎么出现在这里?

  她们刚才没说什么犯忌讳的话吧?

  努力想了想,好像没说什么要命的话,心里松口气,动作却不敢慢了,站起身来就蹲身行礼,可一紧张忘了腿上的伤,猛不丁的蹲身行礼,膝盖上撑不住劲儿,整个人顿时往前扑去。

  要命了!

  四爷本来黑着脸,正想着怎么教训一下这屋子里的主仆,就看着急匆匆起来行礼的温馨,腿上一软,整个人朝着他的方向栽了过来。

  脑海中瞬间闪过她膝盖受伤的事情,下意识的弯腰伸手去扶了一把。

  温馨被四爷的胳膊拽了一下,这股大力一托,她又不是个傻的,顿时将计就计,顺势就倒在了四爷的怀里。

  美人计什么的她也会玩儿。

  温香软玉抱满怀,四爷也不好意思就这么直接发火了,心里想着温氏这才十五呢,还是个小丫头。方才那紧张的样子,瞧着也怪可怜的。

  这么一想,又顺手把人抱了起来放在了暖炕上。

  温馨:……

  四爷好像比她想象中的有人情味儿,还有点小温柔。

  既然这样,不扑上去还等什么?

  温馨就露出一个傻兮兮的开心不已笑容,绝口不提今天的事儿,一双眼睛似是倒映着满天繁星般闪亮,轻轻抓着四爷的袖子摇啊摇,“爷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?”

  四爷就看着小姑娘脸上的欢喜藏也藏不住的露在脸上,扯着他的袖子的玉白小手,就像是一把小钩子,一下一下的让人心里痒痒的。

  偷看他一眼,再悄悄地看他一眼,粉面如芙蓉般染上层层红晕。

  这样炽热的欢喜,浓郁的让他有些措手不及,但是心里深处又隐隐有几分得意。

  “爷还不能来你这里了?”四爷本是站着的,但是温馨扯他袖子的手力气越来越大,他不得不坐下看着她开口。

  瞧着四爷一脸严肃的模样,温馨心里翻个白眼,果然是个闷骚,她都这么撒娇了,他也能把持得住。

  福晋走的是正妻端庄的路子,李侧福晋是一朵明艳扎人的玫瑰花,宋氏就像是软弱的菟丝花,耿氏还未侍寝排除在外。

  所以温馨就觉得自己只能走甜美娇俏的路线了。

  “才不是,我要是说巴不得爷天天来呢,你又该骂我没规矩了。”温馨皱眉做出苦恼的样子,假装抱怨的说道。

  眉尖微蹙,樱唇微抿,偏偏那一双如宝石般的眸子带着几分狡黠,就这么看着人,真是让人无可奈何。

  这话说得四爷都不知道如何说她才是,真是好话赖话都被她占全了。

  “听说你今日跟李氏顶嘴了?”

  温馨看着四爷一本正经的问话,眼角瞥见还跪着的俩丫头,心思一转,面上恰到好处露出一个惊愕的神色,随即又带出几分惧意,面色褪去娇羞,逐渐变得煞白。

  瞧着她吓成这样,四爷也是楞了,正想开口缓一句再问,就看着温馨猛地站起来,“噗通”跪了下去。

  “格格,你腿上还有伤!”

  “格格,小心腿。”

  云玲跟云秀都被这一声响给吓到了,连忙爬过来扶着温馨。

  四爷哪里想到温馨的性子这么烈,说跪就跪下去了,那一声落地的响声,他听着都有些不舒服起来,脸也跟着黑了。

  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四爷是真的有些恼了怒道。

  温馨白着脸,却挺直了脊梁,也不看着四爷,眼睛看着前方,一字一字的说道:“奴才给主子爷请罪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四爷给气的,看着温馨,“你到是说,你请什么罪?”

  “主子爷不是说了,奴才顶嘴李侧福晋了。”温馨道。

  四爷:……

  这一句话把他给顶的,心肝肺都要气炸了,就看着温馨,“是谁说要自辩的?”

  温馨心里一“咯噔”,四爷果然听墙角了,心里有了数,嘴上却说道:“主子爷上来就问罪,一口咬定奴才顶嘴,奴才还能说什么?索性直接认罪就是。”

  “你还有理了?”就算是福晋都不敢跟他这样说话,这个温氏果然是……胆大!

  温馨听了这话,眼眶就红了,眼睛里含了泪,却露出几分倔强的神色,开口说道:“若是主子爷公允,就该问奴才一句今日发生了何事,偏您上来就说我顶嘴侧福晋,这就是给奴才定罪了,奴才还能说什么?”

  瞧瞧这牙尖嘴利的,竟是一句也说不得。

  四爷被她气得直运气,又觉得有几分好笑。

  看着她认真的模样,忽然就想起自己像她这般大的时候,也是这样凡事爱较真。不管做什么,总要弄出个子丑寅卯来。

  忽然就有了逗她的心情,就道:“要是你这样说,既是认罪了,该如何罚你?”

  温馨瞪大眼睛看向四爷,一副惊呆了的样子,“我可没认罪,分明是主子爷给我定了罪,怎么能颠倒黑白呢?”

  四爷看着温馨真是气急了,连奴才都忘了,一口一个我,还反说他颠倒黑白。

  真是气乐了,就看着她,道:“你说,爷怎么颠倒黑白了?若是说不明白,便两罪并罚,你可服气?”

  

暗香

群么么哒(*^__^*)嘻嘻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