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唯愿今生不再想见

第十一章 未然与桃梓巽

唯愿今生不再想见 梓水榆 1958 2017-08-06 15:40:23

  陪雅西买好衣服,并重新打理整齐后,未然把她送回了家。不过让未然失望的是,雅西并没有扔掉那套刻着桃梓巽印记的衣服。坚持把它带了回家。

  一回到车里,未然立马拔通了桃梓巽的电话。

  “未然,她怎么样了?”桃梓巽似乎一直守在电话旁,在第一时间接起来了电话。这与他从来都是调成静音,让助理处理电话的风格完全不像。

  “她睡了一觉,好多了。桃梓巽,一小时后老地方。我要听你的解释。”未然不容反驳地说完,就把手机扔在了一旁的副驾驶座上。双手忍不住砸向了方向盘,发出了刺耳的声音。他怎么也想不到雅西心底那个秘密竟然会是桃梓巽。换作另外一个谁,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把对方置于死地,再不让他出现在雅西的眼前。但偏偏是桃梓巽。

  未然这一刻似乎真的开始害怕了。害怕桃梓巽的出现会让他真正的失去雅西。听两个小捣蛋说,雅西从来不怎么喜欢吃桃子,可是三年前却开始喜欢上了桃子,每年出桃的季节,她都会视若珍宝的每天吃一个,而且吃之前还要再三的凝视,似乎透过一个小小的桃子,她的内心就能得到满足。桃梓巽,桃子,原来是谐音。亏得未然号称精英,连这都没想到。

  “该死”未然竟忍不住的暴粗口。

  十年前

  话说未然与桃梓巽那真是不打不相识,当时两人都只是业界的新星,竞争对手。两家公司为了抢同一个case,使出了浑身解数,最后差点两败俱伤。也因此,未然与桃梓巽不打不相识,后来合作了很多项目,让两家公司避免了陷入恶性竞争的旋涡。两人也成了生死之交。

  当初两家公司刚刚结盟时,有一家业内的竞争对手出于妒忌,竟然雇人蓄意制造了一起车祸,桃梓巽为了救未然,自己在医院里躺了足足三四个月。这件事让两人真正意义上的成为了生死之交,未然欠下了桃梓巽一条命。

  如此过命的交情遇上自己心爱的女人,未然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。一方面他无法放弃雅西,一方面他也无法开口让桃梓巽放弃。虽然人们常说:女人如衣服。可想想啊,这世上有多少人是成天裸奔不穿衣服的?可见衣服对人有多重要。这两个男人似乎只能等待雅西的选择。在这一点上,未然知道自己可能毫无胜算。这两年来,他虽然身体上得到过雅西很多次,但在精神上却一点进展也没有。雅西的心里没有他一丝一毫的地位。

  他原本以为,只要他小心呵护,终有一天雅西会被他感化。他知道她内心有一个公主梦,虽然她已不是小女孩,但她仍然在等她的王子。未然以为终有一天他会成为雅西的王子。甚至他想过一辈子作她的pao友,没名没份也没关系,只要能时常看到她。

  正如雅西常说,爱情的世界里没有公平可言。喜欢一个人纯粹是自己一个人的事,喜欢他,并不是要求他回报同等的感情,喜欢仅仅是满足自己内心的愉悦与富足。能时常想到对方,已是一种奢侈和幸福。

  未然忍住内心的澎湃,一边驱车前往“老地方”一边想着如何与桃梓巽谈判。看桃梓巽今天的架势,他不像是会主动放弃。这个问题比他手下上千万的案子还要棘手。

  桃梓巽,为什么偏偏是你!!!!!

  “西梓苑”,这是三年前桃梓巽突然心血来潮所开的一家书斋。未然一直不明白,桃梓巽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书痴,怎么会想着开这么一家不但不赚钱还一直赔钱的书斋。三年前的某一天,桃梓巽不知道中了什么邪,亲自设计了“西梓苑”,还亲自督工。里面的每一样材料,小到一块木板都是他亲自挑选的。里面的家具也是他亲自设计,量身定做,独一无二的款式。里面装饰的哪怕小小的一个香炉也是桃梓巽精挑细选,再三斟酌定下的。

  难怪对于这个书斋,未然一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。里面的陈设,里面的书籍,每一次去都会带给他莫名的熟悉感。现在未然似乎有些明白了,“西梓苑”,“雅西+桃梓巽”,书是雅西一生中唯一的也是最大的爱好。而里面的陈设也是按雅西喜欢的古风设计的,里面的书清一色的是她所喜欢的类型。这个书斋从未正式营业,每次聚会桃梓巽也不允许任何人翻看里面的任何一本书。连桃梓巽自己也是小心翼翼的抚摸里面的每一本书。未然还曾经笑话过他。

  (所以,当年雅西在书本上掉了一滴泪,可想而知桃梓巽得多愤怒。当然,前提是他不知道那是他心爱的女人的眼泪。)

  “桃梓巽,你这书斋里的书估计是金子镶的边,翡翠雕刻的内页,不然你怎地如此爱惜,还专门建一座书斋来收藏。日日亏钱,倒也乐在其中。”未然曾经调侃桃梓巽。

  未然千想万想也没想到,这个自己与桃梓巽时常聚会的“老地方”竟然会是桃梓巽为了思念雅西所建造的。未然的心一点点地沉下去。

  雅西为了桃梓巽,年年吃着自己不喜欢的桃子,以此来缓解自己的思念。桃梓巽为了雅西,修了一座书斋,日日住在里面挂念他的相思。

  让未然想不明白的是,桃梓巽既然对雅西爱到如此难舍的地步,又为何三年前突然消失。三年来明明都在同一座城市,却忍着不相见。连偷偷看一次也没有过。却又为何三年后突然出现在她面前。亏自己这三年来还一直跟桃梓巽分享着自己对雅西的痴念。难道说他一直都知道,一直在心底看自己的笑话?想到这种可能性,未然愈加的暴躁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