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

119.病了(1):脆弱的时候,你在哪里呢?

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 琴五哥 2253 2017-10-17 21:55:29

  大约是在湖边吹了冷风,庄芷文回家就病了。昏昏沉沉的,一夜都没有入眠。噩梦一个接着一个。一会儿梦到了初中,一会儿又回到了现在。最后还穿上了婚纱,新郎不知道是谁,只知道章伟辰在一边冷冷的看着自己,喝着酒。她一时失神,居然忘了说“我愿意”。然后,看不清面孔的新郎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:不要痴心妄想了!做着我的新娘心里还想着别人?她拼命的摇头说没有。台下的每一个人都在嘲笑她。新郎气急了,一脚踹过来。她醒了。

  醒了一会儿,口渴的要命,喝了一口水接着睡。又梦到了江心萍,她居然变成了蜘蛛精,口里吐出长长的丝来,把她裹了一层又一层,裹到她眼前白乎乎的一片,什么都看不到,手脚都动弹不得,才一脚踹下去,浑身浸在凉冰冰的水里。她冷冷笑:“你就在这儿乖乖的呆着吧,这样,你就永远没有机会纠缠辰哥哥了。”

  她拼命的挣扎,拼命的反抗,最后听到了妈妈的声音:“小文,小文你感觉怎么样?”

  她醒了。天亮了。新的一年开始了。她的新年第一天,居然是这样的光景。浑身黏糊糊的,冰冰凉凉。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。

  “妈,我怎么了?”

  “你发烧了。我送你去医院吧!”

  “我不要去医院。今天是新年第一天,我不想在医院里度过。妈,我求你了。”

  庄芷文眼巴巴的望着,古佩仪黯然点头:“好吧!我叫老蔡过来看你。你喝口水,再睡一会儿。”

  老蔡是奶奶的保健医生,也算是他们家的家庭医生。十分熟悉,医术也好。庄芷文放下心来。闭上眼睛,又迷迷糊糊的睡了。一觉醒来,头看是昏昏沉沉的,但是听得到他们在说话,谈论的是自己的病情。

  “这丫头的身体,难道就没什么法子可想了么?”是奶奶在说话。

  “从我们西医的角度,那就只有加强营养勤锻炼,也没有别的法子了。还有啊,您看,这小姐的房里摆着这么高的文件,工作上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,也不是什么好事儿。这一点,想来您自己是有体会的。经常熬夜,真的对身体不好。”

  “或者,您也可以请个中医给小姐瞧瞧?我虽然不是很懂,但是看上去,却是气血不足的样子。或许用他们的法子,补一补就好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老太太语调沉沉的。

  过了一阵子,“佩仪啊!难道我不让她去公司,真的是害了她么?”这话是奶奶对妈妈说的,大约蔡医生已经退出去了。

  “妈。您不要多想。她要是想证明自己,在哪里都是一样。”

  还是妈理解自己。庄芷文的眼泪悄无声息的滑落。自从工作以后,她就忙得像个陀螺似的,每天不是在单位加班,就是在家里加班。连赵妈都叫她悠着点,说看她房间的灯很晚才熄。开始的时候,确实是机会难得,拼了命的想要抓住。现在么,她开始有一点相信自己了。谁说她是女孩子,就担不起家里的责任了?她就是想证明自己,证明给奶奶看:庄家不靠别人,只靠着庄家的子孙,也能把万家集团做起来!

  不是只有她嫁人一条路可以走的。

  她挣扎着起床:“奶奶。”

  “你醒了啊?”奶奶笑着,按住她的胳膊。“快不要乱动。你看,你身子太弱了。医生说你血管细,针扎在上面呢。”

  “我身子没那么弱。就是最近睡得不好,补补觉就好了。您不用担心,真的。”

  老太太牵着庄芷文的手,仔仔细细的看。这手,果然是大小姐的手。细皮嫩肉的不说,柔若无骨的那种软绵,摸着真舒服。可是仔细的看,一丁点血管的影子都看不到,腕部的也是极细,她叹了一口气:“刚蔡医生说的时候,我还不信。你看,可不是扎针都找不到血管。你身子真是太差了。当初就不应该让你出国。”

  奶奶很少有这么温情的时刻,连庄芷文都感动了。也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就脆弱:“奶奶,是我自己非要出去的。这跟您没有关系。”

  其实,她身体差,也跟出国没什么关系。都是那一年冷水冲的。但都是久远的过去了,说出来又有什么益处呢?

  想想过去,老太太还是生气:“就是,你当年也太任性了。高考居然给我交白卷!要是万一英国那边没有录取……”

  说了一半,看看她虚弱的样子,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。转而换了一个话题:“你妈找的那个医生,刚蔡医生在外面也说不错。她的药,你怎么没继续喝了?”

  这个原因就多了。首先是苦,喝了三个月,说什么都喝不下去了。其次是见效慢,三个月有了那么一点点效果,还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,也没个客观的检查报告,叫她怎么坚持?现在么?上班不方便啊!她可不想让公司的人认为她健康状况不好。

  她不说话,老太太就默认为是苦了。叹一口气:“药还是要喝的。就是苦也得坚持。要是觉得这个医生的药吃着没什么效果,我们再换一位试试。刚蔡医生也帮我们推荐了一位,你妈知道的。到时候约个时间,带你去看看。身子一定要调养好。你现在还这么年轻,以后年纪大了……”

  最后,老太太长叹了一口气:“最近就不要上班了吧。把身子调养好再说。”

  这是万万不行的。

  “奶奶,哪里就不能上班了?我在家里调养两天,后天就生龙活虎了。4号一定要去上班。”

  “我是为了你好!”老太太的声音不知不觉的大了几分。

  她永远都是这样。

  庄芷文也想明白了,奶奶对自己还是好的。家里最困难的时候,也没有少她一分钱的吃穿用度。那几年的英国,她每年的花费可不少。只不过,她只能给你她认为的好,而不会关注你认为什么是好,你内心的感受,你在外面经历了些什么。但是,按照她的想法,她已经给了你最好的。就像嫁人,在奶奶的眼里,觉得嫁入豪门,锦衣玉食就是最大的幸福。

  庄芷文感到疲累。她不想跟奶奶吵。奶奶的身子,看样子也挺不住多少年了。方才从噩梦醒来,一睁眼就看见妈妈着急的样子。再睁开眼,是一屋子的女眷都在,奶奶在心疼,甚至在内疚,连平素最可恶的婶婶都在,小心翼翼的,生怕弄出点声音吵醒了她。而她一直心心念念的章伟辰,现在的哪里呢?他害自己吹风,他害自己感冒,他现在连个影子都看不到,只在梦里对着她冷冷的笑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