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

118.临湖观舞(3):不再是特殊的那一个

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 琴五哥 2041 2017-10-17 20:16:10

  章伟辰看着好久不见的庄芷文。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,目光变得深沉。眸子里尽是她看不懂的深不可测。她有点心虚。要是手里拿着纸和笔,或许还有勇气埋着头,咬牙往前一递。可是让人往羽绒服上签,她现在哪来这个勇气?

  他都没有关注签哪儿这个问题,直接冷冰冰的回绝了她:“我现在不方便。”

  不方便?不就是粉丝找你签个名么?哪里有什么不方便?看了刚刚的女神裙摆,台上相拥,她心里一点波澜都没有,那是假的。这会儿小张在一边巴巴的望着,她鼓足了勇气:“现在连签个名都不可以了么?”

  好歹还是同学一场吧!

  他定定的看着她:“是你说的,以后都不理我了,不是吗?”

  你说不理就不理了,现在一句话,又想我像原来一样对你,这怎么可能?不这样,你大约不知道什么叫心伤。如果你也有感情的话,当知你当初这么对我,也是很绝情的。

  她自知理亏,声音也软弱了几分:“我只是,想让你帮我签个名。我的朋友,是你的粉丝。”

  “那她应该自己来!”他突然提高了音量,才说了半句又压下来:“不过,她自己来也是一样。我这么说,你明白了么?”

  我不会跟任何人签名。我又不是娱乐明星,莫非还需要互动圈粉吗?

  “什么意思?”自从对他有了那种感情,她现在一碰到他就脑袋短路。

  他态度颇好的再解释了一遍:“我的意思是说,你大可不必那么委屈。我并没有对你怎么样,只不过,你不再是特殊的那一个。”

  是啊!还真是这样。

  他没有打击报复,没有重重逼迫,甚至于没有再缠着她。这不就是一开始,她想要的结局吗?为什么这么伤心呢?

  不再是特殊的那一个。是了,现在特殊的,是舞台上那位万众瞩目的江小姐。人家从初中就开始爱慕你,高中公开的追求你,如今高调的示爱,痴心一片,这些年都没有改变,是终于感动你了么?她说的对,像我这种家世平凡的穷酸小姐,配不上章家的大公子。即便是曾经拥有,也不能天长地久。何苦为难他,为难自己?

  他终于有自己喜欢并喜欢他的人了,我应该大方的祝福,不是吗?

  望着美轮美奂的灯光,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奔流直下。是了,既然不再是特殊的那一个,又有什么理由,让他把那些美好只留给她一个?

  余光扫一眼舞台,上面是比当日小了一号的“女神裙摆”。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,面色看不出任何异常。现在的他,才是那个万人景仰的总裁该有的样子。冷漠、安静、沉着、坚毅……所有关于钢铁战士的词汇,都可以往他身上堆。他如今就是一具工作的机器,已经快一个月没有休息了。可是,似乎大家都接受这样的他。真的要这样才好?

  或许也没什么不好。他工作惯了,这样也不觉疲倦,更没有心痛。什么忧伤、烦躁、失落……所有让他觉得不适的负面情绪,都没有再来找他。只是,再漂亮的数据、再完美的方案、再肉麻的恭维……他听着看着,也没什么感觉。是不是正面的积极的乐观的那些情绪,跟负面的消极的悲观的那些情绪,是一对孪生兄弟,一个不来了,另一个也就不来了?

  江心萍换了衣服,急匆匆的赶来,声音娇软:“章总,人家找你半天了。你不是说会去后台找我?”

  看一眼庄芷文,随即了然。颇为恼怒的指责:“我说,都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还缠着呢?哭哭啼啼的,像什么样子!不知道的,还以为章总欺负你了呢。”

  章伟辰显然不愿意在这里多说,脱下大衣披在她身上,声音低沉,带着略略的责备:“你穿的太少了。我们走吧!为你庆功。都准备好了。”

  江心萍脸上浮出一丝娇羞:“谢谢章总。我不要紧的。”

  章伟辰看一眼站在不远处局促不安的小张,转身就跟江心萍走了,没有再多说一句话。

  看着她们的背影,她失去了最后一丝的力量,原地蹲下,泪水横流。

  小张飞快的跑过来,抱住她,惊愕的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,整个人都慌了:“对不起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。”小张一边不停的说着,一边掏出纸巾给她擦眼泪,可是怎么擦也擦不干。后来索性就放弃了。陪着她蹲着。

  “小庄。对不起啊!本来是诚心诚意请你看剧,庆祝新年的。没想到被我弄成这样。我是真不知道,这个人这么难缠。不然就不会提这种事儿了。你要相信我喔!我以后再也不粉他了。”说着说着,小张就气愤起来:“这人怎么这样!我呸,以为就是高冷一点的,怎么。”接下来怎么说,她也不知道了,因为隔了一段距离,发生了什么事儿,她也不清楚。只知道没有肢体冲突,大约是说了什么庄芷文受不了吧!“他说了什么难听的话吗?你哭成这样!来,宝宝抱抱。”

  庄芷文怪不好意思的:“不关你的事儿,也不关他的事儿。你继续粉你的。我就是突然情绪失控,可能最近压力太大了吧。”

  小张将信将疑,好好的,怎么会突然情绪失控呢?被陈总骂的那么凶,不也好好的,干劲十足?不是冲这个,她也瞧不上她。

  狐疑的问:“你真的没事儿了?”

  庄芷文伸手摸干眼泪:“没事儿了,真没事儿了。”好像是为了证明,还特地给了一个大大的微笑。

  拉起小张的手:“走,我们回去吧!”

  怎么看也不像没事儿的样子啊!小张眼见她袖子在脸上一摸,灵光一动,夸张的大叫:“我的羽绒服!你居然用来擦鼻涕,给我陪。”

  庄芷文站起来,看上去笑得还挺自然:“给你陪干洗费。”

  看来是真没事儿了。小张一颗悬着的心放下,又开始大叫:“你想得美。不陪,你的衣服我就不还给你了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