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唯愿今生不再想见

第十二章 两男间的谈话

唯愿今生不再想见 梓水榆 1969 2017-08-08 12:42:18

  一小时后,西梓苑。

  未然到达时,桃梓巽已然坐在茶案边,悠然地洗着茶杯,慢慢地沏着茶,一身中式长袍。看着这个样子的桃梓巽,未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,似乎回到了与雅西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。当时雅西也是一身民国的妆扮,还对他行了一个标准的民国见面礼。未然忍不住苦笑了两下,尽管没有在一起,但桃梓巽和雅西似乎已经融入了对方的骨血,连气场都那么相似。

  “未然,坐吧。”此刻的桃梓巽已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“这是小西西最喜欢喝的,用桂花熏的小种。”

  桃梓巽的茶案边上放着当年被雅西的泪水打湿的那本《描眉梳妆》,他的手指抚过书页上被雅西的泪水湿过的地方,轻轻地呢喃道:“未然,这滴泪是小西西的吧。当年弄湿这本书的人就是她,是吗?”虽然是疑问的语气,但桃梓巽似乎已经相当的肯定了。

  “当年我就很好奇,是什么样的女子会仅仅只是看到书名就这么激动。今天看到你抱着她的时候,我一下子全都想通了。我很庆幸,当年没有把这本书扔掉。也谢谢你这两年对她的呵护。”桃梓巽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一般,温润细语。一边讲着,一边给未然递上了一杯刚刚沏好的烟薰桂花小种。

  未然的心里此时越发慌张,他努力地维持着表面的平静。桃梓巽和雅西虽然当年只认识了十天,但看他们两人的言行举止,似乎是相处了一辈子的老夫老妻,对彼此如此的了解。这是未然在雅西和她先生身上也从未有过的感觉。这种感觉来得太突然,太让未然惊慌了。

  就在未然极力维持表面的冷静时,桃梓巽徐徐地开口:“未然,我不是回来跟你抢她的。我知道她在你心里跟别的女人不一样。不然你不会带她来西梓苑。这就是缘份吧,两年来,她来了西梓苑那么多次,我们竟然一次也没遇见。知道我为什么日日流连这里吗?那是因为,我觉得我在这里能嗅到小西西的味道。一直以来,我都认为是我太思念她了,以至于产生了幻觉。现在,我知道不是那么回事。是这里真的有她的味道,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未然你。”

  “桃梓巽,我们虽然是生死之交,别的任何事我都可以让给你,唯独小西,我是一分一毫都不会让步。”不管桃梓巽说什么,未然都在第一时间表明了自己的决心。(似乎未然一点没想到雅西是别人的正牌老婆,一副妒夫的样子。呵呵)

  “说说三年前吧,你为什么会不辞而别。这是小西心里一根永远的刺。日日刺在她的心尖,日日流血,从未愈合过。虽然我知道这是她心底最深的秘密,但我怎么也想不到那个人竟然是你。”未然不禁有些泄气。尽管很不情愿,仍然不得不硬着头皮问出口。

  桃梓巽沏茶的手抖了抖,一些茶水洒在了茶杯外面,他一面用茶巾拭着茶案上的茶水,一面陷入了深深地回忆中。

  “未然,还记得三年前的初夏吗?我跟你说,我找到了我的那个她。”桃梓巽一脸桃花开的幸福模样,回味着三年前的那个夏天,第一次与雅西聊天时的情景。

  随着桃梓巽的提醒,未然的思绪也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夏天。

  三年前

  微信:“桃梓巽,在哪呢?出来喝茶吧,我找到一家不错的茶庄。”未然知道死党不喝酒,所以每次两人碰面总是喝茶。

  “未然,今天不行。”桃梓巽毫不迟疑的回复。

  “桃梓巽,我问过你的助理了,今天没有加班。你一个人留在办公室干嘛?种树啊。”未然毫不客气的调侃着死党。

  “不是种树,是种心。”桃梓巽一点不介意未然的戏弄。

  “桃梓巽,不对哦。我怎么听怎么觉得你的语气里有一股桃花开的味道。你这把年纪发花痴,想想都恶心。”未然仍然不放过老友,语气也越发的恶趣味。

  “未然,我找到了,找到那个她了。你不知道她有多么美好。温柔、善良、单纯、不食人间烟火。好像是从书里走出来的,一点不沾染尘世的味道。”桃梓巽不理睬未然的恶趣味,独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。

  听着桃梓巽发自内心的呐喊,未然知道老友陷入情网了,还是不可自拔的那种。一股危险的信号窜到了未然的大脑里。

  “桃梓巽,你不会是认真的吧。外面的女人玩玩就好了,认真不得。别忘了,你可是有老婆的人了。多数年轻女孩子都是为了钱,能用钱解决的事,千万别用情。”未然禁不住替老友担心。

  “未然,她不一样。她不是那些不经人事的年轻女子。她成熟,有韵味,贴心。总之,她的好,没法用语言来形容。不过,她也是别人的老婆,哎。”桃梓巽完全容不得别人说一点点的不好。

  天哪,还是个已婚妇女。未然觉得老友真的疯了,被人骗得很惨。他怎么也不相信桃梓巽如此精明的人,怎么会被一个中年妈妈桑给骗了。

  当未然还想劝劝老友的时候,发现老友已经不理睬他了。之后十多天,未然都联系不上桃梓巽。只能联系上助理,助理说桃梓巽忙着跟踪一个案子,日夜加班。这才让未然的心放了下来,看来老友陷得并不深。

  但事情似乎没有未然想的那么容易。当未然再次见到桃梓巽的时候,他发疯似的把自己陷在了打造“西梓苑”的情绪里。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。对于那个“她”避口不谈。再后来,桃梓巽离婚了,搬进了西梓苑,不见任何人,工作也全全交给了助理打理。

  一年后,桃梓巽终于走出了“西梓苑”,但对于发生了什么事,仍是避口不谈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