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落花人唯一

第2章.往事随花落

落花人唯一 秋色谎言 1877 2017-08-03 10:20:00

  燕素瑾魂不守舍地回到阁楼,吩咐丫鬟,不要去打扰她。

  她坐在床上,双手环抱住腿i,目光呆滞,白衣衬得更加的凄凉。燕素瑾很喜欢玫瑰花,它有特别的意义。

  床头也搁置了一盆玫瑰花,风轻轻吹,一片花瓣飘落又飞起,还带上了燕素瑾的思绪。

  华逸和她的相识在两年前,燕素瑾是大小姐,娇生惯养十几年,家中爹娘从不约束她,她自由自在。

  回头崖,一个风景胜地,各种花儿都有,有一块地长满了玫瑰。玫瑰是燕素瑾最爱的花儿,因为她胸前也有一朵。燕素瑾在内心对爱的诠释就是得到占有。她给玫瑰地立了一块牌匾,龙飞凤舞就是几个大字——瑾园,燕素瑾书。

  燕素瑾得到玫瑰地后,常以各种理由溜出家门,再支走丫鬟,用轻功飞往回头崖。

  是的,燕素瑾偷学过武功,但她的绝技是懂兽语。

  美好的清晨总是令人愉快的,偷跑出府的日子最自在,不用面对那些繁多的礼节。

  燕素瑾深吸一口花香,得到满足,鸟儿飞到她的肩头,叽叽喳喳叫着,“素瑾,素瑾,有人闯进瑾园了......”还受了伤。

  鸟儿未说完,燕素瑾就急急忙忙跑走,她讨厌别人侵犯她的领地。

  燕素瑾一阵小跑到瑾园,站在牌子前,惊呆了,心,仿佛漏了一拍。她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男子。只是......他的脸色惨白,嘴唇发紫——中毒了!

  来不及欣赏男子的容貌,燕素瑾跑到男子身边,冥思一会儿,发现男子的胳膊以及手异常肿大,还泛黑,她意识到什么,以指为刀,划破男子的手臂,伤口缓缓流出黑色的血,燕素瑾本想挤出毒血,但成效不高,无奈,只好用嘴去吸,她狠狠吐出几口毒血,再用小手帕给包扎好,看着男子脸色稍稍缓和,才稍稍放心。

  刚刚第一眼直觉好看,再一眼才觉得惊艳——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被金冠高高挽起,可能经过打斗。前额几缕黑发散出,遮在剑眉前,眼睛还是紧闭着,燕素瑾猜,他可能是一双桃花眼,睫毛搭在眼皮上,燕素瑾轻轻摸摸,又密又长呢,还有高挺英气的鼻子,只可惜,嘴唇惨白,和他的肤色相近,一身黑衣也掩不住他卓尔不群英姿。燕素瑾不得不承认,这男人太吸引她了——如果她能预测未来,也许就不会了。

  那时,她蓦然心动,她站在河边给男子打水,水映衬着她。

  她想着这不过是普通公子哥,她的身世背景好,长得也不差,身材也好,她相信他会爱上自己。

  男子悠悠醒来,动动身子,似乎有些疼,他看看手上的手帕,忍着疼扫视了身处环境,入目的全是玫瑰花。

  燕素瑾打水回来看见男子走动,连忙放下水,跑过去扶着,男子挣扎几下也就随她了。

  “你余毒还在身体里,别乱动。”燕素瑾强行将男子按着,迫使他坐回地下。

  “你挺聪明的,中了毒,用功力将毒逼入左手臂,这样,即使得不到及时的医治,也仅仅废一只手,而无性命之忧。”她将水递给男子,示意他喝下。“不过呢,你运气真好,碰上了本小姐,而且本小姐又善良,拯救了你的胳膊。”燕素瑾沾沾自喜。

  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,生的真好看。”燕素瑾歪头望着他,期待他的回答,但耳边没有响起她期待的好听的嗓音。

  男子没有说话,斜目直视燕素瑾的目光。似乎在犹豫什么。

  “你怎么不回答我啊?难道...难道...”燕素瑾一跃到男子身前,哭丧道:“难道你是哑巴?不会吧——”仰天一吼,男子莫名其妙。

  男子点住燕素瑾的穴道,使得其不能动弹也无法说话,似乎有些不耐烦她的聒噪,“我叫华逸,要赏金可以到世子府来。”说完轻功一跃走了,临走时,看见了牌匾,燕素瑾?

  回到家中已几日,燕素瑾发现自己似乎不能忘记华逸的容貌了,每每就寝就都是他的样子。

  她终于鼓起勇气登门拜访世子府。

  没多等,就进去了。世子府挺大,偶尔路过几个美丽女子说说笑笑走过。

  这...应该是他的妻妾吧,心,有点疼。

  华逸让她坐下,问她要什么赏赐。

  燕素瑾“我......”只想要你,“我还没想好,你就先欠着这份恩情吧。”

  “为何?”

  “这样我就能天天看见你了啊。”燕素瑾说完就捂住嘴,发现自己说漏嘴了。

  “跟在我身边有什么好的,我不需要女人,而且我身边充满了危险,随时可能丧命。”

  “我可以保护你啊,只要你让我跟着你,我可以做你的护卫,保你一辈子。”燕素瑾很认真。

  华逸皱紧眉头望着燕素瑾,“你是燕家大小姐,你的家人会同意你如此胡闹么?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,我的家人同意了,你就允许吗?好,你一定要说话算数,我一定会得到应允的。”说完惊喜跑走,不待华逸说话,其实是害怕他反悔。

  “她,可以利用,除掉燕家。”暗处走出一男子,脸戴面具,透出一股邪气。

  “嗯。”华逸应声。

  燕素瑾第一次叛逆,正面与家人对抗,她一哭二闹,燕爹燕娘仍不为所动,直到她声称要自杀。说来也怪,本极力反对的爹娘,在她威胁后,竟同意了。燕素瑾以为是爹娘之爱的伟大,却未看见燕爹燕娘僵硬的笑和微眯的眸。

  她做到了,他也答应了,她留在他身边做护卫,救他,保他,甚至差点丢了性命。

  花儿被吹到燕素瑾身旁,思绪也回归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