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

120.病了(2):怎么当男人的

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 琴五哥 2060 2017-10-18 19:19:04

  4日,庄芷文按时到公司上班。一大早被叫去了陈总的办公室,问她研究资料的感想。可惜她什么都说不上来。因为她压根儿没看文件。陈总大发脾气。扔了一个文件夹,把她轰了出来。

  她从未见师傅发过这么大的火,吓坏了。出来时脸色煞白。小张见了,连忙扶她到座位上坐好。帮忙倒了一杯热水。还是忍不住的问:“怎么了?是身体不舒服吗?”

  想想,她跟着陈总也快一个月了,要是忍不了陈总的臭脾气,早就拍屁股走人了。她哪里是这么经不住骂的人?

  小张说着,就伸手摸了一下庄芷文的额头,还真是发烧了。

  “哎呀,你生病了就不要来上班了啊!快收拾东西,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庄芷文压住她忙碌的手:“没事儿,我已经好多了。你让我一个人坐会儿吧!”

  “什么叫好多了。”小张说着,就瞪大了眼睛:“你不会那天回去就生病了吧?”

  庄芷文不语。

  “还真是啊!所以他给的资料你都没有看,今天就挨骂了?”小张自责的不行:“这事儿都怨我。我去跟陈总说清楚。”

  小张的性子,庄芷文怎么拦得住?何况她现在还病着。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张进了陈总的办公室。

  办公室里一片狼藉。刚他发火的时候,扔了一个文件夹,结果夹子散了,文件落了一地。小张一言不发,一份一份的捡起来,帮着整理好。最后把文件放到老总的桌上。

  “陈总,小庄的事情,我也有责任。她生病了,您要发脾气,不要冲她一个人。有什么工作,就吩咐我做吧。在她病好之前,我愿意顶着。”

  呵呵。陈总一声冷笑。果然是走后门进来的人。连办公室里最没心眼的小张,都知道要帮着说说话了。

  “她生病跟你有什么关系?病了该请假就请假,既然来了,就要按要求来。办公室不是养病的地方。”

  小张小心翼翼的:“她生病还真的跟我有关系。我拉她去看临湖的跨年演出了,那儿晚上风大,给吹病了。”

  “就她娇弱,你咋好好的呢?”

  小张想了想,豁出去了:“我跟她打赌,她输了,帮我去请泰亚的章总签名,然后……”

  好像后面的事情越来越不靠谱儿,越来越不好说了啊!

  可是陈总听进去了:“然后怎么了?签个名能签出病来?”

  小张结结巴巴的:“我们是,临时起意,没带签名本,只好请人签在羽绒服上。然后,我们就,换衣服了。”

  “签个名能签多长时间?正常人脱了衣服吹那么一会儿,也不会感冒吧!”

  “这个,后面详细的我也不清楚。反正他们聊了一会儿,庄芷文就哭了。再后来,我尽顾着安慰她,一时没反应过来,让她穿着我的衣服吹了好久的冷风。”

  陈总摆摆手,什么都不用说了。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。

  他觉得自己挺倒霉的。好不容易遇到个有天赋又肯努力的,想好好的培养一下,结果是为他人做嫁衣裳。

  此时,章伟辰刚刚上班,喝着秘书准备的香浓咖啡,心情不好不坏。手机响了。看一眼号码,无声的皱起了眉头。此人无事不登三宝殿,况且,庄芷文还在他那儿。

  做足了心里准备,划开接听键还是被吓了一跳。“章伟辰。你奶奶的,老子上辈子欠你?”

  他的耳膜被震得生疼,下意识的拿开了两公分,后面索性调小了听筒音量:“我说陈少,你一大早发什么神经呢,注意形象。”

  这边,陈总无意识的踢着办公桌:“你当初好话说尽,硬塞给我一个菜鸟,老子呕心沥血,好不容易带出点感觉,那丫头刚刚上道,你给老子整病了?我跟你说……”

  后面的话他没有机会说了。章伟辰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:“你说什么?庄芷文病了?怎么病的?”

  听你这意思,还跟我有关系?那天就见了一面,就算不开心了,她有人陪着啊!不还是你的手下?

  陈少被气的哭笑不得,极尽所能的挖苦:“感情你还不知道呢。你怎么当男人的。认识你我觉得丢人。”

  那会儿在我这儿演绎情深意重,转眼就使劲折腾,折腾病了也不管。看上这种男人就是眼瞎,他妈的居然还为这种人哭,为这种人病,脑子有病!

  这么傻的丫头,自己居然收了徒弟?

  章伟辰:“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嘲讽?好好说话。”

  陈少愤愤的:“好,好好说话。你那天晚上跟人说什么了呢?害人家哭了一夜,还吹了一晚的冷风,回家就发高烧了。今天挣扎着来上班,还病着呢。压根儿没法工作。你准备怎么办?过来把人接走?”

  章伟辰哑巴了。他的心一阵阵的痛。原来你连这么一点点的打击都承受不了。你也会心痛,也会哭泣的。那你还这么折腾干什么?看来还是爱着吧!舍不得放弃呢。这么一想,他又开心了。开心于确定她在乎他,喜欢他。没有比这更美妙的感觉了。

  但他现在还无法把她接回来好好的疼爱。他还没有弄清楚,她为什么一面爱着,一面又要逃避;她想她还没有考虑清楚,是忍受着疼痛离他而去,还是勇敢的跟他在一起。原因,他会慢慢的去查。而她的心意,他要她痛,痛过了才能想得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。

  他知道自己是狠了点。但是,她何尝又不狠呢?

  “我现在没空。既然把她托付给你了,你就派个人照顾她吧!喔,对了,我觉得那个小张还不错。”

  看上去,这姑娘心地不错,估计这会儿正自责呢。一定会好好照顾芷文的。

  陈少望着挂断的手机,简直无语。愣了半天,还是叫了小张。

  “送庄芷文去医院,去最好的医院,找最好的大夫,请最贵的护理,给我好好的瞧病,不看好不出院。”

  “这?”小张搞不清状况了。不就是个感冒吗?刚还骂的人狗血淋头,这会儿这么宝贝了?

  “你放心吧!费用有人负责,你在那儿给我使劲儿的花就行了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