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002:拈酸吃醋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28 2017-09-30 10:27:25

  坐在摇晃颠簸的马车里,温馨心里叹口气,想她堂堂现代精英成功人士,因为过劳猝死来到大清朝。

  没想到摆脱了职场上的无性别厮杀,却又沦落到后宅权谋的战场。

  对面耿氏对她视而不见,她也乐得清闲,回想往事一时有些心潮低落,思绪飘飘。

  想过千万种进入四贝勒府之后的情形,唯独没有想到,是这么血腥的见面礼。

  温馨跟耿氏到了四贝勒府门口,就被送来的嬷嬷交给了四贝勒府里的人,转头就干脆利落的走了。

  领她们进府的嬷嬷瞧着三十许上下,不苟言笑,穿着铁锈红的衣裳,越发给人一种不好接近的架势。

  绕过前院,顺着长廊一路往后走去,温馨也不敢分神去看四爷府里的景致,只是感觉到四周来往的奴才脚步匆匆,令人心里忐忑。

  在一处方正气派的院子前面,那嬷嬷停住脚,看着二人说道:“两位格格稍等,奴才进去禀一声。”

  “有劳嬷嬷。”耿氏连忙说道,还微微屈膝。

  温馨瞧着心头一哽,这一比下来,耿氏这样做,可不就是衬得她不知礼了吗?

  心塞!

  那嬷嬷果然对着耿氏唇角微勾,看也不看温馨一眼,转身走了进去。

  心更塞了!

  这才刚进门呢,就被比下去了,总觉得自己前程惨淡,惨不忍睹的样子。

  两扇红漆门被打开,很快的又关上了,但是留了一条巴掌宽的缝隙,隐隐的刚好能让她们看到里面的情形。

  只见院子里摆着一溜的板凳,板凳上趴着人,入目而来的便是一片大红的血色。

  温馨脸色一白,不等她喘口气,就听着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传来,“主子爷说了,主死仆辱,所有伺候大阿哥的人一律杖毙。怠慢主子,偷懒耍滑,以致大阿哥病重身亡,不可饶恕!”

  紧跟着里面就传来木板击打在肉上发出的“噗噗”声,沉闷而又刺耳。

  没有听到痛呼声、求饶声,想来是被堵住了嘴,只有零散的呜咽声在空气中飘散。

  温馨眼角扫过耿氏,就发现她的脸跟自己差不多,白中透着青,显然也是被吓到了。

  没多久,两扇门又被打开,一具具死鱼般的尸体裹着鲜血被拖了出去,温馨只觉得腿软的差点站不住,太有冲击力了。

  “福晋说了,请两位格格进去。”之前进去回禀的嬷嬷也走了出来,看着二人说道。

  两人齐声应了是,跟着她走了进去。

  穿过被小太监正在洒水清洗血迹的庭院,踏上台阶,强忍着心里的不适,走进了正房。

  屋子里人很多,温馨也不敢看,只瞄到主位上坐着一男一女,应该就是四爷跟四福晋了。

  “奴才耿氏(温氏)给主子爷,福晋请安。”

  温馨跟耿氏齐齐跪下行大礼,双手交叠放在前额,叩头。

  “两位妹妹都起来吧,既然进了府都是姐妹,以后要好好相处才是。”

  说话的人声音虽然柔和,话中却隐隐带着几分训诫之意。

  “是,奴才谨遵福晋之言,不敢逾越。”耿氏又抢先一步开口说道。

  温馨:……

  她还能怎么办?

  “奴才遵命。”只能干巴巴的回了一句,温馨为自己点蜡。

  “抬起头来让我看看,娘娘可说了,给咱们府里添个美人的。”

  温馨跟耿氏只好抬起头来,紧跟着就听到周围有隐隐的吸气声传来。

  能坐在这屋子里的人,自然是四爷府里的侧福晋跟格格,侍妾是没资格出现的。

  温馨的眼睛快速的扫过福晋,面色微微蜡黄,气色也不是很好,痛失爱子神色憔悴也是有的。嗯,五官也比较平淡,好听一点就是长得比较端庄。

  坐在福晋身旁的自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四爷了,温馨不由得细细看了一眼。

  面色白净,五官锐利,尤其是那双爱新觉罗氏祖传的丹凤眼,眼尾微扬,更添几分气势。

  只瞧那双眼睛,什么五官,什么样貌全都不记得了,黑沉沉的眸子像是见不到底的漩涡,令人心悸不已。

  坐在上首的四爷,扫了一眼温馨,也是有些意外,眼前这美人凝脂如玉,颜如渥丹,眉似新月,眸含秋水。唇色朱缨一点,胜却人间无数。

  果然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。

  相比之下,站在她身边的耿氏就太寡淡了。

  “哟,福晋说的果然是,真是个美人呢,竟是把府里所有的姐妹都比下去了。”

  温馨心头一颤,就知道这话不怀好意,这是要让全府的女人都厌恶她不成?

  就在这时,福晋开口说道:“李氏,你也是个侧福晋,这样拈酸吃醋的话要有分寸才是。娘娘挂着爷,送人来也是好意。”

  原来这个就是大名鼎鼎的李侧福晋,历史上可是为雍正生了四个孩子的女人,不可小觑。

  眼角扫了一眼,只见李氏容貌艳若桃李,瑰姿艳逸,即便是挺着大肚子,也丝毫没有折损仪态,反倒更添几分妩媚。

  李氏听着福晋拿着宫里娘娘压她,捏着帕子轻轻一笑,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福晋真是误会妹妹了,我挺着个肚子不能侍奉爷,瞧着新来的妹妹如此出众,也是替爷开心呢。”

  瞧着两人就要打起口水官司,坐在上首的四爷不耐的说道:“行了,爷有公务要连夜出京,府里的事情就交给福晋,若有急事送信与我就是。”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新来的两个格格,犹豫一下,到底没开口说什么,就起身直接走了。

  “恭送爷。”福晋连忙起身送人,李氏等人也连忙跟着起身,四爷已大步离开。

  送走了四爷,福晋又坐回去,看着耿氏跟温馨,神态比之前更从容惬意,尤其是看到李氏如临大敌的样子更是开怀,开口说道:“你们两人的住处也已经安排好了,耿格格就住在落梅院,温格格住在听竹阁。”

  听到这话,李氏的神色又是一变,立刻说道:“福晋真是大方,听竹阁那地方倒也舍得。”

  那里可是距离前院最近的院子,当初她倒是想要住进去,却被福晋给挡住了。

  没想到如今却是给了温馨!

  福晋却是听而不闻,又给温馨跟耿氏介绍宋格格,然后说道:“你们都回去吧,我也乏了。温格格跟耿格格先安置下来,若是缺什么直接跟我跟前的罗嬷嬷说就是。”

  两人连忙谢过,这才告退。

  宋格格是雍正的第一个女人,在府里有些地位,瞧着倒是个和善的,对着二人没什么敌意。

  李氏却是不同,出了正院的门,立住脚那双带着几分怒火的眸子打量温馨一番,冷笑一声,这才扶着人扬长而去。

  温馨:……

  几个意思啊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