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

114.不理我了?我会让你心痛

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 琴五哥 2386 2017-10-15 17:49:13

  章伟辰送完江心萍,并没有马上回家。车子在路上漫无目的的开着,不知不觉的又到了湖边。这里,有他跟庄芷文最美好的回忆。

  分明才过了两天,就像是过了很久。这就是恋爱中的人吧!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。又或者,是那小丫头太可恶了。分别之后,居然几天不回自己的信息。果真是欲擒故纵吗?可就算识破了你的阴谋,还是忍不住的想上当,怎么办?

  车子停到路边,拿出手机又看了一眼。还是没回信息,又发出去一条:今天有特别的事情,想跟你分享。

  他期待她能问问,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儿。就算是让她不开心,他也从心底希望,能从她那儿,觉察到一丝丝醋意。

  庄芷文百无聊赖的刷美剧,听到手机的铃声,当即按了暂停。看了一眼,是章伟辰。发了一会儿愣,把手机丢一边,继续追剧。

  章伟辰等了好一会儿,还是没有回复。他心中有点小小的恼了:这是准备不理我了?

  一个电话拨过去。庄芷文接了:“喂。你好。”干巴巴的,什么内容都没有。

  章伟辰:“你最近很忙吗?”

  忙?再忙也没有你忙啊!

  “忙。”

  章伟辰恨得牙痒痒,你分明就两天没有出门,在家里有什么好忙的?

  “忙什么呢?”

  忙着解决“无聊”和“忘记你”这两件事儿。

  “一些琐碎的事情,拖了很久了。趁现在有空,集中处理了。”

  这是准备上班的节奏?可是,据他所知,她还没有找到工作啊!

  “忙到没时间回我的信息了吗?”说话的时候,隐隐间已然有怒意了。

  她不敢激怒他。那样的话,只会逼迫他做出更激进的事儿来,以后,就真的难放下了。她最理想的想法,就是这么不咸不淡的处着,不冷不热的拖着,到有一天,他厌倦了,觉得没意思了,或者爱上了一个配得上他的人。他们之间,就真的结束了。

  “不是,就是收到信息的时候没注意。看到的时候,又太晚了,怕影响你休息,就没回了。”

  他才不信她的鬼话。

  “是吗?”

  “真的,我保证。”

  “那好,你现在就说说,你这几天在忙些什么呢。就算你一次性回了我所有的信息。”

  庄芷文干笑两声:“刚不是说了吗?就是一些琐事儿,你不会感兴趣的。”

  “我有兴趣。”为了增强说服力,说完他又加了一句:“你所有的事情,我都有兴趣。”

  她知道他生气了,轻轻的唤了一声:“章总。”

  他靠在车上,闭上了眼睛:这一位,即便是态度最好的时候,比如现在,也还是生疏的唤他章总,有时候逼急了,连名带姓的唤他章伟辰,就像上学的时候一样。生气了,就是章大少爷。什么时候,他肯唤自己一声伟辰?或者像小茹一样,唤自己辰哥哥也好。那时候,这将是她的专利。

  他语调沉沉,没有怒意,也没有暖意:“你说,我听着。”

  那边是一片静默。如果不是电话亮着,决计会以为她挂了电话。他就知道,她能有什么事情!还忙得回他一条信息的时间都没有。谎话连篇。

  既然如此,就只有挑明了说:“你是打算,从此以后不再理我了吗?”

  庄芷文没想到他会突然问出来,迟疑了一阵子,还是放弃了抗争:“我们不是说好了吗?就是配合你一段时间。”

  然后就两清了?他冷冷的笑:你想得美!也不动脑子想想,就那一夜,我都没打算放过你。怎么可能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,我还会放弃。你当我是没有情感的怪物吗?

  “对,是配合一段时间,这个时间,没说期限的吧!”

  “你。”庄芷文气愤的发现,她总是会掉到他挖好的坑儿里去。

  “你还想怎么样?”

  “不想怎么样。”章伟辰恶劣起来,也是能气死人的:“就是我现在很寂寞,你必须得陪着我。”

  庄芷文气得手都在发抖:你寂寞,就得要我陪着?是不是你什么时候想要了,还得让我暖床?等你找到了真爱,她要知道了我的存在,会怎么对我,你一点也不在乎。甚至说,为了表达自己的衷心,还会把我卖了?我不过就睡了你一晚,至于么!

  “好。我祝你早日找到真爱。”

  那样,我就不用再煎熬了。

  明知道是气话,他还是生气得很。“我会的。”伸手就挂了电话。

  他烦躁的在湖边飚了一圈儿。末了,拨通了江心萍的电话。几乎是秒接。

  江心萍看到屏幕上闪烁的章伟辰的名字,心都要跳了出来。今天早些时候的经历,不太好。她看出来了,她就是林伯母拉过去试探章伟辰的,说不上什么满意不满意,看上不看上。要嫁给章伟辰,比她之前想象的要难。起码,那个姬小茹也是不好对付的。家世背景、样貌身段、气质教养……除了没有工作,没有没哪一样比她差。可是伯母喜欢啊!看他们熟络的聊天的样子,她定是经常去章家的,而伯母也不排斥,看上去还很宠爱。就这一点,她成为杨丽萍都没用。而且,章伟辰是个孝顺的儿子。这一点,从餐桌上很容易看出来。

  章伟辰送她回来的时候还是生疏的,全程都是她主动,也不过聊了些寻常朋友间的话题,丝毫不敢逾越。而这会儿,居然给自己打电话了。

  想都没想就接了,语气有着抑制不住的激动:“章总。”

  章伟辰的话没什么温度,但内容让她激动:“你刚才说,你新排的舞剧,还没选好首演的地点?”

  “是啊!”

  他们刚才的确聊了这个话题。她不想去一般的礼堂,场子太小,排不开。想去工体,那里效果会好很多,可是又担心卖不了那么多门票。毕竟,舞蹈是一门很小众的艺术。她又不是明星,没什么影响力。刚才说的时候,也不过是随口一说,难道他竟然上心了?

  “如果时间上来得及的话,你能不能考虑,新年的时候来新开放的临湖公园演出?”

  新开放的临湖公园?她之前怎么没想过那里!

  这临湖公园分好几期,是一个超大型的民生工程。一边治污,一边改造,一边绿化,一边开放。这一期,也是最后一期了。体量是前面几期的总和。修得美轮美奂,前几天调试灯光效果,就在坊间引起了轰动。听说新年的时候,政府还会在那儿举办大型的灯光秀,如果自己能赶上这一波?

  虽然时间比较紧迫。去室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,但是整个团队一起努力,父亲再去外围请点高手相助,拼一拼,也不是不行。云南有《云南印象》,杭州有《印象西湖》,自己这也是反应了地方文化和历史的,想想就心情激动啊!

  思及此,她的心情无比的欢畅起来:“只要章总信得过我,我一定不负所望。”

  章伟辰缓缓的挂了电话。双手下垂无力,目光却变得锐利起来:既然如此,我就看看,把我推给别的女人,你到底心痛不心痛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