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千年恋之三世之劫

第三十五章师父笑了

千年恋之三世之劫 懵萌小四夕 2079 2018-05-16 23:52:51

  元柔昏昏沉沉的感觉自己又回到了灵月之境以前,自己是快快乐乐在皇宫长大的公主,那个他在他的家族里却是佼佼者。

  那时的自己虽上不得厅堂,下不得厨房,多半都是游走在他身边,不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现在他面前,就是在半路上围追堵截,一点自尊都没了,知道最后,国破人亡,自己害了母后,自己杀了自己的父王,元柔那时候感觉自己的人生,真的是悲伤绝望到了极点

  死了之后,不小心进入灵月之境,祖宗给他们的任务就是度化哪里的亡灵,很累只是她乐在其中,她更乐意与死人打交道。

  当有一天,有那么一个人出现,帮自己解决困难,教自己功夫,开导自己懂得是非黑白,放弃执念

  可恨,可恨为什么什么都还没做,他就在自己面前,又为了自己被拿走了命,她却无能为力,为什么每次最笨最无能的都是自己呢?

  甚至都把自己保命的暗器绑在自己的手腕上,他说:“不准扔掉,不准忘了带,不准取下来,要让我随时随地都能找到你,知道你在哪,知道你还没被这里的怪兽吃掉。”

  他说:“这世界上,你应该用全身心去爱去呵护的是你自己。”

  他说:“柔儿,过来,我怕冷!

  他说:“每个人都不是为了被人伤害才来到这个世界,也没有人是为了伤害别人来的这个世界的”

  曾经,他血洗了缠住她的一重小妖

  单匹马,从对方手里救下她,她扑在他怀里感动得一塌糊涂,

  他说:“我没准你死,你就得好好活着,!”

  “你、无聊、霸道!”她把鼻涕和嘴角的血使劲的蹭在他衣服上。

  他让她以为,她真的就是这世上最幸运的人,可到头来,自己竟然亲手把他送到了地狱

  有人进来,带着一声巨响,门被踢开

  从灵月之境回来,她不仅保留着灵月之境的记忆,还保留着灵月之境自己公主身份的本身的记忆。

  手链没断,那师父应该是还保留着对这个时空的感情牵绊。这牵绊会是什么呢?

  刚来这地方,她惊讶得知,传说的东盟国竟就在这个时空里,当年传说里的灭了南越,使得万里冰天雪地的夜孤寒,就在北蓝国。

  也许,是冥冥中有牵引才会让她来到这,可为什么自己现在很无力的感觉

  “柔儿?”

  母后的声音唤回了元柔的意识,母后抚摸着她的发,说:“这才多久,就瘦了这么多,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呆在宫里好好的陪陪父皇母后呢。”

  好似是有药水送到自己嘴变,有些苦涩,有些甜。

  “王后娘娘,臣先告退了”

  “去吧,去看看奇儿带回来那个人还能不能活。”

  “是”

  萧风在陌生的地方醒来,猛的坐起来看看四周,这里是什么地方?萧风往镜子一望,整个人呆住。

  自己之前英俊的面孔竟变了个模样,准确的说,应该是自己左脸因为受到阵法的反噬,留下了丑丑的印记,但四周的皮肤竟露出白皙细腻的肌肤,水灵透彻,肤光胜雪。

  这张脸,与他那讨厌的哥哥的模样似乎更像了,咬紧牙关忍住要爆发的怒气,外面有脚步声向这边靠近

  来人捏了自己手腕一会,“这变的什么戏法,如此神奇?”

  元少奇听到巫医的话,像床上的人看了下之后开口问道

  “怎么了!是哪里有什么不妥?”

  整理好伤者,帮他还好被褥。一边摇头一边说道

  “按道理是不可能的啊,昨个把脉的时候,他的筋骨几乎全部是碎裂的!这会怎么就变的跟正常人一样,难道是昨天把错了吗”

  元少奇挑眉,柔儿十三岁从城楼掉下,受了重伤,当时很现在的情况很像,难道,这长相俊俏,年龄跟自己相像的男人,真的是柔儿得师父?

  正思索中,不远处传来一阵阵喧闹之声

  “公主殿下,你这身体虚着呢,不能乱跑”

  “你们告诉我,我师傅在那!...这宫里怎么这么多的房间?到底在哪间啊”

  元少奇无奈,他这妹妹已经好久没这么冒失过了,这师父就这么重要?刚要伸手推开房门,让元柔不再像没头苍蝇似的乱撞,谁知手刚伸到一半,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就钻到了自己的怀里

  笑着柔柔怀里的小家伙,怎么这么可爱,老大不小的人了,永远像个孩子

  “三哥!听说你把师父也带回咱们东盟了?他在哪里?伤的重不重”元柔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元少奇,就轻轻的撞了下,怎么头好晕哦

  无奈的叹息,指指一旁的床榻,这不是在那呢吗?怎么就不知道看看就知道在我面前卖萌。

  对着自家三哥,皱皱鼻子,转身奔向萧风的床榻,先是用手探探他的鼻吸,又是摸摸额头!逗的元少奇闷声底笑,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巫医呢!

  萧风的耳朵渐渐通红,从自己懂事以来,从不喜欢女孩的接近,就连皇姐自己都是不爱亲近的,除了自己的母亲,元柔还是第一个,在他身上这样摸来摸去,握紧拳头强忍住自己想要推开她的冲动

  “柔儿,你这师父了厉害着呢!不仅内伤全好了,连身上的伤口也全部愈合了,除了左眼角的伤,好像很严重的样子,一时半会是好不了的了”

  边说边看着用手轻轻抚摸萧风眼角的伤口的元柔,这丫头这么在乎这人?

  “师父这脸上的伤,是中毒所致,听他说,因为当时中的毒太深,保住了性命,可是这印记,怕是好不了了”

  装睡的萧风在听到这兄妹俩的谈话之后,心里十分震惊。原来这丫头,就是皇兄一直放在心尖尖上的小徒弟啊!

  皇兄从小性子就凉薄,连父皇母后都接近不了,唯独对一个小姑娘宠的是,要什么给什么,随叫随到的...

  依我看这教徒恐怕只是个借口,动情了才是真的吧!皇兄这颗铁树,难得开花,只是可惜啊!身中蛊毒,又伤的那么严重,除非是神仙,否则就算他逃了出去,也是难逃一死

  想到再也不用看到自己从小就讨厌的人,嘴角不由的就漏出了笑容

  “三哥!!你看,师父刚才是不是笑了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