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落花人唯一

第3章.你是我的爱

落花人唯一 秋色谎言 2047 2017-08-04 08:05:00

  “也许,你真的,只是,利用我.......可是,你可知,你真的,是我的爱。”燕素瑾眼眸下垂,自嘲着。

  门外,阿言来回踱步,有些着急,拿不准注意。心想,这姨娘刚刚才得知自己满门被世子所害,肯定恨死了世子,可是话说回来,这姨娘有多爱世子,她是知道的,如今皇上派公公来世子府赏赐糕饼,肯定是来者不善......主子的心思果然难猜,算了,直接禀明吧。

  谁知,刚要敲门,里面就悠悠传来一句“进来吧。”

  阿言沉了口气,推门而入,只见燕素瑾已收拾好情绪,端端正正坐在软榻上,等待着阿言开口。

  “姨娘,宫里派来太监,赏赐世子铲除奸贼有功,带来一盒糕点,我怕......”还没说完就被燕素瑾打断。

  “来了多久了?”

  “一盏茶的功夫,其他姨娘已经到了。”随后一阵风吹过,仅留下靓丽的背影。

  “华逸,等我,我来帮你,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救你.....”风,打在燕素瑾脸上,不疼。

  “可能我真的中了你的毒吧。”

  燕素瑾来到大殿,太监正拿着皇旨站着,似乎在和华逸寒暄着,一名小太监端着糕点站在其身后,其他姨娘站在华逸身后,低着头,似乎都预感到了危机,燕素瑾理了理衣襟,大大方方跨进大殿。

  阿言的着急并非没有原因,这次华逸借着自身势力铲除了......大家族燕家,那说明他的实力非凡,而且......这次华逸的行动是先斩后奏,虽然,她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。但是不管怎样,都让皇上感受到了危机,于是就有了这次“赏赐”来试探华逸的态度,也是为了威慑他,燕家这步棋,他走错了。

  “妾燕素瑾见过福公公。”燕素瑾标标准准行了个礼。

  福公公将燕素瑾上上下下打量一番,知是燕家后人,也没有多余的脸色,出声示意起身。燕素瑾站在华逸后面,终于......又和他见面。

  “你来干嘛?”华逸扭头不满的看着燕素瑾。

  燕素瑾目不斜视。

  “世子爷,杂家也不和你多说,快快颁了旨,还要回宫奉命呢。”福公公摆出官方式的笑容,“世子华逸听旨,念其歼灭奸臣之案有功,劳心劳力,特赐外域糕点予其及其众家眷品尝。”福公公尖着嗓子颁发了圣旨,仰头示意小太监将糕点端到华逸面前。

  “世子爷,这糕点香着呢。”福公公还是摆着官方笑容,后面的妾室有的开始着急,甚至哭泣,被华逸。

  是啊,这赏赐的美味糕点,有没有毒还说不准呢,可不吃,就是抗旨不尊,大不敬。

  华逸是世子爷,自是第一个拿,华逸也在赌。他的表情神秘莫测,手缓缓伸向糕点,刚碰上,就被一只纤纤玉手抢了先。

  燕素瑾毫不犹豫一口咬下,笑着面对华逸“世子爷,妾在中原活了十几载,还未尝试过外域糕点,今日斗胆......”

  “你......”华逸有些措不及防,刚想阻止她,却面向她的眼睛。她的眼睛会说话,他也看得懂。

  她说,没有毒,你会安全的。

  她以身试饼,来确保他的安危,但现在,福公公还在看着,他不能.....不能阻止她。

  “大胆瑾姨娘,本世子尚未尝过,竟大胆抢夺,不分尊卑,来人,拖下去,禁闭三个月。”华逸甩甩袖子,一脸严厉。

  “让福公公见笑。”说完拿起糕点吞下,却有点心不在焉。

  “无妨无妨,没事儿杂家就回去复命了。”福公公行行礼,带着小太监和一帮子侍卫离开了。

  华逸倒在椅子上,闭眼松了口气,揉揉太阳穴,有些疲惫,但揉揉眼,决定起身燕阁去看看。

  “不好了世子,不好了!”下人慌慌张张跑进大殿,“世子爷,燕阁走水了,瑾姨娘还未出来。”

  “什么?”华逸立刻站起。

  皇宫太极殿上,福公公将方才华逸的态度表情都描述了一遍,坐在龙椅上的皇上才满意的点点头,微眯眼望向大门。

  燕阁,熊熊烈火燃烧着,四处都是呼喊找水的声音,华逸慌张跑到燕阁门前,打算冲进去,却被下人们拦着。

  “燕素瑾——”十几名下人分别扯住华逸左右臂,他奋力抽出一只手,往前抓。

  他突然有一种感觉——害怕,害怕她真的不在了怎么办。华逸曾经有一种道不清说不明摸不透抓不住的情愫浮在心中,常常促使他在暗角默默观察,直到今日,他蓦然明白——自己爱上那个为了他不顾一切的小姑娘了,他看清了自己的心,却是在她要离自己而去的时候。

  他运功挣开身边的下人,想冲进火海去保护她,就像她一直保护他一样。他太急了,没跑几步,险些摔倒。

  快了——他马上就能救她了!阿瑾,别怕......

  突然,身后的穴道被人用石子击中,他直直倒下,幸得一黑衣男子扶住肩膀。

  “师兄啊师兄,你,爱上她了?”男子望着华逸道。

  华逸自然无法回答他。

  “离少。”但是众下人倒是规规矩矩称呼了一声。

  没有理会下人,而是对暗处吩咐道,“最快解决火势,务必救出世子的心上人儿。”便扶着世子离开。

  “是。”不知何处来的一群黑衣人,声音如洪。

  回头崖,一白衣女子站在崖边,望着不远处的玫瑰地,正是燕素瑾。所有人都以为她被困熊熊大火,其实不然,那火是她放的,她想离开华逸,再也不见。

  可她已无路可走,最后还是踏上了死亡之路,只是幸好,没有死在华逸面前,这样,下辈子或许不再见,不再欠。

  风,吹着燕素瑾的秀发,发丝飞舞。燕素瑾迎着风,转身,走向悬崖末端。“再见——”

  空中,燕素瑾发丝裙摆飘扬,犹如落花。

  底部是一口泉,燕素瑾躺在岸边,不省人事,脸上是淋淋血迹,衣服有几道口子,渗着血。暗处走来一紫衣女子,道了声“果然神机妙算,只可惜,脸差点毁了。”女子声线很低,嗓音很柔,带着惋惜。

  紫衣女子背影瘦削,却如有神力,扛起燕素瑾走向森林深处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