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

122.病了(4):你的后台究竟是谁?

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 琴五哥 2058 2017-10-19 21:59:24

  傍晚,小张忙完一天的工作,又来了医院。她带了一大推的新型营养品,直接把病房的桌子堆满了。

  “你来就来呗,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?”别说古佩仪了,连庄芷文都觉得诧异。

  “嘿嘿,领导的关怀。又不用我出钱。你安心享用就好了。”如今小张言必称领导,庄芷文简直拿他没办法。

  小张削了个水果给庄芷文,又蹦跶蹦跶的去了厨房。

  “伯母,剩下的交给我吧!您忙了一天,也该歇歇了。晚上我来。”

  古佩仪对这个提议大吃一惊:“这怎么行呢。你白天还要上班呢。”

  小张不由分说的夺过古佩仪手中的药碗:“说起来呢,小庄之所以会生病,我就是那个罪魁祸首。您就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将功折罪,嗯?”

  小张手脚麻利的替庄芷文凉药:“您是对我不放心吧?您看,我照顾病人挺顺手的。您就放心的走吧。我明天一天都在这里。您随便什么时候过来都行。”

  “这!”

  “我们领导吩咐的。”

  小张说着,直接把古佩仪推出了病房。

  庄芷文喝了药、漱了口,身子坐正:“说吧,把我妈支走,什么事情?”

  小张哈哈的傻笑:“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

  “就说什么事儿吧,来!我听着。”庄芷文拍拍身旁的空位,拉下严肃脸。

  小张听话的坐过来,弯下身子,压低声音:“那个,我们陈总是不是喜欢你啊?”

  我去!吓死本宝宝了。

  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

  小张神秘兮兮的掏出一张卡。“你看,陈总的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跟他汇报,说你妈说的,会自己去结医药费。他二话不说就把卡给我了。还让我从明天开始,就守这儿照顾你呢。”

  不会吧?

  “他私人的?”庄芷文都觉得惊怵了。接过来仔细的看,还真是他的卡。

  “没道理啊!他跟你怎么说的?”

  小张清了清嗓子:“我学他啊:你把人送去最贵的医院最贵的病房,然后让人家家属去付医药费?”

  这腔调,还真是陈总式的。

  “我之前都不认识他。这怎么可能呢。”

  就这么一个月,就爱上了?不带这么玄幻的吧!

  “那这怎么解释呢?今天送你来医院,是他的意思吧!要最好的医生、最好的病房,也是他的意思吧!”

  “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他的意思,这不是你说的吗?”

  “我骗你干嘛。千真万确。”

  实际上,陈总说要她去结账的时候。她还苦着脸来了一回求放过。这医药费,还真挺肉疼的。谁知陈总二话不说就甩出一张卡来,还说如果觉得守夜太辛苦,给自己刷一笔值夜费也是可以的。我了个天啊!她当时都吃惊的说不出话来了。还是陈总提醒了她,她才惊魂未定的滚出来。

  要不是真爱,值得这么点小病就大动干戈、兴师动众、劳民伤财的吗?这一整层,除了这位大小姐,就没一个不是重症。

  “我说,你真的不知道啊?”

  庄芷文摇摇头,表示想不明白。

  小张又拉近了一点,更神秘了:“那我问你,你是怎么进我们公司的?”

  “我是猎头介绍进来的啊。”骄傲脸。

  什么?小张直接将“不可能”三个字写到了脸上。

  “关于我进公司,难道还有别的说法?”

  “嗯啦!”

  庄芷文苦恼了:“还有什么说法?”

  “这个,李哥不知道从哪儿得的小道消息,说你是走后门进来的。”

  “什么后门?”

  “这你都不知道,我们哪儿知道啊!估计只有陈总知道了。”

  “听李哥说,陈总之所以要带你三个月,就是不满意公司把你这种走后门的塞进来,想让你尝尝厉害,好知难而退。”

  庄芷文噗嗤一笑:“你们故事编的不严谨。陈总到底是要挤兑我,还是关照我嘛!”

  “谁知道啊!早上他发火儿那劲儿,把我都吓惨了。后来甩卡那姿势,简直不要太帅。李哥说,肯定是他发现你的真后台了,惹不起,才前倨后恭的。你想想,什么人可能是你真后台?”

  庄芷文:“你们太有想象力了。我只能说,我确实是猎头介绍的。没有任何后台。陈总不可能喜欢我。现在更不是在讨好我。”

  小张眼珠子翻了翻,觉得怪没意思的,拉着椅子,坐到床头去了。默默的看书,不再说话。

  庄芷文手捧着资料,再也看不进去了。小张是个心思单纯的孩子,她既然说是陈总安排的,那就一定是陈总安排的。可是,陈总早晨还发那么大的火儿呢。怎么突然就?

  难道他真的喜欢自己?

  庄芷文想想,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陈总这个人,脾气火爆性格内敛,妥妥的强迫症患者兼完美主义者,她想不出什么人能跟他搭伙过日子。

  “我说,李哥说我是走后门进来的。到底有没有什么依据啊?”

  小张摇了摇头:“你还在想这个啊?”

  想到庄芷文是个病号,连忙走近了些,拉着她的手,好言安慰:“我不该跟你说这些的。你不要多想啊!李哥就是那么一说。他能什么依据啊!”

  末了,也顾不了那么多了:“他那个人,你知道的。他这么说,保不齐打的什么算盘。你现病着呢,保重身体要紧。嗯?”

  “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呢?”苍蝇还不叮无缝的蛋呢。

  “可能……”下面的话,小张觉得不好说了。

  “可能什么,你说啊!”不搞清楚这个问题,我晚上会睡不着觉。

  “可能,按照我们公司以往的惯例,是不招没经验的新人的。”

  庄芷文一听就懂了。

  “我是不多的例外?”

  “你是唯一的例外。”

  那就对了,后门之说,绝非空穴来风。可是究竟是什么人在帮自己呢?

  君爷?没道理不跟自己说一声啊!

  章伟辰?猎头联系自己的时候,江小姐的新闻都开始上头条了。

  “你明天真的不去公司上班了?”

  “我明天在你这儿上班。你欢迎我不?”小张扑过来,夸张的求抱抱。

  庄芷文闭了闭眼睛:恐怕这么一闹之后,办公室就再也没有以前那么单纯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