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

111.肖董的算计

爱完再闪:总裁,求放过 琴五哥 2063 2017-10-13 17:25:18

  老派的老板,有个商务应酬什么的,还是喜欢明月楼。那儿的中菜烧得好吃,又养身。环境还好,古香古色的。十分对老年人的胃口。哪怕是章天霖这样的,自家就有酒店,偶尔还是要来明月楼坐坐。

  肖董打听好了,章董今晚就在望月厅定了位置。他也去定了一桌儿。当然不是见庄家的人。总有些老朋友,偶尔要会一会的。今晚,正好。

  走廊里,章董出来透气。好巧不巧的,就碰到了肖董。他倚在一根栏杆上抽烟,青烟袅袅的,眼望着明月,目光却是涣散,看上去,颇有几分惆帐。都是老熟人了,章董走上前去,打了个招呼:“老肖啊!您也在这里,不如一起喝一杯?”

  肖董好巧不巧的抽完一根,又接着点了一根:“喝一杯就算了,我那儿一屋子人呢。一起抽支烟吧!”

  章董没有拒绝,也点了一支,说着话,眼里尽是笑意:“怎么?烦心?孩子们的事情,随他们去好了。现在的年轻人,都是这样的。”

  看来还什么都不知道啊!

  肖董思索着,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可看不出烦躁:“可不是吗?听说昨晚,令公子也出来了?那公园,是你们旗下的公司建造的吧!验收了没有?”

  赤裸裸的提及,这已经不能叫暗示了。章董心下一惊:昨天的事情,还有章伟辰一份儿?以为就借个场地什么的。效果倒不错。引起轰动了。

  “辰儿的事情,我倒是不知道。怎么,你见着他了?”

  肖董连连摆手:“没有,没有。我就是随便说说。你知道的,我们家孩子,没你儿子出息啊!要闹这么大阵仗,他一个人是办不到的。而且,你知道的,她喜欢的那个,人现在还在美国呢。”

  张天霖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,怎么看,这老狐狸也不像忧心儿子的样子。那就一定是别有隐情了。烦躁的摁灭了烟头:“我先进去了。”

  又一日清晨,章伟辰刚刚上班,屁股还没落座,手机就响了。是肖明阳。

  他眉头一皱,最近这小子很有点烦,有事儿没事儿的,爱打电话来骚扰一番。响了一会儿,还是接了:“什么事儿?”

  大清早的,有屁快放,没工夫陪你磨叽。

  听这口气不善啊!肖明阳倒吸一口冷气,想想昨天跟爸爸的保证,这事儿还是得说:“那个灯光秀的辟谣,没看到啊!你昨天说的那个编辑,到底靠不靠谱儿?”

  没看到?

  章伟辰隐隐的觉得不对,单手点开电脑,官网上瞄了一眼,确实没看到。

  “我一会儿回给你。这个事情,肯定给你一个交待。”

  不待肖明阳反应,直接挂了手机,按了内线:叫何向东过来。

  一分钟后,他身子靠在宽大的老板椅上,手中的签字笔轻轻的敲打着桌面,目光深沉的看着推门而入的何向东:“你就没有什么事情给我一个交待吗?”

  何向东刚刚接到报社的电话,心情颇有点忐忑,这会儿看着老板的俊脸,大写着“不开心”三个字,明知道说出来会挨骂,还是得硬着头皮说:“有。刚报社的老李打电话来说,那篇简讯出了点问题。本来已经定版了,都要付印了,不知道怎么就被总编知道了,勒令退了回来。说,要注意权威性,不能光顾着追热点,放过了不实报道。”

  章伟辰啪的一声丢掉了手中的签字笔:“怎么就不实报道了?不就是一场灯光秀吗!如果政府罔顾民意,不愿意花这笔钱,我请。”

  何向东看着自家老板汗颜:您愿意赞助,那自然没有问题。可问题是,这八字没一撇的事情,报出来不就是不实报道吗?没毛病啊!

  发了一下小伙,静下来的章伟辰滑动着老板椅,拉近了与桌子之间的距离,也拉近了与何向东之间的距离,双肘支撑在桌子上,托着下巴:“我说何助理,这么一豆腐块的简讯,怎么就惊动李主编了?他不是一向不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吗?”

 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啊!

  何向东毕恭毕敬的:“我马上去查。”

  章伟辰坐正了身子,面无表情的下令:“还有。让网宣启用一下水军,官媒不发的消息,我们自己发。”

  这件事情,是得替肖公子解决一二。官媒不好说话,也不算什么。他们一向不理会这些花边新闻的,现在也不好强人所难。那就哪里出的问题,就在哪里解决。

  真正的问题是,究竟是谁,让一向只管大的政治事件的李主编,在这种小事儿上插了一手?他的眼睛危险的眯起:最好别让我查到你是谁。

  事情一切顺利。泰亚的网宣本是为危机公关准备的,这种不拉仇恨的小道消息,只能说是小菜一碟。网络上很快就传来了,临湖公园将在新年到来之际举办一场大型的灯光秀。至于主办单位是谁,承办单位是谁,现在还谁管?这种问题还不如是否收费、怎么弄票、举办好久、规模多大来的有话题度。很多人表示,也不用再调试了,那一晚的效果,就很好。很久没见这么唯美的画面了。公历的新年么,美美哒就好,也不一定非要喜气洋洋的效果。

  肖明阳神奇的发现,官媒没报,网络上炒起来反而影响力更大。更神奇的是,父亲大人居然没发现官媒没报,至少,没跟自己提过这件事情了。

  肖静雅看到了网上的新闻,屁颠屁颠的去跟老太太做了汇报。庄芷文只说,吃完饭听说公园里热闹非凡、十分漂亮,就顺便跟肖明阳过去看了一眼。也就糊弄过去了。肖董担心的事情,总算是没有发生。这会儿热度过了,今后再提的可能性也就小了。他满意的舒了一口气。庄芷文么?嫁到肖家尚且有难度,如今还想高攀章家?他倒要拭目以待了。那两父子,究竟谁斗得过谁!反正,他通风报信有功,张董是欠了他一个人情。明阳跟了章总,虽说出乎他的意料,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。肖家这一盘,是怎么算,都赢面要比输面大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