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

128.君爷的晚会(3):庄小姐,您跟龙君先生是什么关系?

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 琴五哥 2135 2017-10-22 22:03:34

  晚会还在继续。

  泰亚酒店,休息室内。庄芷文换下累赘的长裙,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

  刚才在台上,她与君爷并肩而立,可谓万众瞩目。也正因为众目睽睽,才所以会惊心动魄。她的心,现在还在快速的跳动呢。

  主持的人,现在还响在耳边。“庄小姐,有一个问题,我知道现在问出来,可能会很冒昧。但是台下每一个人都很好奇。不替大家提一句的话,我的压力也很大。您,能理解我吧?”

  “这个,如果不方便,我可以答无可奉告吗?”

  “庄小姐,您跟龙君先生,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  庄芷文望着君爷,眼前只看到明晃晃的大灯。他的表情,她看不分明。她不知道,她为什么会在台上碰到这样的问题。

  “今天,我是他的女伴。”

  台下一片嘘声。

  主持人笑着:“庄小姐,您这样的回答是在为难我。我们不是问今天,此时此刻,您跟龙先生是什么关系。”

  “我是他的朋友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,还是女性朋友。就是不知道,这个性字,是不是可以单独提出来。”

  台下一片起哄的笑声。

  庄芷文僵住了。她不知道,如果说她是君爷的兄弟,会怎么样。

  “我们换一个问题。您眼中的龙君,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是谦谦君子,是儒雅商人,是英雄好汉,是白马王子,还是?”

  庄芷文松了一口气:“君爷这个人,”

  “大家注意到没有,庄小姐对龙先生的这个称呼,君爷,不太一般啊,是吧?”

  “是!”又是一片哄笑声。

  “既是谦谦君子,又是英雄好汉。他思维缜密,做事周到。”

  “就是体贴细致,是这个意思吗?”

  主持人说着,把自己的话筒也送了过去。庄芷文犹豫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点了头:“是。”

  看来,一会儿说话要更注意了。

  主持人兴高采烈:“大家听到没有?庄小姐说了,龙先生对她,那是细致又体贴。我们听听,下面还有什么?”

  “有勇气,有谋略,乐于接受挑战。”

  主持人再次打断:“有英雄救美的故事可以分享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大约是太多了吧?不知道如何讲起了,是不是?”

  “是。”

  确实是太多了。在名山中学的那一段日子,特别是刚开始的那一段时间里,江心萍那一众人还在不断的挑衅的时候,每一次,都是君爷为她出头。

  “跟他在一起,很有安全感。”

  生怕台下的人听不到似得,主持人再次夸张的提高了音量:“庄小姐说,龙先生让她很有安全感。问一个问题,当一个女人说,某个男人让她很有安全感的时候,那是什么意思?”

  台下叽叽喳喳,议论声一片。

  “看来真的是那种关系啊!”

  “这是要订婚的节奏吗!”

  “不会吧。男女双方的家长都没有来啊。”

  “男方已经没有家长了。女方么?这女孩子好像是庄德谦的女儿。庄董事长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。说不定在后台候着呢。”

  “天啊!我好好奇啊!整这么大的排场,会是几克拉的钻戒呢?”

  “等一下,等一下。”主持人不断的打着手势:“这样啊,我请一位女士做代表,请她说说看,当一个女人说,某个男人让她很有安全感的时候,那是什么意思?大家听一听,你们觉得有没有道理。”

  工作人员在下面转了一圈儿,好巧不巧的,话筒递给了章伟辰身边的江心萍。

  江心萍落落大方的站起来:“说明她对他很信任。”

  “等一下,我先问一下。”支持人打着手势:“庄小姐,请问您相信龙先生吗?”

  庄芷文:“相信。”

  主持人:“无论何时何地,不管什么事情,您都能无条件的信任他吗?”

  “能。”

  主持人疯狂了:“掌声在哪里?”

  台下疯狂的鼓掌。

  到此为止,已经没有人再怀疑,这不是一场计划好的求婚了。

  庄芷文真不敢想象,再这样下去,将怎么收场。

  “江小姐,请您继续。这个安全感,一般来说,还有什么别的意思吗?”

  “就是有感觉啊。她想被他保护。”

  赤裸裸的求偶暗示,台下一片嘘声。

  主持人明知故问:“大家怎么是这反应?觉得江小姐说得不对吗?”

  齐刷刷的:“对。”

  “我也觉得对。”主持人笑着,走向了龙君:“龙先生,按照大家的理解,刚才庄小姐已经是在向您表白了。她对您有感觉,渴望被您保护。对此,您怎么回应?”

  君爷拿着话筒,丝毫不觉得尴尬。好像这一切,都是他事先计划好的一样。

  “我想用一个吻,可以表达我的心意。”

  此话一出,台下起哄的笑声一片片,随着掌声也起来了。

  庄芷文想逃,可是腿都是软的,连站都站不住了,还如何逃跑?他不可思议的望着君爷:之前,你没有跟我说,会有这么一出。之前,你跟我说,你了解我的心意,只有章伟辰那样的男人,才配得上我的爱。之前,你好告诉我,要勇敢一点,是自己的,就要去争取。

  如今,你这是什么意思?

  龙君缓缓的转过身来,主持人早接走了他的话筒。台上一片黑暗。只有一束光,打在他们身上。

  你是笃定我不敢拒绝吗?

  庄芷文瞪大了眼睛,想一巴掌呼过去。可是双腿双手都在打颤,还得使尽全身的力气,不让自己倒下去。龙君双手抚上了她的肩膀,稳稳的控制住她。她既不能逃,也不会倒。只能,跟他四目相对。

  章伟辰在台下,眼睛死死的盯着台上。心脏剧烈的跳动着。他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不能分辨眼前的一切,到底是真的,还是假的?如今,他毫不怀疑,他们是相爱的。

  可是,如果是那样的话,那他算什么?

  就是庄芷文用来刺激龙君的一枚棋子么?用完了就扔?是了,要论刺激龙君,是没有比他更好用的男人了。所以想方设法,她也要爬上他的床;所以好巧不巧,那个黑客必须是龙君;所以她想尽一切方法的躲着他,生怕被他发现。

  所以,这一台商业盛会,他没有请他。是怕他来坏事儿吧?

  呵呵,我章伟辰是谁?哪里是这么好用的!他的嘴角蓄着冷笑,眼里是危险的狠戾。那里的风暴,随时都可能爆发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