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

123.病了(5):住院都不得安生

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 琴五哥 2019 2017-10-19 23:25:15

  再过一日,章伟辰带着江心萍一块儿来了。带着好几个保镖,提着大包小包,前呼后拥的,好不热闹。

  江小姐穿着一件限量款的羊绒大衣,包裹着纤瘦的身体,窈窕多姿。站在一身冷峻的章伟辰旁边,别提多得意了。一个笑得灿若春风,一个静的深不可测,倒也相映成趣。

  这是探得哪门子病!

  真是住院都不得安生。

  想想那一晚的事情,小张察言观色,直觉这两人没那么简单。

  语气淡淡的:“东西放地上。你们可以出去了。”

  保镖望一眼主人,东西放下,全都退了出去。

  章伟辰瞄一眼满桌的补品:“看来你很有人缘啊。才住院一天,营养品就堆了这么大一桌子。”

  再多,也没有你今天这一堆多啊!

  “章总太客气了。这么些东西,我一年都吃不完。”

  “都是小江的意思。她挑的。”

  喔?

  这么快就成了贤内助了?这些事情现在是她在打理,是这个意思么?

  江心萍的脸上满是得意的笑:“听说你生病了,同学一场,来看看也是应该的。”

  ……

  没人理她。

  “怎么突然就病得这么重了呢?”

  小张恨恨的:“还不是跨年的时候吹了冷风。”

  亏你们还好意思问!

  江心萍的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:“天!这么说起来,我们还是有责任的了?”

  她的脸上露出愧疚的神情,眼巴巴的望着章伟辰。“真是不好意思啊!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?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  “这不关你的事儿。”

  近乎宠溺的温柔,跟那日同她说话的冰凉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  庄芷文看在眼里:你们今天过来,就是特意来表现下浓情蜜意的么?

  “可我还是好难过,怎么办?”

  ……

  小厨房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声响,中药的味道飘到了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。小张利索的倒药,接冷水冰着。温热的时候,给庄芷文端了一碗过来。

  小桌子上依次放着温热的中药、漱口的水杯、擦嘴的纸巾、吐水的空纸杯,看样子,小张很会照顾人。章伟辰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  药真的好苦。

  庄芷文喝得直皱眉头。一大口吞下去,忍不住反胃的冲动。差点又吐了出来。伸手抚着胸,好久才压了下去。大口大口的喘气。然后拿了温水,漱口。满脸都是痛苦的表情。

  章伟辰看的心疼,眉头无声的皱起。不就是感冒吗,为什么要喝这么苦的药?

  庄芷文一抬头,正好捕捉到他皱着双眉的表情。

  “我这屋里味道太重。章总闻着不太习惯吧。”

  她这是不高兴了。

  他笑。“你自己保重身体。我改日再来看你。”

  “不过,小江近日要去香港演出,说希望我陪着。我估计没什么时间过来了。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,你给我秘书打电话吧!同学一场,有什么需要帮助的,请尽管开口。”

  江心萍巧笑倩兮:“你工作这么忙,真是,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。你还当真了。”

  “有什么事情,你也尽可以来找我。我的时间要多些。”

  庄芷文:“谢谢。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。我想过不了两天,我也就出院了。”

  “哎呀,那真是太好了。庄小姐要不要到香港去看我的演出?”

  小张笑着:“就不知道这一次是室内的呢?还是室外的。要是看一次演出就要生一次病,那还是算了。”

  江心萍恨恨的站起来:“既如此,那我们就先走了。”

  江心萍挽着章伟辰的胳膊,像来时一样,摇曳生姿的去了。

  章伟辰走到门口,又回头看了一眼,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,走了。

  小张算是看出来了。这两人,压根儿就不是来探病的。演戏来的吧!

  人一走,她就拉住了庄芷文的袖子:“小庄,不要理他们,一对狗男女。”

  “我以前真是瞎了狗眼,怎么会去粉他?居然还让你去帮我要签名,是我对不起你。你骂我吧。”

  庄芷文用力的弹一下她的鼻子:“你瞎说什么呢。”

  小张鬼机灵的:“真的是我瞎说?”

  “你看你,他们是不是狗男女,跟我有什么关系。”

  好吧!你什么都不说。不要憋出心病来才好。

  ……

  章伟辰和江心萍下楼,还没走出大厅,江心萍像突然想起了什么。

  “章总。我好像,忘了点什么。我再上去一趟。”

  章伟辰给保镖使了个颜色。

  “好。我在车里等你。”

  江心萍上楼,径直走到护士台。

  “您好,我是1号贵宾房的家属。我想了解一下病人的病情。”

  小护士愕然抬头。这位病号的家属怎么这么多啊!而且,一个个非富即贵的,难怪一个小小的感冒,还要住高级病房。

  “您不用担心,她就是感冒了。”

  “我看到她房间里有中药,那个也是治感冒的吗?”

  ……

  “我家表妹怕苦,我就想问一下,如果只是普通的感冒,能不能不喝那个药了。”

  “那药不是治感冒的。陈老医生的药,你还是不要随便停的好。”

  “停了会怎么样呢?”

  护士惊愕:“你们今后都不想怀孩子了吗?”

  “小李,你跟这儿瞎说什么呢?”一位年长的护士过来,厉声喝止了值班的小护士。“对不起,这位家属。如果您有什么特殊的需要,或者要详细的了解病情的话,还是自己去找医生吧。我们这儿跟你说不清楚。”

  “我能看一眼病历吗?”

  小护士迟疑了一秒:“他的病历还没有整理好呢。”

  ……

  章伟辰送走了江心萍,保镖递上来一叠资料。

  “刚江小姐上去,也是询问病情去了。不过,护士长没有让她看到病历。”

  章伟辰迅速的翻着。老医生手写的病历,龙飞凤舞,但他大抵还是看明白了。

  芷文的病,已经这么严重了么?

  怪不得她总是自卑,一个劲儿的要离开我。

  他小心翼翼的收好病历。

  “去跟医院的人说,要是有病历的复印件从这儿流出去,他们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