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

121.病了(3):我不保证你今后能怀孕

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 琴五哥 2056 2017-10-18 22:48:42

  庄芷文完全无语。一场小小的感冒,前两天发高烧的时候在家里输液,现在快好了,反而兴师动众的被送到医院来了。但是反对无效。小张全程自作主张,不仅让她住了院,还被送进了高级病房。

  “这是陈总的意思。今天上午那架势,你怕怕不?你不会想让我回去,也被这么骂一顿吧?”

  “这是陈总交待的?”这倒搞不懂了,陈总为什么让她住院?还非得高级病房?

  小张打了电话,古佩仪慌慌张张的赶来,也觉得莫名其妙,这不是侵占医疗资源吗?但是听了事情的原委,她也不好为难小张。只好表态,出院的时候她们会自己去结账,就不麻烦公司了。

  既然来了,古佩仪想起来,蔡医生推荐的另一位中医陈老,就挂在这家医院。既然住进来了,索性请来瞧瞧。

  陈老先生一把年纪了,脸上长了老年斑,但是精神很好,说话中气十足,不开心的时候脾气也不小。

  “你这是妇科的问题,陈年旧疾了。怎么现在才治?”

  这第一个问题就把古佩仪问懵了。

  “年轻的女孩儿才来的时候,不有很多人原发性的痛经?”

  老爷子瞟一眼二人:“按脉相来看,寒气已有所松动,最近在吃药?”

  医生好厉害!庄芷文老老实实的点头:“是。”

  “你们之前请的哪一位医生啊?”

  “梅医生。就是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。梅兰芳的梅,一个女医生,对吧?”

  圈子就这么大。但凡有点名气的,都众所周知。

  “是。”

  “梅医生的医术还算高明。用药也好。既然有效果,怎么又停药了呢?”

  这个。庄芷文想了想,答了一个自认为恰当的理由:“那个药喝了好像伤胃。”

  “伤胃?是胀气吧!上班觉得尴尬?”

  庄芷文再次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:“是。就是胀气。头一个月还不觉得,后面越喝,就觉得副作用明显。我跟梅医生沟通过,但是,她似乎没有为我调整药方。这个,是没办法调了吗?”

  陈老拈须沉吟,片刻之后:“这药方嘛,也不是不能调,但是你得跟我说实话。你这病,是怎么上身的?”

  这话一说出口,古佩仪就懂了。梅医生为什么不愿意调整药方?当时的情况,查个血还遮遮掩掩的,这种问题怎么问?莫说梅医生不愿意问。就是问了,她们也不一定答。老先生什么都不知道,倒还干脆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庄芷文结结巴巴的,犹豫了很久。这是她一生的伤痛,她不想去想,也不想去提。

  那一天,不知道江大小姐受了什么刺激,带着一群人冲进她的宿舍。对着她就是一阵冷嘲热讽,什么她配不上章伟辰,不要痴心妄想之类的。这种话,她早就听得没感觉了。除了收到纸条那一次,她什么时候追过章伟辰了?她们当她是头号情敌。她当她们是神经病。任凭她们怎么说,她也不还嘴。但是后来,这种不还嘴的态度还是激怒了她们。大约觉得骂人都不解气吧。她们扒了她的衣服,把她拎到卫生间里用冷水淋了整整半个小时。十一月的天儿,刺骨的冷水从头上浇下来,她开始还喊叫两声。后来就没有力气了。反正她们关了门,外面音乐的声音又大,就算她怎么喊,寝室外面也什么都听不到。挣扎,体力上也不是她们的对手。她放弃了所有的努力,绝望的看着冰凉的冷水从头上淋下来,流过她的身体,带着红色的血水流向地漏。开始的时候,她还站得稳。后来,她连站都站不稳了,基本上就是别人拎着她。直到向薇回来,威胁她们要去找寝监,她们才住了手。那一次,她又发了高烧,肚子疼得整晚睡不着,但是她没有回家,默默的吃了药。第二天就去找龙君了。

  从此,她就落下了病根。每个月都要死去活来的来一次。古佩仪问过她,她也没有说。反正,事情都过去了,说了也没用。从她第一次高烧住院,祈求着换一所学校,奶奶问都不问缘由,就毫无回旋余地的把她送回学校之后,她就放弃了这种无效的沟通了。说了也没有用,不过是让妈妈多一份心疼罢了。只身去了英国之后,一个人百无禁忌的过了一段时间,许是饮食结构的改变有功,也可能是锻炼的功劳,情况反而比高中时好了很多。吃了梅医生的药,似乎又好了些。但那药苦的反胃,还胀气,她没法继续了。

  她沉默了一阵子。老先生生气了:“你既然请我来为你瞧病,那就要对我充分的信任。你什么都不说,我怎么调方子呢?中医治病,讲究正本清源。不找到病根,这病怎么治?”

  庄芷文决定,看在这医生医术确实高明的份上,有保留的说一些内容:“小学刚来的时候,我确实是很正常。初二的时候淋了一场雨,后来就不正常了。”

  喔,这样啊!

  老先生想了想:“这样的话,我先斟酌一个方子,你吃三天。不过话先说好,我的药,不能保证你能怀孕。而且,我的药,你一旦开始吃,就不能随意停。否则,我没时间奉陪。你趁早另请高明吧!”

  什么?

  古佩仪的心中咯噔一响,眼里忍不住的哗哗下来。

  难怪上次她没有怀孕,算时间明明是在排卵期的。

  “医生,您一定要帮帮我的孩子啊。她还年轻,她不能,”

  老先生态度坚决:“人说医者父母心,但凡还有希望,我肯定会尽全力。但是患者不配合,我也没有办法。治不治随你。我只能说,按你目前的状况,想怀孕生孩子,那是肯定不可能的。”

  庄芷文无声的苦笑。当初的计划,得有多么的可笑!自己根本就没有受孕的能力,却还妄想去怀他的孩子。前天还在抱怨,自己生病的时候他连一条信息都没有,当真的绝情。如今看来,自己连个真正的女人都算不上,凭什么苛求他跟自己?

  江心萍说的是对的,自己配不上他,也不应该缠着他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