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唯愿今生不再想见

第六章 传说中的“未然”

唯愿今生不再想见 梓水榆 2467 2017-08-02 18:17:27

  三天过得真快,好在这几天孩子们出门历练去了,不然她还不知道该如何脱身。

  看着衣柜里那件放了三年的衣服,这是当初雅西准备第一次跟桃梓巽见面时要穿的。结果一直没有用得上。纯黑色的蕾丝镂空包臀裙,只遮住了重点部位,妩媚中带着性感,配着雅西淡寞的气质,反而有着别样的味道,文艺与娇艳的结合。好几次,被老公看到了,让她穿给他看看,都被雅西找借口塘塞过去了。对雅西来说,这似乎象征着一个仪式。这是当年雅西精挑细选的,打算勾引桃梓巽,让他欲罢不能。毕竟七岁的差距,在雅西心里始终是个坎。虽然桃梓巽一再强调他不介意,但是雅西介意。她不想让人家说桃梓巽爱上了一个老女人。

  雅西从来都是清心寡欲,旁人的闲言碎语向来入不了她的耳。但自从认识桃梓巽后,她变得敏感与脆弱了,时时处处都希望替他考虑周全。

  今天,她决定穿上这条裙子去见桃梓巽的妹妹,了却自己的一个心愿。画了点淡妆,掩盖自己的憔悴。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突然想起桃梓巽还说过会亲自为她盘发梳妆的,一切都似乎发生在昨天。

  这么几年,雅西一直不舍得剪掉自己的长发,不知道是不是还在等那个承诺为她亲手盘发梳妆的人。

  雅西在门口穿鞋时,接到了未然的电话。这个未然,似乎一点没把雅西当成别人的老婆,反倒像他自己的老婆,日日请安不间断。关于自己老婆和雅西老公的关系,他一点都不在乎。反倒处处盯着雅西,活脱脱的一个二十四孝好老公的样子。

  雅西越想越觉得日子被自己过得一塌糊涂。

  “小西,干嘛呢?”

  “说了不要叫我小西,都这么大把年纪了。”(为了这个称呼,雅西从认识未然的第一天起就在抗议,两年过去了,似乎一点效果都没有。被一个比自己小的男人叫“小西”,雅西真是怎么想怎么别扭。)

  “好了,小西,不要每次都说这些不中听的话。孩子们不在家,正好今天我也不忙,我知道你今天也没课。我去接你吧,昨天有人给我推荐了一个不错的点心坊,你一定会喜欢的,我带你去吃。”

  未然总是这样,对雅西的行程安排比她自己还清楚,总能把她的空闲时间给挤占。还不容你拒绝。要是在往常,雅西基本上就不说话了,这会儿未然肯定是在她家门口了。他总是到了才打电话,让你无法说不。不过今天不一样,雅西没心思陪他周旋了。

  “对不起,未然,我今天已经有安排了。”

  “有什么安排了?我昨天刚刚问过孩子们,说你这几天都在家休息的。”

  未然就是这么厉害,连孩子们也成为他的小间谍了。这两个小家伙,难道搞不清谁才是他们的老爸,总是胳膊肘向外弯。

  “未然,我没有骗你,真的有事,我跟人约好了。”

  “跟谁,我认不认识?”

  天哪,雅西要疯了,未然就像个逮到老婆出轨的妒夫一样。一副质问的语气。

  “未然,我想我也有我的私生活,我也有权利有自己的事情是不是,你无权干涉我,更无权质问我。”雅西难得强硬。一边穿鞋,一边看着时间,再不出门就要来不及了。

  雅西挂掉了未然的电话,出门去赴那个也许会再让自己心碎一次的约会。

  两年前。

  在桃梓巽完全失去音讯后一年左右,雅西的老公带着她参加了不少夫妻间的聚会,虽然对方的先生都对雅西表示出好感。但她那时还浸染在对桃梓巽的思念里,谁也入不了眼。

  老公说过,四个人的游戏里的,对方通常都是希望单刀直入,没人有时间来跟你聊什么天,培养什么感情。目的仅仅为了享受身体上的欢愉。为了不扫老公的兴致,雅西总是不会拒绝这样的聚会,但也始终无法全身心的投入。只要是老公喜欢的,雅西都会极力配合,不主动不拒绝。

  直到一个叫“未然”的男人的出现。

  第一次见到未然的时候,雅西愣了半分钟,她似乎在他身上看到了桃梓巽的影子。同样是及肩的长发,同样是一副黑框眼镜,同样是冷冷的面无表情,同样是两手插在裤兜里。与桃梓巽发给雅西的照片上的动作一模一样。或许就是这一瞥,让她对未然与其他人有了不一样的感觉。她在未然身上找到了桃梓巽,这个秘密她深深的埋在心底。她知道,让未然成为另外一个男人的替身,这对未然这么骄傲的男人来说,是极大的侮辱。所以两年来,她小心翼翼的蔵着自己的这点小心思,一次也不曾露出过破绽。

  对于未然来说,赴这样的夫妻约会,他是极不情愿的。无奈老婆玩心四起,看上了对方的老公。说对方老公比他帅气,这让他如何受得了。不管是抱着比较的心态,还是挑战的心态,他都出现在了聚会现场。没有像之前的聚会一样,临时爽约。

  事后的两年,未然都无比的庆幸自己当时作了赴约的这个决定。

  “您好,妾身雅西,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。”雅西一身淡绿色中式斜襟盘扣连衣裙,对未然用了尊称,行了一个标准的中式见面礼。活脱脱的从民国走来的女子。让未然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。

  (老公一直说雅西这是与世隔绝,完全活在自己的想象里。其实当天雅西作民国的装扮,行民国的礼仪,是她一早就设计好的,希望能吓到对方,让对方对她失去兴趣。)

  未然忘不了第一次听到雅西介绍自己时那充满着兰花香气的声音。在赴约之前,他一直在想,一个比他大六七岁的女人,那都是快更年期了吧,想象中就是一中年大妈的形象。完全没有想到雅西是如此清新脱俗的一个女子。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一点也没有家庭主妇身上味道。

  后来他知道那是因为雅西长年浸泡在书香里,在未然心里她就是一本行走的经典。

  她那的淡淡声音,好似从天外飞来,一击就击中了未然的心。那一刻未然知道,自己遇到了该死的一见钟情,而且对象还是一个快四十岁的半老徐娘。

  “你,你好,我叫未然。”未然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,节骨眼儿上竟然结巴了。好在雅西并不介意。

  四个人相互介绍后,热络的聊天、用餐。整个过程,未然都直勾勾的盯着雅西,而雅西只是低垂着眼,静静的用餐。

  用餐结束后,雅西的先生与未然的太太相谈甚欢,双双约好再去酒吧high一下。而雅西一向喜欢清静的场所,由未然陪伴去了“西梓苑”喝茶,看书。

  西梓苑是未然的一个死党所开的书斋。纯属私人会所,不对外开放。为了讨好雅西,未然总是趁死党不在的时候悄悄带雅西过去。他知道雅西一定会喜欢西梓苑的。那个地方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。里面的一桌一椅,一书一花,都让雅西满心的欢喜。

  说来也巧,两年来未然多次带雅西去西梓苑,却一次也没与死党撞见过。

  两年后,未然才明白为何雅西会如此喜欢“西梓苑”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