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014:这个亏不能白吃了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39 2017-10-12 00:00:00

  四爷从宫里出来心情不好,就被隆科多拦住了去路。

  “老四,这是往哪里去?若是有空不如一起去喝一杯?”隆科多手里握着马鞭,笑呵呵的说道,大喇喇的拦着路一点也没觉得不妥当。

  “舅舅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?”四爷心里不喜,对于隆科多的嚣张十分不满却又无可奈何。

  隆科多的亲姐姐正是孝懿仁皇后,而孝懿仁皇后是四爷的养母,因此称隆科多一声舅舅也是正经。

  孝懿仁皇后殁了之后,皇帝对隆科多十分眷顾,隆科多本人的性子又不是个好相与的,朝中也很少会有人直面得罪他。

  便是皇子贝勒遇上他都要退一步,四爷正经的龙子,但是由于皇上对隆科多的厚爱,也不得不憋着一股气。

  隆科多似乎没看到四爷的黑脸,哈哈一笑,却又压低声音,“是有点事情。”

  四爷心里一动,知道隆科多此人虽然霸道,却不是个言之无物的人,就道:“今日就叨扰舅舅了。”

  “好说。”隆科多前头领路,脸上的笑容就没断了。

  两人七拐八拐的进了一处不显眼的茶馆,四爷心里一哂,却也放松几分,隆科多瞧着混不吝,其实也是个做事有谱的。

  说是喝酒却来了茶馆,显然是不想惹自己不开心。

  两人坐下后,伙计上了茶,屋子里没人之后,隆科多就直接开口说道:“我也不说废话,老四,你可知道今日我得了什么消息?”

  四爷心里微动,知道隆科多圣眷优渥,很多御前消息比别人知道的都要多,要早。

  但是他摸不清楚隆科多为什么找上他。

  于是假装不在意的看着隆科多,轻抿一口茶,这才开口说道:“舅舅有话直说就是,以你我的关系何须拐弯抹角。”

  隆科多一愣,随即大笑起来,“这话也是,你是我姐姐养大的,咱们之间自然比别人更亲近。”

  四爷没接口。

  隆科多瞧着面无表情的四爷,心里也有些摸不准,既然有意卖好,索性也不兜圈子了,直接说道:“我得了消息,皇上已经决定十月里要西巡。”

  四爷一惊,抬头看着隆科多。

  隆科多瞧着四爷这样子,心里就很是得意,嘴上却是说道:“这事儿别人还不知道,若是能随驾自然是好事儿。”

  四爷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,虽然还摸不清楚隆科多的心思,但是不妨碍他道谢,“此事多谢舅舅告知。”

  “我就不喜你这一板一眼的样子,年轻人就该乐呵些……”

  瞧着四爷一下子黑了脸,隆科多说不下去了,得,这位大爷性子跟别的皇子不一样。

  他不说了还不行。

  本想着晚上一起吃个饭,结果四爷抬脚就走了,隆科多也不在乎,自己打马也回了府,反正消息给了,人情四爷欠了,这就得了。

  四爷一路回了府,满脑子都是圣驾要西巡的事情,现在宫里头一点消息也没传出来,要是能提前安排一下,随驾西巡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。

  能在皇上跟前多露脸,这是不可多得的机会。

  心潮翻滚,坐在书房里,四爷一时心绪难宁。

  如今皇阿玛对太子多有不满,父子之间矛盾日深。直郡王蠢蠢欲动,底下的弟弟们也不是好相与的,而他夹在中间不上不下。当初皇阿玛封儿子们,大哥封了直郡王,三哥封了诚郡王,虽然因敏妃一事又被降为贝勒,但是却是封过王的。而他却跟底下的弟弟们一样是个光头贝勒,简直是丢死人。

  为了这事儿,这几年四爷一直尽心尽力办差,不敢有丝毫的差错,就想着不要再做个光头贝勒。

  想着隆科多的话,他就觉得这次西巡是个机会,不能错过了。

  苏培盛一直站在书房外,抬头悄悄天色,心里就有些着急,主子爷这晚上的宵夜是在书房用了,还是有别的打算?

  正想着他的徒弟王德海一溜烟的跑了进来,满脸带笑打个千儿,低声说了几句话。

  苏培盛眉梢微扬,两手抄在袖笼里,看着王德海就道:“成,这事儿我知道了,你去忙吧。”

  王德海一口一个师傅叫的亲热,结果也没得他师父一句准话,但是又不敢问,只得腆着脸走了。

  到了门外四下看看没人,“呸”了一口,这才快步离开。

  苏培盛又不傻,李侧福晋罚了温格格,福晋让人往前院递话,后院的官司他可不管,他只管着尽忠主子爷。

  主子爷不问,他一个字都不会往外说。

  温格格是委屈,可是谁让李氏是侧福晋,压你一头你就得受着。

  再说了,府里孩子现在都是李侧福晋生的,为了一个还没多少前程的温格格,他也犯不上跟李侧福晋作对。

  不值当。

  **

  听竹阁里,温馨听说四爷往东院去了,一点也没当回事儿,滚热的帕子敷了膝盖,一片青紫瞧着更吓人了。

  云玲跟云秀心里都有些不安,主子爷这个时候去了东院,是不是听说白天的事情,对格格不满了?

  可是瞧着格格的样子一点也不担心,她们更着急了。

  “格格……”云秀首先开了口。

  “万事稳得住,急什么。”温馨打断她的话,慢条斯理的净了手,坐在铜镜前让云秀给她散了发髻,瞧着镜子中的人,微微一笑,“这事儿不会就这么翻篇的,便是我同意,福晋也不会同意。”

  更何况,就李氏那脑子,也未必不会自己给自己挖坑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赵宝来急匆匆的来了,隔着屏风开口说道:“格格,奴才打听到了,是东院那边给前院递了消息,说是二阿哥突然烧起来,这才请了主子爷去。”

  云秀跟云玲对视一眼都松了口气,原来是这样。

  温馨却是微微蹙起了眉头,二阿哥发烧?

  是巧合吗?

  怎么偏是李氏罚了她的今晚,她可不信。

  有孩子就是好啊,瞧瞧,不费吹灰之力,就能抢在自己前面见到四爷。

  今晚怕是李氏要使劲的给她上眼药了,得想个法子才好。

  这个亏,可不能白吃了。

  但是怎么翻盘,却要好好地思量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